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2 付裕 中文现代诗

中文现代诗-张玉明微信号

中文现代诗 酉歌卷

《房子》

那天,厨房喂饱了我
花猫和二哈的世界大战已停止
没有人将我撕扯了
我自己撕扯自己

那天,书房观看了我
整齐划一的裙角被烛光窥视
信仰自然的倒戈
没有救赎,没有溺亡

那天,卧室醒来打量着我
衣柜在缝隙里虎视眈眈
今天要把你打扮成一只泄气的皮球
没有人再宣称你为女王

那天,阳台一如既往冷淡我
抖抖身上的灰尘,多肉目光呆滞
茶壶日渐沉默
只有我对着我唠叨个不停

那天,厕所发出了反抗
喷头不停哭泣,沐浴皂被空气折碎
我感到我已经过期
已经破败不堪

那天,家门已不认识我
可能鞋柜里还藏着丝袜和钥匙
沙发垫上还煮着猫屎咖啡
但它拒绝收留冷清的我

《角逐》

有人途径某个夜晚爱上一首苦涩的歌
在某个黎明失败,交出自己
他住在破碎的阳光里
他躺在夜晚潮湿的忧郁里

他忙着挣扎,忙着正义,忙着远离
他闻着呼吸来自我重复死去的尸体
海在夜色中给夕阳画上蓝色眼影
月亮是我安放在云端的魔鬼

玻璃碴五彩斑斓,迎接漂亮的鸟群
逃跑的我是时间的猎物
他是恋爱模式中奔跑的我的猎物

当暮色倒在床前,混合着旧木窗纺织梦境
花盆里醒着青苔,和蜗牛的野餐
我们尽量不去想起谈判

《酒醉》

离开你的那个晚上
我看见两只夜莺在河岸上跳华尔兹
春天有它的浪漫之处
你有你的,离开的理由

我想到了九十岁,我们就像那样活着
可是你掉进我的泪珠里
我们连九年,九个月也熬不了

我爱不了你,爱不了栈道上的两个影子
我有两个爱人,他们至始至终
抛弃我

《一天》

我走着走着
树上的蒲公英就纷纷落下来
回头,身旁的人已不知所踪
我的三十五码的鞋子也不知去向
就干脆赖在这岸边
听口渴的翠湖
跟我互相安慰

《七十度童年》

她左手拿着衣架
右手穿过我,
我攀着晾衣杆来回摇荡
陪夏夜的蝉鸣风干

篝火唱起民谣
掉进河里的石子没听到乌鸦的哭泣
天黑了,一只黄鱼被哥哥倒倒
地拎着回家
又放进鱼缸

黄昏关进猪圈里
月亮踩着父亲的肩朝上走
猫衔着花围裙来说晚安
在没有狩猎的时候

一个大人模样,跳过斧头
在栀子花香里发酵
一手抓着童年,一手握着斧捶

将八月瓜劈成两颗豆瓣
灯火重新把梦缝合在一起
夜空挂满一串串风铃

是星辰诱人的台词
梦想在摇摇晃晃的山间
圈养一群没有翅膀的蝴蝶

《一只鱼在鱼网里翻来覆去思考未来》

鱼乔装成渔夫,侵略鱼塘
我自己知道
一切并不坏,也不会好
夕阳生锈
河水干涸

村夫要砍完一整座森林才会迷路
尸体被运走,运走它们的是冬天
河流漂洗过妇人的旧围裙
一个老头怀孕,那老头

天黑时坐在井下,天亮回到树上
那老头,是风的儿子
你还是告诉我
一切并没有好,也不会再坏下去

酉歌

酉歌 1996年生,云南昭通人。中文系,处女座。爱诗歌,爱远游,爱罗曼蒂克的时光。作品散见于《诗客与故乡》《心灵文苑》《高校文学》《谁的青春不奋斗》《中国大学生文选》。在这个年纪,我们无甚可写,只能写自己。

中文现代诗原创公众号面向所有中文现代诗人约稿。投稿要求:原创10至15首,简介、近照、诗观。投稿邮箱zympoem[email protected]

中文现代诗编选及推广:张玉明

中文现代诗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文现代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