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北京奥运对藏人说“不”

Share on Google+

奥运与军人

3月以来,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发出的声音震惊了世界。这声音是一种纯藏式的呼啸,惟有藏人而且更多的是乡村的、牧场的藏人才发得出的呼啸,被中国的媒体形容为“狼嚎”。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重要细节。

北京奥运火炬在拉萨传递时,没有特殊证件的藏人一概不准出门,余剩不多的僧人不准离开寺院。约有200多受到怀疑的藏人被拘押。拉萨的友人怨叹:为什么中国其它城市传火炬,市民可以去看,而藏人就不能去看?我们不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吗?

许多僧人消失了。拉萨三大寺的上千僧人而今何在?我的两个年轻的僧人朋友而今何在?去年我还在他们弥散着梵香的僧舍,见到达赖喇嘛的法像……有消息传来,在青海省格尔木的戈壁滩上——那是中国的关塔拉摩——至少有上千僧人被当作“恐怖分子”囚禁,要到奥运结束才可能获释。有消息传来,关押在那里的哲蚌寺僧人晋美平措被折磨而死,年仅22岁。

宗教法会都被取消了,当局害怕有着影响力的僧人与虔诚的信众聚在一起。许多民俗节日也被取消了。北京奥运火炬在青海传递时,青海湖边的牧人祭祀山神、赛马踏青的传统节日被禁止。本来将于7月底,在安多农区举行的传统“拉伊”歌会也被禁止。康地的赛马节也不能幸免。一个高大的康巴汉子远望着山上放养的骏马对我说:奥运会?奥运会可能就像我们的赛马节吧,许多人从很多地方聚在一起,可是我们的赛马节被取消了。

藏地有些地方又在增兵了。比如甘肃省的夏河、玛曲,比如四川省的甘孜、阿坝。关卡还是重重,军警还是密布。单甘孜州就有超过七万的军人,远远超出1959年镇压反抗藏人时派遣的军队。而玛曲县就驻扎了1万多军人,数量和当地居民相当。我的一个安多朋友说,新来的军警最近常在各村庄出现;我的一个康地朋友说,明天香格里拉的驻军要举行“反恐”军事演习。至于拉萨,正在秋后算账,人人都必须表态,如果不点名批判达赖喇嘛,那就会被打入另册。

而在有着数千藏人的北京呢?藏人大学生被要求回家,西藏中学的学生却不能离校;藏学中心罕见地给藏人职员放长假,即便是当作喉舌的御用藏人,也不获信任。一个做导游的藏人被无辜拘押了一个月,警方却不作任何解释。一个藏人画家被审问了一天,因为他的画里有藏文写的佛经。我的好友德庆边巴,她出生在伦敦,父母是流亡藏人;她本在北京学习和工作,签证尚未到期,却在奥运会前夕被突然驱逐出境,而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向驻京外媒宣布:她是民族分裂组织“藏青会”的骨干成员,做了违反中国法律的事情。而这完全是莫须有的诬陷!至于我,奥运期间若在北京会被软禁,不让离开住处;若回拉萨……拉萨的亲人朋友都劝道:“还是奥运结束了再回来吧。”

2008-7-25,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阅读次数:3,6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