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悼念一代平民政治家

Share on Google+

编按:胡耀邦逝世后,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在他下台前后被宣布开除出共产党的方励之、刘宾雁均已发表谈话和感想,惟有王若望尚未露面,原因是王若望很难找,他的行动又一直受着控制,不少人也只好望而却步。

陆铿先生最近有机缘在上海得与王把晤,谈起胡耀邦之死,王热泪盈眶。应陆之请,于十八日清晨六时提早起床,草成此文,寄托他的哀思。

美好希望失落了

胡耀邦同志突然逝世的消息,使我全家震惊、悲痛,一个美好的希望失落了。我只有仰天长啸:天不假年,为什么偏偏让我们党的“两间余一卒”的改革派的旗帜过早地离开人间!?真正死非其时呀!

在沉痛哀悼我可敬的首长逝世之余,我又为死者及他的家属设想了最佳的自遣自慰之辞,词曰:

人之死期非本人可自由选择也,建国四十年中,我党老一代的革命家相继谢世,其中有遗臭万年,死有余辜者,如康生、林彪、谢富治等;也有死不瞑目、抱恨终天、名垂青史者,如彭德怀、潘汉年、胡风、刘少奇等。还有老而不死,恋栈弄权,贻患无穷而在举国诅咒声中死去者;唯胡耀邦总书记死而无憾,万民同悲。他生前致力改革,身体力行,深入穷乡僻壤,为改革鞠躬尽瘁;忧国忧民,舍生忘我,其高风亮节使海内外同声景仰。而在推动民主方面,在党内力排众议,坚持正义真理,八七年被黜而声名益张!出席高层会议,一身系天下安危.在会上怒叱党内癌变势力,竟致溘然长逝。可谓死得其所矣!

胡耀邦之死也,适逢“五四”七十周年,建国四十周年之期,又是临近五月之时,政治气氛特别敏感。回顾两年多来,正是以胡之罢黜为起点,改革大业急转直下,盖大厦之将倾,必以自毁干城为前兆;党国之失鹿。常以庸人专权为基调;试观这两年多中,政治改革方案始终不肯出台,党政干部之腐化蜕变,一发不可收拾;经济无序,道德沦丧,民怨如积薪,上焉者如坐针毯,束手无策,唯有徒托空言,以施暴或舆论控制防民之口以图一时之苟安,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败象将难以遮掩。万般皆备,只缺东风,胡耀邦之死讯有如一颗火种,点燃了国人要求改革政体、改善庸人、老人政治之尴尬局面的熊熊烈火。它加速了全国人民团结奋进的斗争热情,鼓舞了年青人的斗争决心,这个气候千载难逢,正当执政者走进了死胡同而不能自拔之际,胡耀邦之死是一种触媒,一种启示,又是对国人的崇高的激励的力量,从这一点来说:胡耀邦虽死犹生,他的形象将永远号召人们沿着他的未竟之志前进!

希望中共向国人公开检讨

黑格尔有句名言:“一切巨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回想十三年前的天安门事件,曾因周恩来之死诱发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抗议“四人帮”的示威运动;一九八九年春天的今日,那个波澜壮阔的群众运动又在重演,虽然斗争的内容和对象不尽相同,但人民已经在行动,力量已经在凝聚,它不单单是上次历史事件的循环与复制,它在更广阔更触及老人庸人政治的要害上表现了人民的意志和力量!我估计,中共当局指望用警察手段和武力是难以扼制这一股几亿人的怒潮。明智的做法只有顺应民意,真正开放民主与保障人权的自由,撤销一九八七年初对胡耀邦以及冠以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人物的处分,向国人公开进行自我批评,恢复一九八六年学生争民主运动的名誉,实行多党政治,(不是所谓“多党合作制”那样的多党制。)这样,偌大的中国就不至沦为世界和亚洲的孤儿,可以避免被开除球籍的恶运。

如能下决心走上阳光大道,不仅国内日益紧张的党群关系,领导人日夜坐卧不安,惶惶如惊弓之鸟的政治对立空气可以缓解,而对香港之来归,台湾之统一,也会产生中华同胞的同心力和亲和力。

胡耀邦同志一度是我的上司,我们见过几次面,但没机会细谈过。当我知道他于一九八七年初被无理罢黜,保守派指责他保护了王若望、刘宾雁、方励之等人,成为胡犯错误的罪状之一;故他的被批斗,他的死,我的悲痛是欲哭无泪,好似利刃刺着我的创伤,久久不能平静。特别因我的“大名”被作为反面人物公之于众,只隔一天,总书记胡耀邦却又以被迫辞职昭告天下,人们很自然地把王若望与这位伟大人物绑在一条船上,伤心,也感到荣幸。

党外近卫军战士

我记得在一九八0年初胡耀邦在一个小型会议对王若望作过如下的评价:

“王若望是我党的老党员,他是共产党的近卫军战士。这篇文章的大方向是对的,虽然他用的语句尖刻了些。”

这里指的王的文章便是《春天里的一股冷风》。

此文是评《河北文学》1979年6月号上李春光的《歌德与缺德》的。这场论争引起了全国文艺界的强烈震动;当时身任中宣部长的胡耀邦便召集《河北文学》的编辑人员开会,(田间同志也参加了)。胡严肃的批评了李春光。上述这段涉及王若望的话就是在这个会上说的。而“近卫军战士”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里是较高的荣誉称号。胡的谈话刊在党内刊物《宣传通讯》上,我在上海却没有看到,后来才知道,这一期上海出版的内部刊物未予转载,因市委宣传部长陈沂对我不满,我刚在北京的四届文代会上公开批评了他,此人怀恨在心,故对我的赞美,他竟以权谋私,悄悄地阻止转载胡的讲话。我本人并不以首长对我的赞扬作为我的政治资本,故此事我一直未予披露,如今他已去世,我觉得露布这条内情,是时候了。因此,我即使已无党籍,我有权自称为:

“党外的近卫军战士”

党的一代平民政治家胡耀邦永垂不朽!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八日

原载《百姓》半月刊一九八九年五月一日(第一九一期)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编者注:为纪念王若望先生,本站特转此文。文章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阅读次数:8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