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连宋访问大陆,给台海两岸带来巨大沖击,幷激发起有关两岸关系未来走向的多种想像。

许多人对这次国共和解十分看好,他们认为国共这两家宿敌能够握手言和,相逢一笑泯恩仇,那就意味着整个中华民族开始走上和解之路,不少人还指望着由此而能推动大陆的政治改革与多党民主。不过也有一些人不这么乐观,尤其是大陆内部的异议人士。我以为后一种意见更值得重视。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在这里,异议人士本身就是衡量大陆政治变化的最灵敏的指标。

道理很简单,倘若共产党果真有意推动民族和解,那么,它首先应该从大陆自身做起,确保基本人权,终止政治迫害。既然共产党仍然在严厉打压大陆的异议人士,在大陆内部的朝野之间毫无和解的迹象,它仅仅是对一个本来就鞭长莫及的宿敌说了一声和解,那又能有多大意义呢?更何况它这样做还带有明显的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的目的。如果共产党果真打算逐步开放民主,那么,它也首先会从允许大陆人民组党开始,它一定会把台湾的国民党亲民党先拒之门外。因为一旦开放民主,执政党就要面对反对派的有力挑战,单单是本土的反对力量就够它头疼的了,共产党何苦还要从台湾引进具有长期选战与执政经验的国民党亲民党来和自己作对呢?你可以说国共和解有其正面意义,但倘若由此引出全民族的和解与民主改革的巨大期盼和想像,那就未免陷入一厢情愿。

这次连宋大陆之行,共产党幷未在它定义的一个中国原则上作出任何实质性的让步。即便有了“一中各表”,但只要共产党方面继续坚持它自己的那套表述,继续坚持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中国唯一合法代表”这一原则,那就意味着,它将继续封杀台湾争取国际人格,它不会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不会接受一国两府的安排。有些人以为这是因为目前台湾是民进党执政,所以共产党才拒绝与台湾政府直接对话。如果国亲上台,两岸的政府与政府的对话就可能启动,共产党就可能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和接受一国两府。这种猜测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共产党决不愿意承认中华民国接受一国两府,除非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就是说,除非到了你不接受一国两府就可能导致两个中国以致台湾独立,共产党才会考虑接受一国两府。假如说在一年前,由于民进党再次赢得总统大选,其声势有增无已,共产党内部或许曾有人建议:与其让台独获胜,不如承认中华民国,接受一国两府。可是到了现在,共产党发现它根本用不著作出如此重大的让步就可以达到遏制与打击台独势力的目的,它何苦再去考虑承认中华民国,接受一国两府呢?

和平是两岸人民的共同愿望。然而以目前的形势,要让两岸政府签订和平协议仍然有很大的困难,因为双方很难在名分上达成谅解。进一步讲,就算两岸政府签订了和平协议,谁来监督实行呢?共产党什么时候遵守过它自己订立的法律、条约乃至宪法?迄今为止共产党尚未对台动武,主要是它自知军力不够(这中间当然包含有美国介入的考虑)。一旦共产党自以为羽翼丰满,它要打台湾,谁能阻止的住呢?这就涉及到所谓“中国威胁论”的问题了。我坚信,一个自由民主的强大的中国非但不是对世界和平与自由的威胁,而且还是对世界和平与自由的保障。但是,一个强大的专制的中国必定是威胁,是对世界和平与自由的威胁,首先是对中国人民自己的威胁。

所以,归根结底,在分析和处理两岸关系时,我们必须把自由民主置于首位。台湾人民应该认识到,不论他们对统独持何种态度,台湾的命运无可避免地是和大陆紧紧相连的。你当然可以对台湾的民主提出种种批评,但是正如我早就指出的那样,民主制纵有千般弱点万种缺陷,单单就凭它用“数人头”代替了“砍人头”这一点,就胜过专制一万倍一万万倍。在两岸关系经历了连年的起伏跌宕之后,我想,一定会有更多的台湾人意识到他们必须向共产党政权打出民主牌。这一点恐怕是共产党机关算尽,始料未及。◆

2005年5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三辑 统独问题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