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五四运动70周年纪念日,全国30个城市有130所高校的逾十万名学生上街游行,要求民主自由。

早晨8时半许,按北高联安排,北京各校学生分头在校内集结,不听校方劝阻陆续走上街头。游行队伍分三路向天安门广场行进。清华、北大、人大、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外语学院、中央民族学院等院校万余人,从西郊进城;北师大、政法大学、北航、北京医科大学、北京中医学院等院校几千人从北路向城区行进;东路游行队伍则由北京工业大学、北京经济学院、北京机械工业学院、北京广播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等院校近万人组成。

中午11时许,三路游行队伍突破警察在城外设置的警戒线,从复兴门、建国门进入城区。东路学生在12时多首先进入天安门广场,下午2时多,西路、北路的游行学生队伍进入广场。下午3时许,学生举行集会。在纪念碑北侧台阶上,在印有“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字样蓝白条相间的旗帜下(该旗帜是政法大学学生制作的),一位学生宣读了《五四宣言》。周勇军宣布北京高校从明天起复课。下午3时许各校学生陆续撤离广场。

今天游行的人数与4月27日游行人数相近,但参加的学校有所增加。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来了不少外地学生,包括南开大学、河北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广州中山医科大学、深圳大学、海南大学、华北电力学院、吉林大学等20余所院校。

今天出现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的首次记者的示威游行,引起轰动,学生和市民予以热烈欢呼。约200名记者、编辑游行到天安门广场,队伍前面打着写有“首都新闻工作者”的横幅。记者们举着“新闻公开有利于安定团结”、“我们有笔想写文章不能写”、“我们有口想说真话不能说”、“欲说不能”等横幅,呼喊“强烈抗议整顿《世界经济导报》”、“新闻要说真话”、“重大新闻应让人民知道”、“还我本立”等口号。

正当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宣读《五四宣言》之时,赵紫阳会见了亚洲开发银行理事会第22届年会的亚行成员代表团团长及亚行高级官员,并发表了被称之为中央“第二种声音”出来了的那篇著名讲话。赵紫阳说:“现在北京和其它某些城市一部分学生的游行仍在继续。但是,我深信,事态将会逐渐平息,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我对此具有充分的信心。”指出,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理智、克制、秩序,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赵紫阳的这个讲话由鲍彤起草,讲话前未经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也没有请中央书记处审核。赵紫阳在讲话前就对稿子比较满意。讲话一结束,听到的几乎都是一些好的反应,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烈反响。

李鹏《六四日记》:我去见姚依林。他提出疑问,是不是赵发动的,打邓倒李保赵。我说不见得。

李鹏《六四日记》:中顾委李力安来电话,中顾委100多名委员讨论邓小平同志讲话,认为形势十分严峻。同意小平和常委碰头会的意见,中央必须旗帜鲜明。但个别同志没有表态,有三位同志强调对学生要疏导。

上海的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校逾万名学生上街游行。游行队伍有人演讲,号召“全中国知识分子联合起来”,沿途高呼“民主自由”、“要求对话”、“打倒官倒”等口号,学生从校园游行到外滩上海市政府办公大楼附近。

武汉的武汉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武汉工业大学、武汉钢铁学院、武汉体育学院等18所高校1万多人上街游行,标语、口号主要是:“纪念五四、兴我中华”、“声援北京学生”、“打倒官倒,打倒腐败”等。到省政府门前汇集后,游行组织者宣读了“请愿书”。

南京的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校一千多人游行到省政府,递交了《请愿书》。17时,游行学生返校。

重庆的重庆大学、重庆建工学院、重庆师范学院、重庆医科大学等校约有四千多人先后走出校门上街游行,游行打的横幅是:“拥护中国共产党”、“五四精神万岁”、“支持北京学生行动”、“教授、教授,越教越瘦”等。游行造成交通阻塞,但没有发生冲突。

西安的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西北大学等校约五千多人汇合陕西师范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校七千余人,共计约一万二千余人上街游行。学生举着“发扬五四精神,争取民主自由”、“平抑物价”等横幅来到新城广场,向省政府递交“请愿书”。

香港13所大专院校学生分别从本校出发游行,是香港有史以来最长的示威游行,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声援北京学生争取民主运动,他们随后在中环汇集一起,声势浩大,高呼“爱国无罪!民主万岁!中国万岁!”

【美联社华盛顿电】布什总统首次公开评论最近数周的中国学生民主运动,表达了对中国学生许多要求的支持,但他并未特别批评压制中国学生民主运动的中国政府。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

在 “吴仁华: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有 1 条评论
  1. 寫記敘文的是低年級的小學生,高年級的小學生已經可以使用議論文,已然鬚髮斑白卻仍舊停留在低年級小學生層次,沒有議論對比64為何失敗,蘇東為何成功,更沒有對未來如果學生運動,社會運動,理論思考,論證,以理論前瞻指導方向,方式,目的,如此記敘文字非但對於未來毫無正面意義,反而蠱惑民眾延續羊群效應,表現缺乏思考,辨析,反省能力……不才只能認為,小學生年紀太小了,沒有成就,卻又寫回憶錄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