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1989年民主运动被中共当局血腥镇压之后的15周年。尽管中共当局采取种种淡化其罪恶的强迫手段和卑劣措施,一相情愿的想让中国人民及世界人民忘却其在人类历史上制造的最悲惨的血案。但人民会忘记掉吗?对于这个问题,生活在你我身边的人们,哪怕是一个陌生人,也许都会做出最好的回答。

1994年一个寒冷的冬天,在一辆火车上,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军官,乘车的寂寞往往让旅客忘记彼此间的陌生,达到无话不聊的程度。当他聊到89年从军校毕业时,我问他:“是不是出现学潮的那一年?”他的情绪有了很大的变化,刚才聊天时他是轻松愉快的,转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甚至还有些沉重,他说:“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说:“学潮不应该发生?”他说:“流血不应该发生!这是军队的耻辱啊!”说完这话之后,就几乎没有再说什么话。不久,他下了火车,那时的车外已经是午夜,他消失在黑夜之中。但我一直都在想,在军队之中像他这样的人,会是少数人吗?他的思想会在黑夜之中消失吗?!

1999年“5.1”劳动节,我因组建中国民主党问题遭到关押。在看守所里,我遇到了一些曾经同情我们参加89年民主运动的警察,他们看见我再次被关押时,竟然有些诧异地对我说:“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捉你们进来,真是不像话。”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在看守所里遇到了89年办我案件的一个警察,他有些气愤的对我说:“当时如果不用暴力来解决学潮问题的话,现在的社会也就不会腐败到这种程度。”说到这里不由的摇了一下头,我知道他摇头里所包含的寓意。随后,他向我说了一件事情:“你知道吗?上次负责办你们案件的人,得脑血栓瘫痪好几年了。”我不信佛,但因果报应还是信一点的。最后,他对我说:“你多保重,希望下次再见面是在外边。”在看守所里那些同情我们的警察的言行,不仅让我感动,而且还让我相信,有些警察已经不满足自己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更不想把自己沦落为专政工具的地步,而是在不断的朝着更加人性化的道路上前进。在看守所里有的警察是这样,有些曾经不断到家里进行骚扰我的警察,在不干政保工作后,也在发生变化,当他们再遇到我的时候,总是抱歉的说:“以前那样做,是身不由己,多抱歉了。”如果中共当局知道有相当多的警察在对待89年“6.4”血案的态度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话,会有何感触。

2002年的秋天,我看见一处住宅小区到处悬挂着很多写有如“反对不合理不公正的拆迁房屋方案”、“反对强行拆迁行动,严惩打人凶手”等标语的横幅,显然此处发生了居民不满建筑商强行拆迁房屋的事件,这种现象在改建的城市里是屡见不鲜的。我在住宅小区里,找到了一位40多岁的普通妇女,想了解一些情况。她向我讲述了开发商制定损害原有住户房屋利益的方案,而且强制实施不合理不公正的拆迁房屋方案,并打伤了居民。我问她为什么不向政府反映,她说:“政府现在根本就不向着百姓,政府连学生都敢杀,还在乎小平民百姓的死活。”我问:“什么时候,杀学生了?”她说:“你不记得了,几年前,在北京杀要反腐败的学生的事情了。要不,现在有钱的人,怎么这么霸道。还不是政府给有钱人撑腰。”北京天安门惨案已经不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已经是13年前的事情了。但这个普通妇女还把北京杀人的事情当作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是记忆犹新。

事实上,上面所说的难以忘却89年天安门惨案的事情,在人们的生活当中,可以说是到处存在,随时随地都会成为人们谈话的主题,而且不会被官方的所谓定性所左右,并会毫不犹豫做出自己的判断。显然,一场震惊寰宇的血案,对于每一个有人性、有良知的人来说,是难以忘记掉的,哪怕他(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

在一个民族的良知并没有泯灭的时代里,制造血案的元凶也许凭借强权能逃脱一时的惩罚,但不可能永远逃脱正义的枷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历史反复证明的。让我们拭目以待。

(2004年5月23日于吉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