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导弹危机的前因后果

一九六○年代初期,美国的战略核力量是苏联的十七倍,赫鲁晓夫想在古巴建立SS-4型中程核导弹基地并派四万红军去保卫古巴,藉以提高苏联的战略核力量。从一九六二年七月开始,用苏联货轮以运送大批拖拉机和农用机械设备为名运往古巴,其实,拖拉机是真的,但那些农用机械设备实际是拆散的导弹部件,而跟着货轮来到古巴的苏联“拖拉机手和机械工人”,则是苏联派出的精干军事技术人员和导弹专家。到九月底,苏联技术人员和专家已经将那些拆散的部件加班加点组装起来。那是几十架战机和近四十枚导弹。

直到十月十四日一架U-2侦察机飞越古巴上空时才发现这些正在建设中的导弹基地。甘迺迪总统为了美国的安全,派遣一百八十三艘军舰,包括八艘航母全面封锁古巴,同时命令美军进入最高警戒状态,六十架B-52轰炸机不断在距离苏联边境数公里的欧洲上空盘旋,只待一声令下便飞越边境将炸弹投向苏联的各大城市。

十月二十七日是最危险的一天,双方均发生小冲突,美国海军向最后一艘隐藏海底的苏联潜艇投掷五颗训练用深水炸弹作警告,逼迫潜艇上浮。而艇长以为核战争已经爆发,决定发射舰上的核鱼雷,仅因大副坚不同意,才上浮请示莫斯科的命令,幸而避免引发一场核战。同日美国一架U-2机在古巴上空被苏军防空导弹击落,飞行员当场死亡。美国空军官员决定出动战斗机空袭防空导弹基地,幸而上报时被甘迺迪否决了。同时,甘迺迪一边下令十枚新研制成的“民兵”洲际导弹进入戒备,以警告赫鲁晓夫不要轻举妄动,一边同意与苏联谈判。

十月二十八日秘密外交谈判终于成功,早晨九时甘迺迪收到赫鲁晓夫的信,表示只要美国保证、同意不入侵古巴,苏联愿意停止古巴导弹发射场工程,导弹将装箱运回苏联,联合国可以全程监督核查。这一让步,结束了古巴导弹危机,这一天,全世界终于与世界末日擦肩而过。

甘迺迪和赫鲁晓夫的理性避免了核战

赫鲁晓夫为什么退让了?这是美苏双方的实力决定的。当时苏联还没有航母,远程核导弹还少于十枚,苏联被北大西洋公约国家的导弹基地包围着,苏联所有重要的工业和政治中心都在美国核导弹和战略轰炸机的威胁之下。真的开战,对苏联不利。更主要的是赫鲁晓夫断定甘迺迪会迅速在古巴动武,美国已经作好了全面开战的准备,而苏联绝不会为了古巴打一场核战争。不管危机到底有多严重,赫鲁晓夫和甘迺迪的和平功劳都无可抹杀。是他们的理性和克制,最终拯救了人类。

当时的情况下,甘迺迪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据说当时他的手下已考虑应对政变了。对他而言最要命的一点是,相当保守的封锁政策很可能是错的,如果对手再强硬一点,他的懦弱将导致美国的天大灾难甚至毁灭。对于这个极有可能出现的后果,他要负无从推卸的全责。夸张地说,甘迺迪是顶着来自全美国的压力,为人类赢得了一线生机。

可以说,当时甘迺迪的唯一希望是赫鲁晓夫,指望对手的默契配合。当时赫鲁晓夫承受的压力不比甘迺迪少。独裁体制本不稳定,火还是他一手点起来的,导弹撤出古巴的退缩行为,势必引起军方强烈反感,助长反对势力气焰,其后果还不如现在就赌一把。

万幸甘迺迪赌对了,赫鲁晓夫没有赌,终于撤退了。包括俄罗斯人在内,今天没有人有资格质疑他们的决断。对于古巴导弹危机的酿成,更大的责任是战后苏美的冷战对抗。后人必须感谢这两位首脑,感谢他们强烈的历史责任感,不为一时的国家利益、政治利益和个人得失所左右,在一触即发的最危急时刻处置得当,留住了脆弱的世界和平。

朝核问题和萨德问题

北朝鲜核问题自一九九三年浮上桌面至今已二十四年了,一九九四年五月三十日联合国安理会就提出对朝进行核项目调查并对其进行制裁。二○○三至二○○七复年进行了六轮有中、朝、韩、美、日、俄参加的六方会谈,也是反反复复,解决不了。不仅没有解决,当初朝鲜既无核弹,又无导弹,现在都有了,金正恩甚至宣称,氢弹都有了。朝鲜一路“核要胁”,幕后是中共指使。中共背后撑腰,暗中经济输血,使得国际对朝鲜制裁形同虚设。至今中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仍不想彻底解决问题。

自二○○六年十月九日至二○一六年九月九日十年间朝鲜进行了五次核试,试验当量从几百吨TNT到两万吨TNT.今年三月十一日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报道,根据朝鲜地下核试验场的最新卫星地图表明,该基地正在准备第六次核试,爆炸当量最高可达二十八万吨,是第五次核试当量的十四倍。因为邻近中国,对中国肯定有影响。

二○一七年三月六日早上,北朝鲜又连续发射四枚弹道导弹,发射地点东仓里距离中国丹东市不足五十公里。其中三枚在飞行一千公里后落入日本海洋专属经济区水域,招致日本强烈抗议。同日,美韩两国证实已经在韩国部署了萨德防禦系统的首批装备,预计萨德将在四月份投入运行。

朝核威胁是中共反美的果实

众所周知,朝核问题违反一九七○年生效的联合国《核不扩散条约》(至今在一百九十三个联合国成员国中已有一百八十九个国家加入了这个条约),问题的源头在北朝鲜。韩国为了自身的安全引进萨德反导防禦系统是无可非议的正当防卫,中共偏偏不追究源头而大肆反对韩国的正当防卫,本末倒置,颠倒黑白。又欺软怕硬,煽动中国国民抵制把一块地提供美国用于安置萨德的乐天,而又不敢直接抵制美国。

三月八日中共外长王毅称,美国与朝鲜正走向冲突,双方应“同时刹车”,暗示美韩军演与朝鲜核试同具威胁性。美国反驳说,威胁来自朝鲜,美韩军演只是为了抵禦朝鲜对国际和平和安全的威胁。威胁来自朝鲜及其核武计划,正是此核计划需要立即被阻止。分析指,王毅的言论显示,中共对朝核问题的立场,与美方针锋相对,令朝核问题更加复杂化。美国认为,朝核武及导弹专案违反了联合国决议,而美韩军演则是由来已久的惯例。

三月十七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韩国访问三八线非军事区后说,美国对拥核的朝鲜已失去“战略忍耐”。此话的意思是解决朝核问题的时候到了,中国现在只是一个为解决经济需求和政治容忍度的矛盾而苦苦挣扎着的国家,它想转移国内视线,把朝核问题继续拖下去是不行了。

当今世界之形势,无论经济、科技、军事、政治联盟方面而言,美国仍是世界第一强国,中国的实力是远逊于美国,这与五十五年前古巴导弹危机时美苏实力之比相似,习氏决不敢与美国硬对抗,中共不会为朝鲜打核战争,也不会自己动手搞掉金氏政权,但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衡量得失,会默认改变金家王朝。赫鲁晓夫会退让,习氏也会退让。至于以后又会怎么样,那就要等待将来的发展再说了。

二○一七年三月十九日

争鸣2017.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