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华法案最早来美国的华人,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梳大辫,穿长袍,说鸟语,男人作揖磕头,女人缠足束胸。他们从战乱的清朝逃难,几个月的海上颠簸,十死七八。到了美国, 淘金修路,挣扎求生。他们吃苦耐劳,干最脏最累的活,挣最低的工资,获得一个外号: coolie苦力。唯一的问题是不能融入社会,看见白人就哆嗦, 干完活就是搓麻将抽大烟唱地方戏。当时爱尔兰人社会地位低,底层工作都归他们干。中国人来了,第一个排华的,就是爱尔兰人。第二个排华的,是工会。 指责华人抢了白人的工作,降低了他们的工资。最致命的,当然是政客,煽动仇恨恐惧,Sino-phobia,Yellow Terror, 说华人传染疾病,强奸白女, 偷抢钱物,吸毒酗酒,一夫多妻,不信主,野蛮不能开化,男人是强盗,女人皆妓女。区区十万华人,被当成社会问题的替罪羊。除了两岸大城市,绝大部分美国城乡, 压根就没见过中国人。但是政客们投票几乎一边倒。排华法案1882年5月6日通过,华人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用法律形式被排斥在外的族群,打入另类。按照法律, 华裔妇女首先不许入境。一艘客轮抵港,如果有超过15个华人在船上,全船返回原处。新人不许来。已经来的,不许变为公民,赶进唐人街,禁止与外界接触。华人忍气吞声, 不得不接受恶法。大量华人忍痛回国,留下来的,缩在脏兮兮的唐人街过老鼠一样的日子。仍然挡不住一波又一波的排华浪潮,针对华人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当时的报纸, 针对华人赤裸裸的歧视攻击比比皆是。政客竞选,争先恐后打出 Chinese must go 的口号。大街小巷见到华人,丢石头,吐吐沫,商店拒绝服务,图书馆禁止入内, 动不动被揪住辫子遭到群殴。甚至发生纵火谋杀事件。我们可怜的华人祖先,多么希望现实中真有李小龙式的英雄,武功高强,叱咤风云,为他们挺身而出, 主持正义呀。然而他们只是把头垂得更低,把身子缩得更小,危险时跑得更快,门关得更紧。华人的地位, 低于黑非拉迪诺,是底层的底层。不是他们不融入社会,而是这个国家制度化的歧视排斥。华人忍辱负重,举步维艰,自生自灭,犹如犹太人在ghetto。 这百多年的华人血泪史,是美国历史黑暗耻辱的一页。

中国苦力修铁路
中国苦力修铁路
中国人漫画
中国被禁止进入图书馆

在声势浩大的人权运动中,华人几乎无声无息。相比之下,倒是日本人和越南人对平权运动有贡献。不是因为华人不想参与,是他们贱民的身份, 自卑的心理,明哲保身的文化,让他们不能超越。各人自扫门前雪,今日得过且须过,不找我们的麻烦就是万幸,哪有资格能力时间精力去关心遥远的社会正义。 这是老一代华人的悲哀,也是社会的不幸。他们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我们只能为他们惋惜。华人理应和黑人兄弟一起,并肩作战,争取权利, 追求公义。感谢马丁路德金,感谢黑人运动,感谢平权法案,华人终于从制度性的歧视之中解放出来。走出唐人街,走入主流社会。华人社区分老侨和新侨。老侨一边倒支持民主党,因为他们有悲惨的记忆,知道今天的一切来之不易,民主党主张平等平权兼容互助, 是代表弱势群体的党。新侨以大陆改革后留学生为主,时代弄潮儿,中国教育特产,一脑门的精明。也能吃苦, 哪样赚钱学哪样。以为老子凭本事吃饭,天经地义。天经地义没错,打拼人生也值得称道, 但是要知道这是多少人的生命换来的天经地义。更要知道,后面来的人,比你穷的人,没你运气好的人, 也有同样的天经地义。美国是全世界人的美国,美国梦是所有人的梦想。你从穷学生混出人样,也得让别人走一样的路。这是美国之为美国的真义。

一个白人妇女保护一个华人免受爱尔兰人袭击
一个白人妇女保护一个华人免受爱尔兰人袭击

不幸的是,不少大陆华人,扮演当年爱尔兰人的狠角色。歧视黑人,说他们穷,文化低,有吸毒酗酒犯罪率高等等劣迹。攻击穆斯林, 说他们不融入主流社会,是宗教异端,实行沙利亚法,给社会带来威胁。攻击墨西哥人,说他们非法入境,抢了工作,是强奸犯贩毒分子。 听起来耳熟吧?历史真是残酷,不断重复自己,连情节语言都如出一辙。这些攻击,都是我们华人祖先几代人每天遭受过的,几乎一样不少。 不同的是,打入另册被歧视的不再是黄祸 yellow Terror, 而变成了黑墨穆。这些华人摇身一变成新贵,衣褶光鲜,闪亮登场,开始用同样的语言攻击别的有色人种。 奴隶的子孙靠黑人运动摆脱了贱民地位,反过来把鞭子抽向他们眼中的新贱民。祖先有灵,长哭地下,金博士有知,战栗不已。我也是华人,但我以这样的华人为耻,羞于与这样的华人为伍。我记住我们先辈遭受的不公待遇,不希望任何人重复他们的悲惨命运。 没有人因为他或她的皮肤信仰性别经济状况文化背景而低人一等。川粉们, 你们去歧视仇恨恐惧排斥吧。不就是怕别人来分你的一亩三分地吗?你们恨不得穷人黑人穆斯林墨西哥都不存在才称心如意呢, 你们这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其实,在白人优先主义者眼里,你们还不是一样的另类? 很可能地位更在黑墨穆之下! 残酷吧? 活该!

黄祸的可怕形象:奸淫烧杀
黄祸的可怕形象:奸淫烧杀

万幸的是,时代进步,社会发展,川普心中的伟大白色美国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华人中的haters,数典忘祖,背信弃义,与种族主义者同流合污,是中华民族的败类。川普时代的血的现实会教训你们, 你们的后代会教训你们。不是都削尖脑袋爬藤吗?等着看你们的孩子毕业后会怎么鄙视你们。 你们和你们崇拜的狂人政客一起进入历史的垃圾堆,不过是迟早的事。

川普时代,不过是历史逆流的短暂回潮。他的禁穆令修墙说, 都是违法违宪的倒行逆施,他的煽动仇恨宣扬歧视,不过是让民众更早看清他种族主义者的真实嘴脸。川粉们认贼作父, 自挖陷阱,是我们华人的不肖子孙。一个杂色兼容平等自由的蓝色美国,如洪流巨轮,滚滚而来。 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阻挡者,粉身碎骨。

Note 1. The Yellow Terror was a racist color-metaphor that is conceptually integral to the xenophobic theory of colonialism; that the peoples of East Asia are a danger to the Western World. As a form of xenophobia, the Yellow Terror represents the white race’s fear of the rising tide of colored people from The Orient.

Note 2. The Chinese Exclusion Act was a United States federal law signed by President Chester A. Arthur on May 6, 1882. It was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restrictions on free immigration in US history, prohibiting all immigration of Chinese laborers.

Note 3. 2011年10月6日及2012年6月18日,奧巴馬任內民主黨掌控的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別通过议案,就《排华法案》向全体在美华人道歉。

2016.11.4 写
2017.5.6 改
圣地亚哥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