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时隔一年以后专程回美处理离婚。起初,当他在国内收到琼的离婚诉求时有一种惊喜和解脱之感,但到了拿到离婚书那一刻却一下子变得惆怅伤感了。要知道他和琼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而那是他最美好的年华,走过他最美好的心态,最美好的感情。无论后来他俩的关系如何,他俩的开始是最美好的,没有东西可以盖过它。无论后来的琼如何琐碎、粗率、暴躁、失色,初始的琼是最美最好的,好得令人惊叹,好的令人心疼,没有哪个女人可以超越。而且到了分手的时刻,琼又回复了初始的美好。还有可怜的儿子,似懂非懂还在上幼稚园的凯文,他比常人更难适应这家庭的巨大变故。整个判决过程军心头一阵阵地抽紧,强忍着没有落泪。

琼和军的离婚程序进行得很顺利,因为双方对财产分配、孩子的抚育和归属均无争辩。孩子出生在美国,因此由琼监护。军已海归,故不动产全归琼。军更是主动提出放弃一切财产,因为他现在发达了,这些东西对他算不了什么。他对琼,尤其是儿子很歉疚,他表示愿每月提供琼和凯文生活费。然而琼只接受财产平分和孩子一半的抚养费,别的一概不接受。这场离婚与一般人的离婚有着天壤之别。

出了法院的大门,军大脑空空、两眼茫茫地来到郊外一片树林。这是他们家以前来郊游踏青的地方,如今物是人非,恍若隔世。触景生情,他惶惑、后悔、沮丧,他不知这是不是他这辈子犯下的大错。他以为他的生活一潭死水,他想把它激活,所以他选择新的活水。但当他弃舟驶向彼岸时,他不舍了,并且他惶恐彼岸还不如此岸。他的情人小他二十岁,鲜嫩、娇媚,对他百依百顺、顶礼膜拜,让他感到无比自豪、强大。但她似乎缺点什么,而且缺的是很重要的东西。。。

回国前军到银行设立了两笔信托基金,一笔给儿子做高等教育费用,另一笔给琼养老。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