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5月29日6点钟,政治犯被带到考场,每人桌前发放一张考试卷。6点30分左右,以凌源劳改营支队长张爱笃为首的,率领至少有20多名的警察队伍,闯进考场。张爱笃在考场巡视一周之后,站在前面的讲台前,手插着腰,他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名警察。另外20多名警察,有的在考场的过道上来回不停地走动,有的站在政治犯的身后。张爱笃站在讲台前用凶狠的目光直视刘刚,刘刚泰然自若地坐在考场的椅子上用蔑视的目光回敬张爱笃。

考场上,除了来回走动的警察的皮鞋声,几乎没有别的动静。“现在是7点30分,”杨国平在考场报时:“时间是足够用的。”政治犯知道杨国平的用意。

“8点整,答完卷子的,可以回监舍。”我起身想回监舍,一名警察按住我的肩膀说:“你不能走。”

交完卷的人走了之后。考场剩下的是4月22日被“流放”到凌源第二劳改营的政治犯。我们这些政治犯为了拒绝强行“洗脑”采取了用罢考的方式进行了集体抗议,答了一张让个人、让社会、让历史满意的合格答卷。在中国当代史曾有人交过一张白卷,但那张白卷却给中国的文化带来一片苍白,成为愚昧百姓的包装和工具,而答这张白卷的“先生”此时正在凌源劳改营里服刑。而今天的治犯交的这张白卷不仅是向野蛮、专横、霸道的劳改营的管理制度的一次挑战,同时也为打破个人心理恐惧界限,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与野蛮、专横的制度进行斗争,如果不首先打破心理恐惧这道防线,那么作为一个人将要永远生活在专制铁蹄的制度里。恐惧不是天生就存在人们心理之中的,而是和专制制度进行合作的产物。

参加“5.29”这次集体罢考抗议的人士有刘刚、张铭、孔险峰、唐元隽、冷万宝、李维、梁立维、安福兴、李静娥、李杰、司伟等11名政治犯。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