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薇:爱情飞蛾(10首)

Share on Google+

原创 2016-07-06 贾薇 诗网刊

贾薇:爱情飞蛾(10首)

《边缘》

爸爸
我从不说谎
我受的教育
使我变成现在的模样

我不善于在白天
暴露我的身体和思想
我怕不知名的飞鸟
怕它们投下的阴影
我必须敞开卧室的全部门窗
必须卑劣
或者自虐
我想让所受的教育
带我走出这危险的边缘
爸爸
别人对我行为不端
我是否要告诉你

那些闪烁或是颤抖的水滴
布满我的夜晚
我要蒙蔽自己
再蒙蔽所有爱我恨我的人
爸爸
我多次为一个男人流产
这和我受的教育有关吗
别人在门外晒太阳
而我只能在夜里
让蜘蛛相互的对话
荒芜我的门槛

我看见大群的羊
从众人中走过
我不懂管理它们
我只能把羊也看作是
语言的动物
有意让它们穿越街市
爸爸
我难以厌倦那些灰烬
如我愿意蒙蔽自己一样

空空如也的天空啊
尽善尽美的鸟
不知去向
我静候在此
观望一去不返的落叶
浑身沾满枯黄的味道
爸爸
我写诗或作画
也不能打消那种特殊的气味
那是蜘蛛吗
一种诡秘的谋略的
空中之物

我想不该是现在的样子
我受的教育
把我变成现在的模样
蒙受的痛苦与生俱来
爸爸
我该怎么办
工作和思考
难道不能免除别人的失望

我笑着
在空地上
斜着头
再一次观望空中的虫和飞鸟
我习惯了这种时候
爸爸
你看见我周身的树叶
覆盖了我的脚趾
它们落在我的耳廓上
使我听不清
任何声音

《掰开苞米》

那个晚上如所有的
晚上
苞米在村庄背后
轻摇晃
我站在门口等我的情人
他穿过一间厕所几间农房
一直走到
苞米地中央
月亮照着我
和手掰苞米的情人

此刻村里没别的人
城市的声音远在百步之遥
我看见情人冷静的双手
在月光中
是怎样 掀开
苞米的内衣
使夜晚的苞米从里至外
有一种难言的金黄
我顺着月亮眺望
情人正怀揣苞米
走出静静的村庄
我肯定首先是苞米开花的形状
打动了情人
让他掰开苞米
如同解我的口味
我返身进门
等脚步声和苞米的香气
洞穿我房门
我瞟一眼窗外月亮
它敏感的笑容
让我加倍警惕
情人上楼了
他怀揣五只青春的苞米
选择一只递到我手上
我看看这周身裸体的苞米
看看敏感的月亮
呀 我轻呼一声
在情人面前
把掰开的苞米
丢到地上

《献歌》

你知道我最想什么

我想一些与你有关的事情
妈昨天来信说
她很担心
我准备明天给妈打个电话
说你一切正常
今天又是场雨
积水淹了我家门槛
有朋友对我说
别一个人呆在家里
该出门走走
我带着狗 有许多不便
但也常穿过麻园
去最近的一家商店
买一瓶酱油
一瓶醋
两包榨菜 1公斤香蕉
一张晚报和
一包卫生巾
这就是我的献歌

你爱我
我爱你
剩下的我们以后再说

《你说 苹果》

别告诉我
苹果上有洞
它早晨还新鲜
午后
温度
虚妄速度的爱情
让苹果
从内部
开始发热
苹果是苹果
这是你说的
苹果有苹果的生活

苹果有苹果的气味
一半有红
一半有绿
不明不暗的凹处
顺蒂而进
在深处的里面
啊呀
那么多的不同
门一关上
我只闻出味道
却难以
说出所见
这是一种
苹果的日子
即使变软
即使腐烂
也从 最新鲜的部分
开始
所以你说
我看不见青苹果 红苹果
它们有它们的秘密
而我有我的生活

《爱情飞蛾》

她经常告诉我
她不爱了
爱情很让她伤心
她每次对我说的时候
我都以为
她真的 不会爱了
但要不了多久
她又开始爱了
同样爱得投入
甚至爱得
死去活来
这样的爱情很难持续
往往不要半年
她又告诉我
爱伤透了她的心
她边说边哭
边发誓
再不爱了
我就相信
最起码会有半年
她不会爱了
但要不了两个月
两个月不到的时间
她又迎来了 疯狂的爱情
当我问她
如果再受伤害还会不会爱
这只爱情飞蛾说
不让我爱
除非我死

《古涛》

我想起的一个男孩
他的孤独是天生的
我想起的一个男孩
他在童年是孤单的
他长大后是孤单的

他长大的孤单来自童年
阴雨连天的成都
发霉的土墙
他坐在天井里哭找不到妈妈
姐姐们
在外面玩耍就把他忘了

我想起的男孩
他天生孤单
就像他的生活
就像他的读书
就像他的爱情

他的孤单从来没有长大
他小时候
一个人坐在外公的山上
没有理由地哭
他在小学的黑暗过道里
跟小伙伴亲吻
女人也忘了这个孤单的男孩

他总是在一间黑房子里
他总是在午夜开始说话
他的音乐一来铺天盖地
所有话都是他对自己说
有的人一来就懂他说话
但有很多的人从来不懂

我想起的男孩
他的孤单
从来都是天生的
他都是关上他的房子一个人躲在里面
他不出来
他只是在午夜的时候才说

你们好
我是古涛

《我爱弗里达》

我爱她
我爱远在西班牙的弗里达
我38岁没有经历过车祸
而倒霉弗里达
18岁被一根钢筋穿烂了
天才的子宫

那些飘在空中的人影和鬼魅
是弗里达
活在另一个世界
有乳房在光中被剥开
生产乳汁的精络和血管
像花开放
这是弗里达的乳房
丰满
沉甸
看得见皮肢下的血

我爱这个女人
爱她的浓眉
爱她散落在地上的那些碎头发
爱她破损的子宫
疯狂的大叫
悲伤以及
欲望

我爱弗里达
我爱西班牙

《深蓝》

它多么像一缕光线
从海面照抚下来
穿过群鱼游动
穿过礁石沟壑
穿过还温润的水
一直到下面
柔软的一触即发的
海底

它游动得多么快
没有比它更快的了
它游动的速度煽起了巨浪
但在它的世界
那只是小小的波纹
像它一些小脾气
眨眼变成涟旖

和黑暗相伴的时光
在海底400米下无声无息
缓慢流淌
它几乎是唯一生命
每天在暗中消磨光阴
没有玩伴
冷清的遨游了无生趣
但它变着花样游戏
自顾自地说话

一条鱼的黑暗不比一个人
一条鱼的孤独不比一个人
它深藏在水里漆黑一团
你了解不了
它欢喜还是忧伤
它活跃还是沉闷
它藏在最黑暗的水底
你凭什么了解

它年少的时侯
一条鱼游戏变成两条鱼
中年时
穿过惊涛骇浪
多了新伤
它老了
静享暗中的生生死死
独自遨游
独步远方

那水底400米之下
没有光亮很黑
没有声音很静
没有搏斗和欢愉
一缕光线悄然抵达
在最深和最浅的水之间

那是
深蓝

《亲爱的》

身体不舒服没关系
亲爱的
不舒服咱们吃药
吃药不行打针
总会有办法
不舒服总会过去
可能会慢点
但不会一直不舒服
亲爱的

没有时间没关系
亲爱的
我们把最该做的先做了
一样一样
再往下做
做不完也没关系
只要伤及不到生命
都可以慢慢来亲爱的
该做的总要做完
剩下的你不做也罢
亲爱的

没有钱也没关系
亲爱的
没有钱但也没饿着你
一样地过日子
早晚快慢都是一天
亲爱的
没钱的日子
好象也没少了什么东西
那不是钱的问题
亲爱的

没有性也没关系
亲爱的
性不是水
没有几天没关系
没有几十天也没有关系
没有几年也没关系
放轻松些亲爱的
没有就没有了
但天天有也没关系
性只是性
亲爱的

没有睡意也没关系
亲爱的
没有你就睁大了眼
正好透过窗帘的缝看到外面
亲爱的
对面楼里的女人在悄悄哭
对面楼里的男人和你一样
闭着眼睛却没睡意
都没关系亲爱的
在一些夜里
总有很多人是一样的
总有一些人无法睡去
亲爱的

没有幻想也没关系
亲爱的
每天忙个不停
每天说个不停
每天走个不停
肯定会少了幻想
但亲爱的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
幻想会悄悄来的
所以它悄悄地不来了也没关系
亲爱的

我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痛
什么时候会疼
但没关系亲爱的
你轻轻地忍着
但不要忍着不哭
不要忍着就放弃
亲爱的
忍不住你就深呼吸
亲爱的


我们深呼吸

《周子渊》

一岁走路
两岁说话
3岁开始画很复杂的画
这一年摔了一跤
额头上缝了三针
4岁开始不好好睡觉
5岁脾气有点怪了
这一年病了一次
因为太过敏感
在工人医院住了半个月
6岁读书
在盘龙古幢小学
因为注意力不集中
被老师用书本打过头
7岁转到春苑小学
离家坐公交车两个站
教过他的所有老师
评价他都是特别
渐渐长大的儿子
不太合群
他非常喜欢和小朋友玩
但他说话太慢
只喜欢和自己玩
喜欢和跟自己差不多的孩子玩
8岁他爱画怪物和机器人
每天都画
本子上到处都是
根本改不过来
9岁他写博客了
开始看水浒 三国演义
记得住很多故事
我不太合群的儿子
他喜欢这样悄悄表达
他的苦恼 他的愿望 他的喜好 他的小小的一点
悲伤
10岁他懂很多东西
善于维护自己的想法
可以和我争辩
可以说出我不知道的很多事情
但是他不爱睡觉
深怕黑夜
喜欢开灯或拉开窗帘
不太合群的儿子
不喜欢喝水

每天下午5点
他准时打电话给我
嗨 妈妈
我回来了

(来源:读客微信)
《诗网刊》中国新世纪先锋诗选
网址:http://blog.sina.com.cn/loveyou39
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s99195808
主编:成都野牛

诗网刊-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阅读次数:1,5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