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氏“人类命运共同体”出笼

当今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这是二○○三年三月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演讲中的一段话。此后,他在不同场合从国与国命运共同体,谈到区域内命运共同体及至人类命运共同体。

今年一月十八日,习近平出席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对此命题进行了更为详细的全面阐述,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演讲的题目就是《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反讽自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习氏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妙动人。然而,不知在座的洋人是否被蛊惑,识货的国人闻之立马想到古语:“听其言,洋洋满耳,若将可遇;求之,荡荡如系风捕景,终不可得。”

何止“终不可得”,观其行,习氏的所作所为和他倡导的每一条都相反,辨析起来都是黑色幽默反讽自嘲。别提“宇宙、地球,人类共同家园”这样的大话,就说对自己疆域内的同胞,习氏哪里允许小民参与“对话协商”?他上台后,收紧文革后百姓仅有的一点自由言说空间,严厉整肃新闻媒体,《南方周末》、《炎黄春秋》等开明报刊名存实亡,在江胡时代尚能活跃的网络大V遭全面封杀,自媒体被清除殆尽,异见人士被迫噤声,有不畏强权坚持异见的用大牢伺候。同时,西藏、新疆、香港、台湾也不属于习氏“开放包容”的范围,西藏、新疆要更大的自治权,没门!不服就动用武警部队无情镇压;香港要按基本法推进民主,对不起,基本法的解释权在我手里,香港的特首还得由我钦定;民主台湾不愿和独裁中共“一中”,就给你点厉害看看,一千五百枚飞弹随时射向你。诸如此类,人们只看到习氏的暴力霸凌行为,却没见丁点“命运共同体”的影子,也许在他眼里同胞不是“人类”!

国门之外又如何?一个南海纠纷就让他失道寡助,引起东盟各国的公愤,成为他们头号潜在敌国,他们哪是习氏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世仇”日本就更不要说了,因为与民主堡垒美国结盟,中共就拿当年被毛、周放弃的钓鱼岛挑事,煽动民族主义。眼下,为美韩部署反导弹装置萨德,政府的喉舌鼓动民众肇事。为萨德提供场地的“乐天”在大陆的商场一半被迫关门。如此野蛮无赖的行径为世人所不耻。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图

把中国塑造成“侏儒国”的独裁者丧失理智不知天高地厚,前有毛泽东,后有习近平。当年,狂妄无知又野心奇大的毛和赫鲁晓夫争当社会主义阵营的霸主,无奈中国经济被糟蹋到崩溃的边缘,中共自顾不暇只能徒具虚名。邓小平采取“韬光养晦”的国策,利用资本主义经济救社会主义,才有中国的今日。

习近平上台,以为有了当毛二世的资本,要与超级大国美国分庭抗礼,形成以中国为霸主的另一个世界中心。不过,习近平明白,中国在军事这个硬实力上难以与美国匹敌,美国推广的自由民主等软实力更是一杆大旗,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中流砥柱,中共根本无法对垒。于是,习近平祭起看似中性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面假旗。三月十六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为习近平张目的文章,题目就是《中国具备全球化引领者的意愿、能力和机会》,文中说“中国希望利用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机遇,通过自身的勤奋努力实现和平崛起,同时反哺经济全球化进程,推进国际秩序的合理变革。”

习氏喧嚷“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中国方略”的另一考量,就是兜售经济全球化,以此维护既得的巨大经济利益并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同时,反守为攻地抗拒国内外要求民主化的政治压力。所以,中共一直用世界潮流是“经济全球化和政治多极化”,是“超越民族国家和意识形态的全球观”来诠释“命运共同体”。如此,若干年后,经过新一轮的扩张经济,中国在实力上超过美国成为世界老大,到时,不是中共走向民主化而是中共赤化整个世界。

利剑和思想的较量

这就是习氏推出“命运共同体”的如意算盘。

然而,习氏伸出的橄榄枝没得到他国尤其是西方国家的附和。他不明白,世界已不是十年、二十年前,那时,西方国家积极资助中国发展经济,以为随着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中国的民主化会水到渠成。然而,他们看到的却是,中国从“韬光养晦”到“和平崛起”到“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在国内从反省文革改革开放到如今回归毛时代的极权政治高压,中国离民主化愈来愈远;习氏在国外要和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名谓“平等和共同担责”,实为瓜分势力争霸一方。吃一堑,长一智,中共的奸诈教育了西方国家,这次他们不再被轻易忽悠。

习氏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场上得不到呼应,却在场下得到了“点赞”──

“习近平说:不可以用现在的去推翻以前的!他首先要摆平‘命运共同体’和‘阶级斗争’这两个完全相反的概念如何同时执行的重大问题!”

“全球化的前提是经济的自由化和政治的民主化,专制中国的独裁者和老百姓如同奴隶主和奴隶,不存在‘命运共同体’,又遑论与他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个坚拒普世价值的人却高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可见寡廉鲜耻会让人失去基本的逻辑思维。”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否包括中国媒体上天天咒骂的‘最大的反华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国?”

“我可不想有刘晓波们、维权律师们和上访者们一样的命运,那是中国人的命运,习近平提出把中国人的命运应用到全人类,太可怕了。”

“‘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不是说中国国内的事情,其他国家可以过问?”

被奉承谄媚包围的习近平是看不到也不屑看此类异见真言的,所以,他非但不知自己的论述自相矛盾贻笑大方,还以为自己提出了一个伟大理论,进一步自搧耳光地引用拿破仑名言:“世上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而论,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他夸耀“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胜过利剑的思想,却忘了他的“中国梦”是自己手上的利剑支起的。国内老百姓看到他挥舞利剑镇压异己,周边邻国看到他四处亮剑穷兵黩武。在他的“感召”下,相关国家群起对应,竞相增加军费,从太平洋西岸的美国到东岸的日本、南韩、台湾,从东南亚的菲律宾、越南到澳洲,各国心照不宣地结成“共同防禦体”,习氏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终于得到最有力“呼应”。

用不了多久,习近平就会明白利剑和思想的区别,也很快会领教利剑如何败在思想手下。

争鸣2017.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