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日货的人其实并不反对得到日本的商品,他们经常会同时主张对日作战、占领东京、索取赔偿等等,只不过他们不愿意为得到日货而付费,也就是说,他们更愿意的是抢夺日货,而不是购买日货。他们不假思索地认为,买东西当然比抢东西要花费更多。

抵制日货的主张虽然愚不可及,但与这种主张进行辩论,可以帮助人们加深对一些道理的理解,而这种深入的理解是有利于自由社会的建立和巩固的。

到目前为止,在反抵制的言论中,逐渐发展出两个主要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指出,在全球分工的情况下,所谓日货其实是一个很难界定的概念。许多被认为是日货的商品,往往生产者及盈利者都不是日本人。抵制日货的人希望通过抵制来损害日本人的利益,这个目标很难达到。

第二种观点则指出,与出口相比,进口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如果想要制裁一个国家,更有效、更严厉的办法是实施禁运,也就是通过封锁禁止那个国家购买别国的商品。实际中的大多数禁运也都是禁止进口。如果一国不能进口,只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失去利用比较优势的机会,那么该国会很快陷入贫困。而抵制日货无异于主张某种自我禁运。这种主张当然十分愚蠢。

这两种观点都很强有力,足以把抵制日货的主张驳得体无完肤。实际上,主张抵制日货的人已经只剩下一些空洞的口号了。不过,其实还可以提出一种观点,不仅可以进一步批驳抵制日货者,而且可以使得人们对自由贸易的性质有更深一层的理解。

抵制日货的人其实并不反对得到日本的商品,他们经常会同时主张对日作战、占领东京、索取赔偿等等,只不过他们不愿意为得到日货而付费,也就是说,他们更愿意的是抢夺日货,而不是购买日货。他们不假思索地认为,买东西当然比抢东西要花费更多。如果能够抢,当然比买要划算得多。

这种想法不仅仅属于抵制日货者,许多其他人也必定抱有类似想法。因此,自由贸易才得到形形色色的怀疑。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实际上,获得物品和服务的最便宜办法就是出钱购买。基于双方自愿的自由交易对双方来说都是成本最低的解决方案。

这种说法估计违背了大多数人的常识。但抱有这种常识的人忽略了另一个重要的常识——人会根据外部的条件相应调整自己的行为。

如果你试图抢夺另一个人的东西,他首先会反抗。无论是在社会的层面上,还是个人的层面上,抢夺都不是容易事,更不是低成本的事。明显的事实是,成功的企业家远比成功的强盗多得多。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不是强盗聚集的国家,而是企业家聚集的国家。

即使你足够强大,能够成功地压制对方的反抗。被抢者不得不屈服于你。可是,你以为你胜利了吗?不,你只能得到那已经抢到手的东西。他不会再生产其他东西来供你抢劫了。也就是说,你的生意不具有“可持续性”。

你的下一个办法是强迫对方劳动,把他变成奴隶,而他对付你的办法是消极怠工,积极破坏生产工具。而且,奴役他人时,你以为自己就不用付出成本吗?不,你要供养监工和打手,帮助你控制奴隶。你还要提供奴隶基本的吃穿住用,你还要购买维护生产工具。成本很高!

如果是简单的体力劳动,比如挖战壕,你的奴隶制还勉强可以对付,而当你一旦想要更舒适的生活,想要相应的复杂商品和服务时,你对奴隶的监督成本就会急剧上升。至于无中生有的创造性劳动,你永远不要指望从奴隶那里得到。你把日本人关在集中营里是得不到PS游戏机的。

奴隶制的消亡不是偶然的。生产劳动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需要劳动者的智力投入,而最强横的奴隶主也无法有效动员人们的智力资源。奴隶必然要被自由劳动者所代替。人们只有在为自己的收益自愿投入劳动时,才会被激发出最大的潜能。

与维持残暴复杂的奴隶制相比,花钱购物是多么简单的事啊!你付费虽然也是付出成本,但比起维持奴隶制所需的巨大成本来说,这些钱要少很多!而且,你只要拿出钱来,别的所有事情就都无需你操心了。

那些人如果是你的奴隶,他们就会成为你无穷烦恼的来源。你要和他们做越来越复杂的斗争,才能得到他们的劳动成果。而现在,他们虽然还不是你的朋友,但却比你的朋友更渴望讨得你的欢心。他们自己承担风险,安排好一切事务,吃苦耐劳,绞尽脑汁地想要为你提供尽可能让你满意的东西。甚至在你还不知PS游戏机为何物时,就主动发明研究出来,供你享用。还有比这更好的局面吗?

那人拿到了你的钱,就会愉快地继续为你劳动,并主动用这钱支付各项成本。你付出的钱与其说是被对方赚走了,不如说成为你继续获取对方劳动成果的有效工具,其效力要远远超过刺刀和铁丝网。

抵制日货者却舍易求难,号召大家不再购买日货,也就是号召大家放弃低成本获取日本人劳动的办法。如果大家听从他们的意见,结果只能是,要么不再能得到日本人的劳动果实,要么就准备付出更高成本去抢夺。

当然,抵制日货者会争辩说,即使购买的方式是最便宜的,但日本人会把挣来的钱发展军备,而不是去继续为我们提供劳动,并在日后威胁我们的安全。

这种情况可能发生。不过,这个问题已经被美国人解决了。二战以后,美国人占领了日本。他们没有像今日中国的抵制日货者那样满足于日本人的口头表态或其他什么表面形式上的认输,也不要求什么赔偿。相反,美国人还掏出上亿的美元援助日本。但他们要从根本上消除日本今后威胁美国安全的可能。

为此,美国人进行了扎扎实实的制度建设,制定了和平宪法,彻底改造日本的政治制度、军事制度和经济制度。经过美国人的努力,不自欺欺人的人都会承认,日本已不可能再发动战争。实际上,日本已成为美国最坚定的盟友之一。抵制日货者往往同时也鄙视美国。但实际上,就政治智慧来说,他们与美国人的差距何止千里万里!

最重要的是,经过了凡尔赛制裁德国的失败,经过二战,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尤其是德国和日本,都已接受了本文所说的道理——购买远比抢夺更为便宜。正因为接受了这个道理,他们从此致力于投身世界贸易,而不是世界战争。结果,他们得到了比战争胜利时高得多的生活水平和精神享受。而那些还没有接受这一道理的人——遗憾的是,很多这样的人在中国——不知道还要经过多少岁月,才能进入人类的现代文明生活。

来源:网易云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