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妹长相平平,沉默寡言,知道自己不如兄弟姐妹讨爹娘的欢心,所以很少到客堂间去自讨没趣。自小喜欢蹲在灶片间和后院,和阿福娘舅及一干佣人们瞎混。

阿福说来算是娘的一个远方亲戚,早年从乡下老家来投奔上海大阿姐。原来打算先落稳脚,再出去找门路学生意的。后来阴差阳错,生意没有学成,就在大阿姐家待了下来当烧饭师傅。

阿福长得高头大马,“大块头”一个,黝黑的脸上挂着两行横肉,最可怕的是鼻子上还长了一个狰狞的大肉球。家里的邻里的小孩都躲着他,唯独小九妹自小和阿福有缘。

阿福常常在碗橱里为小九妹留着她喜欢的吃食点心等她放学回来享用,新烧的小菜也总不忘热腾腾地先舀出一碗好的叫小九妹品尝。别的小孩想都别想有此类开小灶的待遇。有几次调皮的小弟想偷吃小九妹的放学点心,一只手刚刚伸进碗橱就被身后的阿福重重打了一记头特,“这是给小九妹预备的!”阿福阴着脸把他轰走。

民间故事1

阿福喜欢小九妹是因为她喜欢听阿福讲故事。古书里的正史野史,亲眷邻里的家长里短,包青天铡美案,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唐伯虎点秋香,狸猫换太子,还有画皮里的美艳妖精,白蛇传的小青小白,阿福像说书先生般讲得唾沫四溅活色生香畅快淋漓,小九妹听得津津有味如痴如醉欲罢不能。小人儿坐在烟熏火燎的灶片间板凳上,魂灵头早就坠入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吃着阿福烧的饭,听着阿福讲的故事,小九妹长大了,阿福也老了。每当阿福佝偻着在灶头摸索忙碌,小九妹就搬一把竹椅坐在灶片间通往后院的门边静悄悄看小说,跟着书里人物的命运起伏忽悲忽喜。偶尔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有时则自管自看书想心事,静默着也是温暖。

民间故事-盗仙草

文章来源: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