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活下去,那天晚上虎子爸爸把家里所有的野菜煮成了两碗汤。一碗逼着虎子一人喝下去,第二天好有力气到野坡上挖些野菜什么的,另一碗分给虎子妈妈和孩子们喝。

次日一大早虎子就肩负起全家给的重任出了村。换句不好听的话说,这次虎子到坡里挖野菜找吃的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家里的妈妈和三个弟弟性命难保。

附近的田野上的野菜早被挖光了。不过虎子听人说出了村东头走八九里地,那里有一道山岗子,山岗子后面有一道沟壑,还有几处洞穴。前几天有人在那里不但挖了满篮子的野菜,还捡到几只死去的乌鸦。“这些都是救命的好东西啊!”虎子这样想着。

于是,虎子决定到那里去挖野菜,碰碰运气,满脑子还幻想捡一两只死鸟回来,如果这样妈妈和弟弟们就有救了。想到这里,虎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走出去三里多地,直到肚子饿得像刀切一样难受。他不得不擦去额角疼出来的冷汗,用手使劲压在肚子上,一屁股坐在了田埂上。他无意中一低头,没想到他正坐在一个小土洞的上面。他感到好奇,用手伸进去摸了摸,仿佛碰到了什么,他顺手抓了一把,竟然是绿色的野菜。他把野菜用衣服擦了擦大口就吃了下去。然后,人跪在土洞旁边用手耙子把土洞扒开,原来土洞只有一尺多深,里面长满了野菜。虎子把洞里的野菜全部连根挖了出来,竟然装了小半篮子。更令人高兴的是还在土里挖出了七八只一寸长的甲虫。虎子只吃了一只小的,还是活着吃的,感觉比那年吃红烧肉还香,还有一股浓浓的奶油味。其余的虫子虎子舍不得吃,他心里有爸爸。妈妈和弟弟,好东西要给他们留着,他把活蹦乱跳的虫子都放在小玻璃瓶子里,拧紧了盖子,放在了口袋里。然后虎子继续往前走。虎子大约又走了一里多地,人开始没有力气了。他心里想着把腿抬高走路,但双腿就是不听使唤了,经常在地上磕磕碰碰的,不时地被野坡上的坎坎坷坷绊倒在地,最后的一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摔了个嘴啃泥,腿疼得仿佛断了似地。虎子在地上坐了半天才缓过劲来,但脚腕子已经受了伤,有了隐疼,走路时一碰到伤处疼得钻心。“路才走了一半,人就这个样子,怎么办?是打道回府?还是继续往前走?”虎子正犹豫不决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别人在山岗子后面捡到的死乌鸦时高兴的样子,他咂么了几下嘴,自言自语道:“这样回去,这点野菜是不够爸爸,妈妈和三个弟弟吃的。不行!不能这样就算了!”他咬了咬牙做出了他心中的英雄董存瑞相。

不知道为什么,虎子脑子里出现了妈妈期待的目光和慈祥的面容,虎子身上又有了力量。虎子决心为了妈妈也要拼一下,他坚强地站了起来,咬紧牙关,忍着肚子的饥饿疼和脚腕子的伤疼,歪歪斜斜地朝着山岗子走去。

就这点路,如果在平常身体好,吃饱饭的情况下,对虎子来说,不算事,最多一个小时。这一次则不然,由于几个月吃不饱引起身体的营养不良,消瘦和耗竭,虎子的体力已经弱得像一个六十岁的老人,再加上腿伤,四里多地又花了虎子两个多小时。当虎子到达山岗子的时候已经饿得直不起腰来,眼前经常出现黑影子。好在山岗子后面的沟壑里有许多的野菜。虎子找了一处野菜多的地方爬在那里先吃个痛快,渴了就嚼着肥肥的草根,有大拇指样粗,地瓜的样子。没多久虎子又有了一点力量。他把蓝子里装满了野菜,心想如果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到这里就好了,就不会饿得起不了床,妈妈就会笑着说:“小虎子,吃饭了。”妈妈说起话来比唱歌都好听,真的!想着想着虎子幸福地笑了。他为了妈妈吃什么苦都愿意,为了妈妈死都行。虎子就是这样想的。他沿着沟壑边走边仔细找有没有死的鸟或小的野兽什么的,想着哪怕只有一只死鸟给妈妈吃也行,虎子不贪心。突然,虎子发现在一堆干棘丛中隐隐约约有一个黑影。他奇奇地走过去,原来是一堆厚厚地干草。虎子正准备扭头往前走,一不小心,一只脚上的鞋子踢到了一小块泥土,那块泥土在空中翻着身子,落在厚厚的草上竟然消失了。虎子感到非常奇怪,他蹲下身来用手摸了一下那堆干草,竟然摸不到底。虎子的脸上立刻拧出了好奇的皱纹,他使劲扒了扒干草,眼前竟然出现了比水缸还大一圈的石头洞。显然,这堆干草是人为地放上去的。虎子更好奇了,便蹑手蹑脚地钻到洞里,借着阳光看去,这个石头洞只有两三米深,在洞的一角竟然放着一只死兔子。虎子看了喜出望外,他首先想到了妈妈,然后才是爸爸和弟弟,有了这只兔子他们都有救了。虎子欣喜若狂,像抢命似地要冲过去。坏了,虎子刚才受伤的脚正卡在石头缝里,虎子全然不知。噗嗤一声,虎子又摔了个嘴啃地,这次是重重地摔在石头上,门牙碰得咣地一声。疼得虎子趴在地上老半天才恢复过来,他摸了摸门牙,除了疼以外都还在。他抬了抬腿,坏了,早上受伤的右脚腕子又给重重地扭了一下,动一动撕心裂肺的痛。虎子没办法,只好忍着。他把那只救命的兔子小心翼翼地揣到怀里,爬着出了洞口。他扶着沟壑的石壁站起来,跳着找到一棵小树。他用刀子从小树上切下一根三四尺长,鸡蛋粗细的树枝,把盛满野菜的篮子用一只手挎着,另一只手把那根树枝当拐棍拄着,一瘸一拐地往家里的方向走去。虎子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虎子饿了就吃路边的野草或石头缝里的藓苔,渴了就找水坑水洼喝个饱,累了就躺在地上想妈妈,就这样人走走停停,一直走到天黑回家的路还没有走出一半。在傍黑天的时候,他在路边还捡到一只八九斤重的死狐狸。他本来想把它也拖回家,如果这样妈妈一定会给我一个大笑脸,没准妈妈还会说俺家虎子没人能比呢。没想到虎子拖了死狐狸没有几下,人仿佛要累晕过去。他不得不把那条死狐狸藏在路边的洞里,还做了记号。虎子想回家休息足了明天再来拿。

在月光下,虎子沿着熟悉的小路,继续不停地走。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虎子实在不能走了,他就开始爬,为了妈妈他也要爬。虎子不怕吃苦。虎子为了节省体力,为了爬得快一点,虎子狠了狠心连篮子也不上要了。他把篮子和里面的野菜也藏在路边的石头堆里,心想明天就回来拿。

虎子爬啊,爬啊,咬着牙爬,拼着命爬,一直爬到两眼冒金星,一直爬到连弯弯的月亮都流下了眼泪,躲在一块云朵后面心疼地哭,一直爬到人仿佛要瘫了。虎子似乎听到背后有簌簌作响的声音。他停下来扭头看去,月光下走出了一条瘦不可堪的老狼,摇摇晃晃地走在他的身后,在离他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盯着虎子。吓得虎子心里一哆嗦。虎子急忙摸了摸腰间,坏了,那把腰刀不见了。虎子没办法只得从路旁找了块石头,握在手里,以防万一。没想到老狼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两只眼睛像鬼火似地放出了蓝光。虎子壮了壮胆又往前爬了爬,老狼跟在他后面也往前走一走,舌头伸得老长,在月光下红红的。虎子看在眼里真有点怕了。他不得不找了一个土沟把人藏在里面。这样如果老狼扑过来他至少占了个好位置。没想到,虎子的肚子开始饿得疼痛难忍,仿佛一根根箭不停地射在了他的肚子上,而老狼此时正在旁边坐着,用直直的眼光看着他,幸灾乐祸,张着大嘴等待下口的机会呢。虎子有点绝望了,心里唯一的遗憾就是对不起妈妈。虎子想到这里眼泪横流,他多么想再看妈妈一眼,哪怕半眼也行。虎子像母亲肚子里的婴儿一样蜷曲着,并做好了垂死挣扎的准备。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虎子开始有些神志恍惚了。他突然感觉到耳边有动物的鼻息,人竟然像回光返照一样睁大了眼睛。虎子吃惊地发现自己头的一部分已经在老狼的嘴里了。但虎子并没有感到十分的疼痛,显然这只老狼饿得竟然没有了下口的力气。虎子骂了一声xxx,使出全身的力气把手里的石头朝老狼的头部砸去。之后,虎子就感觉到初春的寒冷像一把把刀子先从他的脖子开始慢慢地切割着,然后又割起了脚背,手背,最后割他的身体。没有多久,他就有了人要死的感觉,手也麻了,脚也麻了,脸也麻了,最后整个人都麻了。接下来虎子就失去了知觉,然后就看到了妈妈……

大勇听完虎子的故事后虽然脸都吓白了,心里是感动的。大勇心想:“好悬啊!虎子就差那么一丁点就成了老狼肚子里的肉,是母子之情给了虎子活下去的力量。”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