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9 磨铁读诗会

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男人把精子射进了我们的宫里
才陪我们买药
那已经晚了

吃不下饭
陪我们坐在产科门外等候
吓得哆嗦
那已经晚了

无论成了男人的妻子还是过客
之前或以后经历过几次
那已经晚了

那些从宫里赶出来的小鬼
总是有事没事跑来
认妈喝血

后悔已经晚了

磨铁读诗会 微信ID:motiepoems

磨铁读诗会
微信ID:motiepoems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