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4 总学馆 讲贯堂

他们书观千载,心阅万象,成就了他们走进生命的学问。讲贯堂将持续推送总学馆驻馆名师的学术自述,真实记录名师们的学思历程、治学理路和人生感怀。“不要想,要去看”,走进总学馆,走近名师。

—————————

总学馆讲贯堂今天开始推送著名历史学者雷颐的学术自述。

雷颐老师,1956年出生,现为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文革岁月,他闯荡江湖,扒火车,搞串联,自言生活,野性十足。少年时,尤喜文学和哲学,恢复高考,却报考了地质系,图能踏遍千山万水,阅尽世间百态,以期成为作家。

中学时代的雷颐

中学时代的雷颐

然时运歧出,终成了历史系的学生。初,欲攻外国史;后,为师者李时岳先生近代史课所吸引,一步步,转入中国史。大四时,发表学术论文《辛亥革命前夕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老师器重,招为研究生弟子。研三期间,在社科院《近代史研究》发表论文,硕士毕业后,进入社科院近代史所工作。此后,作家梦不再,而聚焦于中国近现代史,笔筑真实民族历史,以心血文字与遗忘抗争。

开启学术之路后,雷老师先对洋务运动做了一番研究。雷老师认为洋务运动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一部分,在其自述中,将洋务运动从“自强”到“求富”的封尘往事与细节,娓娓道来,只是,在一个还是“财皆天子之财”,没有私有产权保护的王朝之下,洋务运动终黯然收场。

进而,沿着清王朝的历史脉络和现代转型的问题意识,雷老师继续他的学术研究,探析洋务运动、戊戌维新和立宪派与革命党人之争诸历史事件,并将之与同时期日本的现代化改革历程以一种历史比较的眼光做横向分析,追索清王朝覆灭的原因。雷老师分析指出:清王朝改革的动力不断下移,而绅商们的现代国家观念和产权观念逐步兴起,清王朝一次次违逆社会变迁的要求,终地,辛亥革命的枪响结束了其统治。

此外,雷老师多年来致力于中国近现代知识分子研究。这一知识群体:容闳、梁启超、丁文江、张申府和瞿秋白等,明灭浮沉之间,于个人安身立命与国家前路两端探索,挣扎,回眸再探,时代人们并不理解他们,寂寥如星辰。

上世纪90年代,雷老师结合史实和理论逻辑,对国内后现代片面叙述的思潮展开了批评。以文本诠释为例,雷老师认为:所谓“阐释没有边界”,只有在一个非常开放的体系中才可能有,才应该有,而在一个封闭的体系中,则不能仅仅根据文本(text),更需要把文本放置到实际的语境、脉络(context)中去考察,就像一瓶水,在沙漠还是在江南水乡,于人而言,这完全两回事。

雷老师也从日常生活的角度深入对当代史的记录与研究。他认为对中国人影响最大的一个政策是1953年开始实施的计划经济,及粮食统购统销政策,正是这些政策,影响着芸芸众生的日常生活,也改变着他们的命运。此外,他先后考察了服装变迁、流行音乐兴起的曲折和语词使用变化的诸历史过程,于人们鲜活的生活细节中,反映出历史的真实境况,记录时代的悲欢离合。

知青时代的雷颐

知青时代的雷颐

到如今,雷老师治史四十载,主要从事晚清史、近现代知识分子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三大领域的研究。在雷先生看来:把历史说给大众听,是历史研究者的一种使命,把事情叙述清楚了,根本不需要历史学者下结论,读者自然就能体会其中道理。

因此,雷老师越发深入到对日常生活真实历史的考察之中,在具体而微的历史叙事里,以小见大,勾出宏大时代变迁的机理,人文关怀和思想道旨,皆蕴乎其文中。

想少花时间省流量,听雷老师原声音频“金句”,请点击:

讲贯堂是网络教育机构总学馆下属的高端线下品牌,亦是总学馆讲贯切磋的学习场所。想参加一年15天的教育行游,与雷颐等名师面对面切磋吗?请长按二维码。

总学馆-讲贯堂2

讲贯堂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