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日,西藏大学学生挥舞国旗迎接北京奥运会倒计时100天1

图为今年4月30日,西藏大学的学生挥舞中国国旗迎接北京奥运会倒计时100天。

1、

下午去楼下邮局寄书。是我自己的书,一本《西藏记忆》,台湾大块出版的;一本是翻译成博伊(藏文)的《名为西藏的诗》,前不久刚从美国寄来。我想把这两本书送给安多的朋友。前不久,嗯,一个多月前,我也寄过书,是台湾杂志《联合文学》,还有我的书《看不见的西藏》,当时邮局的同志们大概翻了翻,就马上给寄了,不像奥运会那阵子,哪怕寄张纸都恨不得撕成两页来琢磨。而且这都11月了,离奥运会更远了,谁会想到一下子又变得紧张兮兮的了?

邮局的两个女同志很年轻,说:啊,西藏呀,这书是写西藏的呀,这可敏感了。我蓦地警觉,就问:为什么?是有规定吗?一个说:可不是嘛,西藏现在最敏感了,上面说了,不能随便寄跟西藏有关的东西,您这书是哪里出的?还繁体字呢。另一个说:这一个中文都没呢,全都是藏文吧?哪里出的?我被她俩轮番盘问得有点来气,就说:繁体怎么了?藏文怎么了?都是正式出版物。那也不行,她俩断然道,我们得请示我们领导,问一下可不可以给您寄。她俩笑吟吟的,其中一个还真拿起电话,对看不见的那头说有两本西藏的书能寄不,一个繁体一个全都是藏文云云。我问另一个,写西藏的书都不能寄?不,她说,凡是咱们国家出的就能寄,像什么中国青年出版社啊什么的,这些可以寄。要不,您把书放在这里,我们领导给您检查检查,怎么样?那个女的放下电话对我说。哈,凭什么?!我差点笑出声。多谢啦,我还不寄了呢,哪天我自个儿带回去。说完,我拿过书,多少有点垂头丧气地走了。

回去后,我对W说,看来这个国家越来越把博巴(藏人)另眼相看了。W绕口令式地说:有什么值得郁闷的?如果是在一个合理的世界出现不合理的现象,还值得你郁闷一下;在一个不合理的的世界出现不合理的现象,那是完全正常啊,出现合理反而才不正常。想想倒也是,于是释然。

2、

前天路过西单,那儿有一家卖印度服饰的小店,两年前在那买过一条裙子,还真的是Made in INDIA,可这次没见几样印度的东西,就问那肥胖的浓妆女孩什么缘故。你猜她的回答是什么?她居然说:就因为那个达赖跑到印度去了嘛,现在那边打仗,东西过不来了。这话差点没把我呛死。

我又好气又好笑,说,你是不是无知啊,达赖喇嘛早就去印度多少年了,这跟你卖不卖印度东西有什么关系?

她瞪大无辜的双眼辩解,是那边发货的人这么说的呗……嗯,也许,对,达赖不是跑尼泊尔去了吗?肯定跟这有关系。

我只有摇头了。肥胖的浓妆的夹那(中国)女孩啊,我服了你了。无论怎么说,在经历了今年之后,我们的图博(西藏)看来是多么地深入人心啊。

3、

拉萨一位好友的母亲想在“十一”长假期间,去内地某城市看望读大学的儿子,可是儿子听说饭店旅馆都不让博巴住,就给母亲电话说还是不要来的好,免得生闷气。母亲思儿心切,就跟亲朋好友悄悄打听有什么办法。一个当官的亲戚就复印了一份多少号文件给她,说这是夏天那会,“中央斯匈”(中央政府)专门下发的最高指示。其主要内容是,祖国大家庭,56朵花,都是中华民族,少一朵也不行。所以不能歧视任何一朵花,不能打击任何一朵花,如果有谁违背的话,那就是违背了党的民族政策等等。

朋友的母亲如获至宝,把这份复印的最高指示万分珍惜地收藏在手提包里,在伟大祖国生日那天,惴惴不安地踏上了远去夹那(中国)的旅程。后来我听朋友说,母亲果然还是没能住在学校外面的饭店旅馆里,只得在学校里的招待所里将就了几天。

呵呵,看来再有多少号文件似乎也没用,何况乎,总不能博巴们人手一份,才能出远门吧。可即便是人手一份了,又能奈何谁呢?

2008-11-8,北京

文章来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2008年11月8日星期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