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候选人勒庞和马克龙
法国总统候选人勒庞和马克龙(图片来源于网络)

法国大选没有意外!

全球瞩目的法国大选首轮投票结束了,若无意外,马克龙将以大幅领先的优势,没有悬念地当选新一届法国总统。这一次法国大选的意义之所以重大,跟美国大选选出川普有密切的关系。若无川普,法国大选的时代意义尚显示不出来,它也许就是一次普通的换届,甚至马克龙这样的年轻人都不可能当选。时势造英雄,巨变的时代造就非凡的人物!

马克龙本人的履历属于典型的欧洲社会精英人士道路模式,按照美国大选的路径和结果来理解的话,这样的年轻人几乎没有可能脱颖而出。然而不能忽略的是,马克龙成功的背后,显现出法国知识界精英的一次“集体预谋”,从他们刻意打压传统右翼政治人物菲永这一点上暴露无遗(大选初始,菲永曾遥遥领先)。马克龙是一个非左非右的政治人物,他的经济政策偏向传统右翼,而其社会和地区政策又偏向传统左翼。显然,西方社会的新一代政治人物已经不屑于给自己贴上左或右的标签。须知左右的标签发源地正是来自于法国。回看美国至今仍陷于两党恶斗、左右互搏的政治泥潭,不免使人唏嘘!法国社会率先引领了西方社会在“后全球化时代”的政治变革这一历史进程,随之而来的是欧洲各国都将效仿,美国最终也不会例外。我在上月的一篇文章《美国时代的落幕?》的最后,曾经不无焦虑地写道:“时代正在焦灼地等待和呼唤引领‘美国中兴’的属于未来时代的新一代政治精英集团的出现!”如今,这一时代在法国、在欧洲,率先拉开了序幕,值得为之欢呼!

当今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特殊过渡时代,从原来的“规模化工业文明时代”向着“智能化工业文明时代”变迁。传统的全球化时代已经结束,未来是“后全球化时代”,所有的观念、规则都将修改或重塑,社会原有的架构、制度都将经受新时代的冲击,巨变的时代来临了!这次法国大选中年轻的马克龙已经意识到“后全球化时代”和“智能化时代”的来临,在支持欧盟、支持欧洲统一的同时,明确提出了“欧洲本位”的思想。

未来的世界将是一个相互联系,同时相互独立的“孤岛时期”,世界不再是一个完全统一的大工厂、大市场,大规模的工业生产、长距离的全球范围流通将被小(小规模)、短(短距离流通)、定制(个性化)、本地(生产、流通在很小的范围内完成)替代。极有可能的是,世界将划分成一个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区域,比如北美经济区域、欧洲经济区域、亚太经济区域、拉美经济区域、非洲经济区域、斯拉夫经济区域⋯⋯未来的谁最先意识到这一点,同时采取步骤,因应变化,做出一系列的政治经济制度的变革和安排,谁就是未来的领先者和赢家!欧洲年轻一代政治家的脱颖而出是顺应时代变迁的必然选择。

川普10
唐纳德•川普(图片来源于Wikipedia)

反观美国,最大的愚蠢就是选择了川普这么一个几乎是“黑道人物”的老朽总统以及随之而来的“老朽内阁”。众所周知,房地产界和娱乐界或多或少都与黑社会勾连在一起(纽约尤甚),川普本人的历史正是最好的注脚。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的素质出了问题,盲从以及缺乏必要的理性(下文会谈及教会在其中的作用),这一点单从美法两国的大选投票比例巨大差异(投票率几乎相差了二十个百分点)就可以得出结论。呵呵,美国“农民”不屑于参加投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作出这样的选择,是美国人民的大不幸!这也是对美国现有社会模式(包括选举制度)不能适应时代变化需要的一个最好的嘲讽和惩罚。“川普总统”必将成为美国政治史上乃至世界政治史上的大笑话,无须怀疑。

现在还有很多的糊涂人动不动在那儿指责欧洲的过去及现状,批评欧式福利社会。其实自二战结束后,欧洲的历史已经翻篇。二战前的欧洲社会其两极分化的程度恰似今日美国。如今的欧洲是美国的未来和榜样,而绝不是什么相反。美国的共和党以及宗教极右翼势力靠拼命打“意识形态牌”,力图维护目前的既得利益格局,维护社会1%乃至0.01%人口的巨大不合理收益,置最广大的普通美国民众利益于不顾,普通民众上学难、就业难、看病难……不能惠及最广大社会成员的经济发展一定是不健康的,就像今天的中国。这种状况的长期延续最后一定损害美国社会的长期竞争力,使得未来的美国无所作为。

美国的宗教势力曾经在过去漫长的时间里,对美国社会的整合、凝聚,起过巨大的作用。众所周知,美国人民以“傻”著称,所谓“一头狮子领着一大群羊”,这是对美国社会的最准确写照。这其中,教会起了决定性的基础性作用,没有教会系统对美国广大民众长期的、一以贯之的洗脑,很可能就不会有美国在二十世纪“规模化工业文明时代”的一骑绝尘。一个幅员如此辽阔的大国能做到“活而不乱”,美国教会的这一时代功勋不容抹杀。然而时代在变化,新的时代来临了,曾经适用于旧时代的那一套管制路径以及治理观念不合时宜了。如果美国社会不能做出革命性的变革,很可能在未来的智能化时代它不再领先世界。

美国教会历史上曾经起过的作用,放在今天可能恰恰是一种反向的力量。智能化时代更强调个性的张扬,不再需要对大众的统一洗脑,也无须一支整齐划一的劳动力大军。由此观之,传统美国教会的历史作用已经结束。如果不能适时应变,美国社会的落伍后果,几十年后将显露无遗!美国社会政治精英和宗教领袖的长期默契、这种原来的社会动员模式在智能化时代来临后,已经不敷需求。原有教会模式的功能和社会作用都要有相应的变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真正做到政教分离,宗教回归个人信仰和道德修练为层面,同时放弃对人民大众的统一洗脑。需要改革的不仅是教会的职能,还有教义的“与时俱进”,创造或更新出一套符合现代社会观念的价值系统,切不可以“保守主义”的名义施行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五百年前天主教会的历史教训应当记取。美国迫切需要自下而上的全方位的历史变革,“美国病”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川普现象只是一个表象,其深层次原因在社会的基底。

横空出世的马克龙旋风,将记载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其巨大的冲击波,必将荡涤西方社会原有的传统政治模式,以及不合时宜的价值系统。年轻的新一代政治精英集团必将走上西方社会的历史舞台,从而给未来带来无限的巨大想象!

来源:美国华人

By editor

在 “吴菊生:马克龙冲击波!” 有 1 条评论
  1. 马克龙 will lose the second round. The polls are all wrong like they did on Brexit and US election. And that is 新的时代的到来, from 精英人士 to populist, from globlism to nationalism.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