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推出了10篇文章,总共归于底下五个专栏:《认识问题》一篇;《民主理论》和《运动留痕》各两篇、以及《读史论今》和《台湾问题》各三篇。下面我们来简介各篇文章。

认识问题

侠客岛的《[解局]朝中社,你批评中国的言论很无理》,从“思维”和“要点”的角度,分析了朝鲜官方媒体──朝中社──的《不要再做动摇朝中关系基础的鲁莽言行》。

民主理论

民主社会中的公民运动,不管是维权运动、公民社会运动、还是公民社会运动,都可以发动抗议活动,李酉潭教授指出:《非暴力:公民运动的底线》。因此,认定太阳花运动合法、而国民党新近发动的一些抗争不合法,并非是民进人的自我偏袒,因为,前者采取非暴力斗争而后者采取暴力斗争。

赖建平的《小议民主派的“左派幼稚病”(又一篇)》还提供了他的《对郭文贵及其事件的一点看法》。他提出的“左派幼稚病”确实是民运的一个可怕的弱点,值得民运在拟订运动策略时,把它当作非得考虑并且加以回避不可的一个重要事项。他的《一点看法》是一个可以当作大家鉴定、褒贬的具体好例。

运动留痕

美国之音的《香港铜锣湾书店下半年或在台湾重开》报导了一个很重要事件。这个事件之所以重要,至少有如下两点:

◆港人争取自主的运动已经通过书籍出版和流通引发、导向、支援着中国人民追求真正当家、确实做主的斗争。作为有历史的言论尖兵之一的这个书店,在被中共严重干扰、镇压的困境之下,居然得以再生,是一件大事。
◆在台湾政府严拒认可“九二共识”的“台湾属于中国”主张、而台湾被中共政权逼得蓝绿恶斗、内政和外交斗举步维艰的此刻,台湾人民和台湾政府能够意识到、并且决心容许并支持这个书店在台湾的再生,更是一件大事。

读史论今

对于最近郭文贵的爆料之一的“核弹”料──傅振华曾习近平指令的名义要求郭文贵收集王岐山家族贪腐的证据──,民阵的《习王内讧乃必然》陈列诸多中外历史实例,证明任何极权统治的发生这一类内讧,并非是什么怪事,而是有其发生的必然性。

朱仕强的《“七七事变”真相:国军日军都上了中共的当》举出数项证据,证明“七七事变”不是日军为图谋战争而发动的事件,而是“中共北方局一手导演、制造的‘战争’引信”。

宋征的《1968~1979“上山下乡”始末》把中共政权的上山下乡运动的前因后果,简短有力地加以铺陈。真象是:这不是运动,而是被运动;这不是一场社会革命,而是一个恶劣政党的无知闹剧。《民主论坛》认为:最可怜的乃是:13亿中国人至今还被这个政权强行带领而“崛起”着。为什么可怜?因为,这不但会给中国人民的民主文明发展,储备一个可能自毁的“核弹”,也给世人带来相应的威胁。中国人民,站立起来自救!加油!

台湾问题

施正峰的《国际政治中的小国》点出:国际上区分国家的大小,有这么一种说法:

小国:面积小于四万平方公里
大国:人口多于1,200万人,或者国内生产总值(GDP)高于190亿美元
转型国家:其它

台湾的面积3.6平方公里,从面积来看,台湾是个小国。但是,台湾2016年的GDP是523亿美元,从国民所得来看,台湾是个大国。

张清扬的《我来设计一条统一中国之路》。以底下四点前提为基础:

◆承认中国和台湾现在是分裂的;◆统一与分裂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制造两个中国的责任来自毛泽东的设立新国号;◆许多负面影响来自中共的漠视中华民国的存在。

而他的设计分成底下四步走:

◆海峡两岸互相承认,互相尊重,为统一创造良好的氛围;◆由现今的两国两府转变成为一国两府;◆由一国两府转变成为一国一府;◆实施一国一制,走上民主道路。

这样的设计当然远优于中共政权的版本。由于它还有一些考虑上的不周延,我个人愿意拿出一个台湾人民应该可以接受、而中国人民最好也接受的版本,奉献给台中两个当事人民当作参考。敬请等待。

《民报》的《北京统战出新招/“天然独”解体化身中国统派?》是《民报》记者许铭洲对于香港《南华早报》一篇副题名为《北京对台统一期程受阻;拟转向年轻人与小型企业》之专文的编译。它报导中国改变对台策略,转从台湾的中小企业主及关切未来谋职机会的台湾年轻人下手。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2017.5.8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