一支唢呐﹐咿咿呀呀
召唤我们零碎的步伐
我想起少年时
学校教我要听话
成年后漫长的日夜
单调又杂沓

召唤我们零碎的步伐
一支吹起乡愁的唢呐
我想起童年时﹐豆灯下
母亲教我说话
一个茅草屋顶
在我心中悬挂

咿呀……咿呀……
象紧裹着死亡的白布帕
母亲坟头的野草
年年发出新芽
那陪葬的虬柏
从未脱掉过老桠

召唤我们零碎的步伐
古老的曲调吹不开春花
多么忧伤
一支牵动别情
改缠青纱
咿咿呀呀的唢呐

1988﹑5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