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001

图为从网上下载的拉萨市实验幼儿园的照片。这是拉萨最有名的幼儿园。

北京的超市里,奶制品区空空荡荡。三鹿系列已绝迹,蒙牛、伊利、光明等也一概下架。基本上只剩下三元和特仑苏了。三元是北京自己的品牌,虽然一遍遍承诺无毒,北京人还是抱以怀疑,说“我更得睁大眼睛,得防着三元变成三鹿”。但中国的许多地方,还在卖着北京已经下架的奶制品,而且买一送一,像是白白让消费者捡个大便宜。河北和陕西的官员在电视上大口喝奶,甘肃和山东的政府发文命令当地人民买奶,据说这些奶全都是“放心奶”,喝了没问题。

而我们的拉萨呢?从“毒奶粉”曝光那天起,直到今天,市场上消失的只有三鹿婴幼儿奶粉,其他奶制品,不管名牌杂牌,照卖不误。据了解,藏地所有地方全这样。难道“毒奶”、“毒奶粉”不会殃及拉萨以及各藏地吗?难道全藏地的人们无须担忧自己的孩子变成“结石宝宝”,甚至自己也长结石吗?都说西藏是最后一块净土,蓝天白云,牛羊成群,连我也以为只有城里藏人才买内地运来的各种奶制品,多数藏人喝的还是青草喂养的奶牛挤出来的生态奶,可是拉萨市人民医院的医生亲口对自由亚洲藏语节目承认,从9月18日至22日,约有一千多个孩子来做检查,有13个病重的“结石宝宝”住院治疗,还有数十个病情较轻的“结石宝宝”回家治疗,大多是藏人的孩子,而这还是一家医院的检查结果。

无论如何,远在天边的藏地再也不是可以自保的净土了。2003年,当可怕的SARS在全中国蔓延成灾,藏地据说一例也没有,藏人们庆幸之余还慈悲为怀地给内地寄去藏香藏药,说是有防治SARS的神奇功效。然而这些年,内地流行什么病,藏地就传染什么病,如像禽流感、手口足病等等,如今连“结石宝宝”也落在藏家,这说明了什么呢?显然,在中国全球化、藏地中国化的今日,其中如青藏铁路的通车,加速了名义上的现代化而实质上的殖民化。在市场经济的驱动下,假冒伪劣商品包括各种有毒食品源源不断地涌来,曾经有过好运气的藏地再也不会有免于SARS那样的免疫力了,甚而至于,如果SARS卷土重来,藏地同样自身难保。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仅仅五年,藏地与中国更加难解难分,藏地百姓与中国百姓几乎命运与共,尤其体现在福未至、祸频仍这方面。

这是一个必须重视的问题。当属于藏地的一个个天然屏障丧失殆尽之时,藏人们惟有建立新的屏障才可能得以存在。而这新的屏障,应该着重于人文和权利;人文取自于藏民族悠久的文化传统,权利则与每一个个体生命的尊严相关。我们有的是虽然创伤累累仍然富有价值的人文,但我们缺乏的是自觉意识,以致个人权利每每受损,却根本不知如何问责。与许多懂得如何维护自身公民权益的中国人相比,我们需要迎头赶上,需要据理力争,需要执着到底。举例来说,凭什么拉萨的超市和批发商店里,还在销售北京已经下架的奶制品?这既与政府相关部门有关,竟然如此无视公民的生命安全;也与我们每个人自身有关,如果没有起码的维权意识和应变能力,在一个权力者为所欲为的极权体制下,当未来出现更多的险恶,我们只有瑟缩在无力自救的惶恐下,自食其果。

2008-10-1,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