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场运动中,孟德详也没有幸免。家里的所有财产被抢去且不说,孟德详和村里其他的地主富农一样被抓起来,关进了一间矮小破旧的小屋子里。白天每个人脖子上都不得不挂着大牌子,像狗一样被牵着游街,或大会小会地批斗。晚上在棍棒伺候下,被逼着交待过去所犯的罪行。在一次批斗大会上,孟老爷子和另外六位地主老财双手用粗绳子反绑着,被押到村口用木板临时搭起来的平台上。平台前面两侧各竖着五六米高的木柱子,不仔细看和公路旁边林立的电线杆子没什么两样。柱子的顶段拉着粗绳,绳子上挂着红纸黑字的大标语,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什么的。台下站着数名荷枪实弹的民兵,一个个牛得叉着腿,满脸的横气。再往外站着或坐着两三百名村民,大多数都是心平气和,冲着看热闹来的。只有十几位村民嘟着嘴,眼睛里烧着火。此时,平台上站着的那几位地主老财一个个弯着腰,两只胳膊往后斜着伸直,做着喷气式飞机的动作。在台子上的一侧放着几张桌子,穿着绿军装的工作组成员就坐在桌子后面。他们头戴军帽,上衣袋里还插着钢笔。

批斗会开始了,一位身穿蓝色中山装的工作组的头头挺着胸,叉着腰来到这些地主面前,极度夸张地瞪起了眼睛,厉声喝道:“你们也有今天!”然后对着台下,挥臂高喊:“乡亲们,今天是批斗大会,由我们共产党为你们做主,有苦的诉苦,有怨的申怨。”开始台下鸦雀无声,那位工作组的头头朝台下的民兵队长使了个眼色,事先讲好的让他开个头把群众发动起来。这位民兵队长突然站了出来,他那原本安静的脸色突然变得气势汹汹,仿佛成了一只正患着狂犬病的疯狗。他吼着嗓子,指着其中一位地主,扭着头对着老乡们,哇哇叫着:“几年前,家中断粮没有东西吃,饿得我们兄弟几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妈不得已,到他家借粮,结果被他用棍子轰了出来。你们说他坏不坏?(其实这都是编的,根本没有这会事)”“坏!”大家异口同声。接着一位穿着破破烂烂,像叫花子模样的村民走到台前,指着那位地主,激愤填膺地说:“去年他还无缘无故地打我(其实,这位村民是因为调戏他家的女人被抓起来挨得打。当时几位乡亲叫着要告官府,这位地主挥了挥手,说:”算了,都是乡里乡亲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说,他该不该杀?”“该杀!”几位村民起哄然喊着。一位村民见时机成熟,跳到台上,扬起胳膊,对准那位地主的脸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气冲冲地用手指着他,对台下的村民说:“几年前秋收时,家里缺粮食,为了添饱肚子,多拿了他家十几个玉米棒子,被他知道了,骂了俺不说还逼着俺还钱,俺没有钱还便逼着俺给他家干活。否则就把俺送到官府吃官司。你们说他坏不坏?”“坏!”大家又一次呼喊了起来。

就这样,大会发动起来了,不时地,打倒某某的口号铺天盖地震耳欲聋。在批斗会的高峰时,一位农民从腰里抽出事先准备好的短而粗的木棍,突然跳到批斗台上,三下两下就把那位地主打得半死不活昏倒在台上,原因竟然是因孩子病重去借钱遭到拒绝。这位地主因为年老体弱,加上被打的厉害,当天晚上就死去了。另一位地主因为和还乡团有瓜葛,被当场拖出去枪毙了。后来才知道,这两位被打死的地主的尸体只用破草席子简单地包一下,扔在了荒郊野岭。还不到一天,这些尸首已经被狼啊,野狗等动物吃得只省下了几根骨头了。

多年以后,有一位村民怀着沉痛的负罪感告诉大家,那天他随着几位民兵去处理这两位被打死的地主。按照事先讲好的,死的人用席子包一下,挖个坑埋了,也算是尽了人之常情。没想到,那几位民兵不但没有用什么草席子,更没有挖坑,竟然把那两位死去的地主扒得净光,然后往尸首上大小便。这位村民胆子小,怕受报应扭头就跑,被那几个民兵抓住后一顿拳打脚踢。他摇着头对大家说:“那几个民兵解放前都是老实巴交的厚道人,不知怎么搞的,解放后经过宣传教育,他们心狠得竟然超过了没有人性的狼。”

山东省日照县位于山东半岛的尾部,低头是黄海之滨的汹涌波涛,抬头与日本和韩国遥遥相望,西面依偎着迤逦起伏的沂蒙山山脉,北面是宝气十足,据有东方瑞士之称,珍珠般美丽的青岛。由于面临大海,由于当时的海运已经具备一定的规模。解放前期,日照县许多有钱人,包括这两位被打死的地主的儿子,怕被共产,便被迫无奈背井离乡乘船去了台湾。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两岸开始了交流,那些当年出走的儿女们虽然早已经白发苍苍,却按奈不住心中的喜悦,迫不及待地携带着家眷,怀着一腔热血,不远万里从台湾回到家乡,认祖归宗。这两位地主的儿子也在这寻根潮之中。当他们怀着忐忑不安的激动心情,带着妻子儿女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乡的时候,没想到原来的家早已经没了,爸爸妈妈们早已经死不见尸了。从亲戚和乡亲那里知道真相后,他们那一腔热血竟然变成了无处诉说的愤怒。最后,只能在知情者带领下来到投放尸体的荒郊野岭。都是年迈花甲的人了,一个个跪在野地里涕泗滂沱,嚎啕大哭。当时那个场景惨啊!那真叫个惨!

看到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本村的老熟人一转眼被杀的杀,被枪毙的枪毙,把孟德详给吓的,浑身发抖两腿发软,大小便几乎失禁。多亏了孟德详人缘好,村民们都对孟德详网开一面,没有让孟德详在肉体上吃到苦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以后不久的一次批斗大会即将结束时,孟德详竟然大难临头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