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009

010

6月14日进入阿坝县时遇到的关卡站满全副武装的军警。

在“3•14”过去三个月之后,我们驾车踏上去藏地的路。除了西藏自治区没去,其他四个藏区如云南省迪庆州、四川省甘孜州和阿坝州、青海省果洛州、甘肃省甘南州等的一些地方,皆都经过。这些传统上称为康和安多的藏地,在这些年我基本上都走过。因此,记忆与现实对照,分外触目惊心。

如今走在各藏地,见到最多的不是穿绛红袈裟的僧人,也不是环绕寺院转经的信众,而是许许多多严阵待的军人。可以说,整个藏地全都兵临城下。他们手握钢枪,头戴面罩,虽然穿着武警服装,但有些军人却没有军衔,应该是解放军伪装。他们或站在政府门前的岗哨里,或站在堆放沙袋的各个关卡上,或藏在一些旅馆、兵站、单位中,一些重要的寺院如阿坝县的著名大寺格尔登寺,被大量军警包围得水泄不通,僧人们须得凭有个人照片的”出入证”才能进出寺院。我无法知道武警的数量,但亲眼看见从寺院旁边的派出所走出两个全副武装的纵队去街上巡逻,每个纵队约20多人。除此,仅我目力所及,周围担任盘查、登记、站岗的军警也有几十人。这只是一个寺院的现状,其他寺院不是空空荡荡,就是被军警把守,陷入软禁之中。据悉“3•14”事件之后,仅派遣到甘孜州的军人就有数万之多,远远超出1959年所谓“平息叛乱”时派遣的军队。

而此刻,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因为仍在旅行,停宿在果洛州久治县的一个宾馆,清晰地听见大街上传来驻扎当地的军人边巡逻边喊叫的声音。其声音之大,响彻久治县城,这么做,显然并不是训练士兵,而是为了震慑藏人。在甘孜州某县,一位冒险来看我们的朋友,在问到现状时,因为恐惧隔墙有耳,竟然紧张到说不出话的程度。

进入阿坝县最近的赛格寺,一片空寂,无论佛殿还是僧舍,大都挂了一把锁在门上。遇见一位老僧,他趁便衣未到赶紧告诉我,在这次事件中,阿坝县城里打死29人,赛格寺附近打死1人,格尔登寺有2个僧人自杀,果芒寺有1个僧人自杀。他还说,一些寺院的僧人都离开寺院回家了,只留年纪大的僧人守在寺里。后来,在久治遇见一个阿坝青年,他悄悄告诉我,就在前几天,赛格寺有100多僧人被捕。在阿坝县城中的格尔登寺,尽管我们自称游客要求进去参观,还是被飞扬跋扈的小军官拒不准许。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却不惧怕,伏在车窗上对我们说,阿坝抓了4千人,放了2千多人,还有1千多人在狱中,她的弟弟因为呼喊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的口号被抓,三个月了,仍然下落不明。她还说,身上戴着达赖喇嘛的像章会被抓,罚款1千。

一路上,所经各地除极少地方,皆对我们予以监控和跟踪。那一张张武警、警察和便衣的脸上,除了敌意还是敌意。我多次看见,他们的手指就扣在扳机上,随时可以致人死命。太遗憾了,这么强大的国家机器,这么多的荷枪实弹的军人,竟然把枪口对准手无寸铁的藏人。我美丽的藏地河山,竟成了一座不是监狱的监狱!

2008-6-15,青海久治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