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最难的半个月》

1.

一提到猪
妹妹就想起去年的台风
风把猪圈的顶掀翻
三角铁的房梁
把一头二百多斤的猪砸死
两个小猪仔
脑袋都砸掉了
母猪为了救猪仔
嘴巴都拱破了

2.

断水断电
各处的矿泉水都抢光了
发电机也抢光了
200多头猪
就靠喝雨水
每天妹妹要用水桶
从山沟里提水给猪喝
她的腰椎很不好

3.

六百平方米的猪圈
倒下的房梁、空心砖、石棉瓦
都要清理
夫妻俩忙得吃不上饭
早晨忙到晚上10点
才回家
弄点吃的

4.

这半个月
伤透了心
死了的猪没办法弄
没死的猪皮都晒破了
那些猪圈盖在村庄里的
都没倒
她家的在田中央
风头上

5.

半个月后
猪圈旁长出的一棵灌木
开出了粉红色的芙蓉
我看见照片
就像看到小时候的妹妹
美丽可爱的妹妹

2017.4.1

《今天,那年》

今天是四月的第一天
我想起了你
很多年前的今天
我打电话告诉你已到小珠巷2号
你赶紧从单位骑车
去了你父母的家
找遍了房前屋后也没有我
那次我真是笑透了

这些事我现在真的是
做不出来了
你也没有机会
报复我了

2017.4.1

《我在学校篱笆外的台阶上赤着脚晒着太阳读你的诗》

今天我写了一首诗
回忆若干年前的一个愚人节我骗前男友的事
发在QQ空间
一个爱好诗歌的男孩
问我 你知道晒着太阳读你的诗是什么感觉吗
这是一个疑问句
我不知这种感觉是什么样
他又用了一个陈述句
说了题目上的话

2017.4.1

《粉丝说》

我不光在学校篱笆外的台阶上赤着脚晒着太阳读你的诗
而且还在去往女朋友所在的城市里读你的诗
我想我会念一首您的诗给她听
在我向她说我想她之前念给她听
图雅姐,赐我力量吧

2017.4.1

《民族》

在审讯室
警察问
你是哪个民族
侗族
妓女回答
并说
世界上只有两个民族
民警有点懵

还有一个是什么
羌族
妓女回答

2017.4.5

《像做操一样喊着》

一二三四
二二三四
换个姿势

妓女
在审讯室
演示床技

2017.4.5

《清明雨》

你还不信
看看它们像不像精子

车前窗玻璃上
一条条精子往上游

这精子也太大了吧
不能是你的
嗯,是
牛精子
恐龙精子

瞧,湖光山色,平原菜地
都醉了

2017.4.5

《风的味道》

看了一些女诗人的诗
他说宋雨的最好
那种味道
可能跟她生活的地域有关
他家有亲戚也生活在那片土地
曾塞给亲戚孩子一块薄荷糖
他很快吐出来
撇撇嘴说
风的味道

2017.4.5

《退赔》

那时听母亲说“退赔”
觉得这个词不一般
那时我还没上学
还不会写字
只记住音
只知道父亲最气派的
蓝色棉大衣退赔了
它中长款
黑色的毛领
双排扣
父亲穿上他好潇洒
退赔后
家里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了
父亲也变得不潇洒了

2017.4.5

《特工,警察,地下党》

女人为了远程监控丈夫
在家里安装了监视器
并对自己的行为大为欣赏
告诉当警察的丈夫
自己是特工
前女友确实念念不忘过去的情缘
时刻想进入他的私人空间
而把自己指称为地下党

2017.4.5

《他是女诗人的闺蜜》

某女诗人几乎脱光了
把自己发给他看

某女诗人主动加他
赠美人照邀请他来玩

某女诗人告诉他已经与丈夫
分床好多年

某女诗人告诉他哪一年离婚的
现在在哪里混

某女诗人让他给某个混不下去的刊物捐钱
某女诗人……

某女诗人和某女诗人是闺蜜
她们从不对闺蜜谈的都告诉了他

他和她们都是单线联系
她们不知道他拿着一只万花筒

通过幽暗的隧道窥视
她们的人性

2017.4.6

《俄罗斯女人》

为了查那个碎尸案
他们锁定了所有
有灶具的单身男人
一日闯入一户
该户男子正和一俄罗斯女人交欢
女子紧张地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
解释自己是清白的
那个案件20年了还未破
这个女人
倒是成为他永远的记忆
当时要是把她抓起来
他也会睡她
他妈的,太性感了!
错过睡白人妞的机会

2017.4.7

《柳树》

阳台变成书房
饭桌变成书桌
阳光照进来的时候
他用饺子就酒
面对楼下碧绿的湖水
柳树被他说成是披头散发的少妇
这是四月初
不由得想到
三月它们还是少女
到了秋天就是老女人了

2017.4.7

《春》

站在车旁
也是他情人站过的地方
他的情人就站在这里
向楼上看
看的是他家
其实只能看见阳台
现在他告诉我
“她的自慰棒又用坏了一个。”

2017.4.8

《性福时光》

小区的一个保安
过去在老家的纺织厂
是个维修工
回想起那段岁月
止不住地流露快乐的神情
那时想睡谁就睡谁
那些女工睡完后把他宠得像个皇帝
傍晚的时候
那是最美好的时光
她们收拾好自己
幸福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2017.4.8

《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

这个标语贴在什么地方的呢
向前,是向哪个地方呢
还跟文明有关
可我
在原地向八方分别走了一小步
也没觉得文明了一大步
正要问
他告诉我这是单位厕所墙上的标语
还告诉我每次都能做个文明的
鸡巴

2017.4.10

《容》

她真想让这张脸回到20年前的光洁
面对这一片明里暗里的斑点
想起多年前
邻居姑娘带她去的私人美容院
店主说脸上的斑点不去除
影响运气
她偏不信这个邪
这些年下来确实历经坎坷
但还是没去美容院
现在她问他脸上的痣要不要去掉
他说不会弄出疤痕吧
她知道了
他根本不在乎
这些小“缺点”

2017.4.10

《白色》

刚到北方的时候
衣服洗过还习惯拿到外面晾晒
没有竹竿
就在房前两棵树之间拉上一根绳
衣服就在这根绳上
演绎着我无法预知的故事
一天,一件白色的长裙不见了
过了几天,一件白色胸罩不见了
又过了几天,一条白色的内裤不见了
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
偷偷地跑掉

后来在我房后
卧室窗户前的一棵柳树上
长出了硕大的白色平菇
像云层一样
我摘吃了

2017.4.11

《每家都有一瓶养生酒吗》

一瓶起码能装20斤的瓶子
立在墙角书架旁
跟她家酒柜里瓶子类似
化学实验室里的那种

小口瓶
玻璃塞
她家那个是5斤装
里面有鹿茸、西洋参、枸杞……
她只看不喝
那是男人的

他家复杂多了
如达利的画
那些缠绕的穿插的暗黄的
地狱般的镜像
她不想多看
这也是男人的

2017.4.12

《妹妹远嫁的原因》

妹妹对家庭的恨
胜过我
她说父母太无情
那年我18
在外地读书
弟弟15
偷自行车
关在县看守所
父母不去看
是13的她
和奶奶
从小镇赶去
探监的
弟弟
(她叫哥哥)
瘦了一大圈
她看哭了

2017.4.12

《像说话一样写诗》

夜已深
在北京的一个咖啡店里
我跟伊沙、侯马、蒋涛等聊天
侯马问徐江最近怎么样
我回答后
不知怎么说到了下面的事
我少女的时候
特想当兵
在街上我希望能被星探一样的
征兵人撞上……
伊沙说你就这样写诗多好

2017.4.12

《感觉》

跟你在一起
总能看见两只鸟
它们
在天上
在水里
你说
哪天感觉没了
你看见的
都是
一只鸟

2017.4.13

《乌云密布》

天很挤
两只燕子挤不上去

2017.4.13

《背影》

站在窗口
面朝窗外
像奥黛丽赫本的剪影
是他的情人
他叫她背影
他回忆
一次带背影到山上
在山顶
蓝天白云纯美至极
背影大叫
日我吧
她就这么赤裸裸的
他就喜欢直接
我没想到如此优雅的一个背影
这么爱日
她是卖猪肉的

2017.4.14

《安全问题》

女儿还在读小学二年级
她就说
等女儿18岁生日的时候
送她一盒避孕套
作为生日礼物
我哈哈大笑
觉得她二
十几年过去了
现在我想告诉
我的儿子
要备上安全套
可是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也开不了口

2017.4.14

《蹲下去》

母亲给我做了一件衬衫
给妹妹做了一条短裙
家里没人的时候
我穿上妹妹的裙子
在家里转圈
飞快地转
像朝鲜族姑娘那样转
让裙子鼓起来
裙子太短
起不来灯笼罩子的效果
我就转起来
猛然蹲下去
裙子瞬间鼓了一下
我就为这瞬间鼓了一下
感到快乐
我就为了这点快乐
不停地蹲下去

2017.4.14

《猪肉西施》

市场里
卖肉的有好几家
我总是在一家买
这家两口子
估计都是80后
像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的
有时男的在
有时女的在
有时两口子都在
自打朋友告诉我
他的情人是卖肉的后
我更喜欢来这家
看女的给我拿肉
看她蹲下来砰砰地剁骨头
看她一丝不苟的发髻
看她站起来上衣不能遮好裤腰露出底裤
看她没有笑容的粉脸上
柳叶眉
朱砂嘴
我想让朋友来看她
只许看
不许搭讪
这里的刀
太厉害

2017.4.15

《幸运草》

我在小巷子尽头看见一盆苜蓿草
也叫三叶草
要想在这些嫩草中找到一株四叶草
几乎是不可能
在江油明贤祠我努力过
一无所获
这里的草比那儿少得多
但我还是愿意找
终于找到了

他过来找没找不到
我想把这株幸运草送给他
结果送给了巷子里
一个聪明伶俐的小男孩

2017.4.16

《警察朋友问我》

你知道
陌生的男同见面
怎么交流吗
谁当男
谁当女
不知道
他用大拇指和食指
做成一个圈
说是女
伸出一根食指
说是男
互相交流后
去一个
公共厕所
怎么去厕所呢
不能去好一点的地方吗
他们有时还报警呢
怎么还敢报警
干完不给钱呗

2017.4.17

《行话》

倒浇蜡烛
老汉推车
背后插花
双飞燕
倒八字
这词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是见不到的
但在某些地方就是日常
妓女和嫖客心知肚明
讲到双飞燕时
他说
一男两女
就是卖淫嫖娼
治安处理
两男一女
就是聚众淫乱
触犯刑法
这个
不公平

2017.4.17

《好听的名字》

在身体十分虚弱的今天早晨
突然想起
两个好听的名字:半夏,六月雪

半夏
这个名字太好听了
爷爷从什么地方挖回来的我不知道
去外面他带弟弟
不带我

六月雪
我在家门口阴凉的竹林里就有
小灌木,小白花
干净得像雪

爷爷只说是草药
没告诉我能治什么病

2017.4.18

《生病的孩子想吃锅巴汤》

妈妈,我生病了
已经两天没出门了
什么也不想吃

又到中午
我把剩饭倒进铁锅
让煤气烧

不一会儿就冒出了锅巴的香
用锅铲刮开上面的饭
把零碎的锅巴盛出来
用开水泡

妈妈,我吃得好快
你过去不就是让生病的我
吃锅巴汤的吗

妈妈,还是锅巴汤
是最好的

2017.4.18

《泡桐花》

校园到处是泡桐的花香
像是从天空泼下来的

你宿舍窗户边上也有一棵
长满紫色的小喇叭
春天的时候看花
秋天的时候看鸟

我已经有五天没去校园了
那些小喇叭
不会被风吹走了吧

2017.4.19

《我们为何如此体弱》

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男人把精子射进了我们的宫里
才陪我们买药
那已经晚了

吃不下饭
陪我们坐在产科门外等候
吓得哆嗦
那已经晚了

无论成了男人的妻子还是过客
之前或以后经历过几次
那已经晚了

那些从宫里赶出来的小鬼
总是有事没事跑来
认妈喝血

后悔已经晚了

2017.4.19

《家》

在妹夫家吃过晚饭
他带她去父母家
两位老人在床上看电视
她去了他的卧室
床上躺着
他在楼下的声音很大
但听不清说什么
他终于上来
首先看她睡着了没有
他倒到床上就着了
她有些失落
早晨她听到雨声滴滴答答
不知落在哪上面
她像小鸟一样从他腋下钻出
在后面抱着他
握紧晨博的阴茎
他有时嗯嗯两声
有时像醒了
昨晚他真的喝多了
想用做爱纪念一下都不成
下回
这房子就不存在了
拆迁在即

2017.4.19

《植物园》

在高大透明的房子里
植物茂盛的气息
直往感官里钻
哗啦啦的流水声是真的
山泉是假的
在小河里流淌
倒显得有几分生趣
我们随着人流出去
他突然告诉我
前面有鸡
我朝前望去
不能十分肯定那就是鸡
但那穿着和打扮十分可疑
鸡也需要出来
散散心
说不定这园里还有鸭子呢

2017.4.19

《美容水》

小时候,南方的雪
下得也很大很厚
那年下雪
听信了来自远方表姐的话
用玻璃瓶装了几瓶雪
放在窗户上
每天要看几回
看它们化
到春天的时候
倒一点儿出来拍在脸上
我试了
真凉
就像夏天井里的水
不过除了凉
真的没有别的了

2017.4.19

《你还不去雄安买房》

科长跑我办公室来问我
你还不去雄安买房
我一下楞住了
雄安?
网上有人晒自己在雄安买房
现在赚了上百万
我回过神
是呀,靠我们的工资
到什么时候能挣这么多

2017.4.19

《撒旦自述》

我的灵魂是一片黑森林
从远处,高空,飞机上看
也许很美
走进去会迷路
里面有狮子,老虎
都是吃人的兽
我自己都要绕着它走

不要走进我
不要走进我的灵魂
所谓灵魂的伴侣
只是跟你开的一个玩笑
给你这样的灵魂
你敢要吗

2017.4.20

《我是躲在手机里的女神甫》

忏悔?
对谁?
要有一个神在
他们原先在
现在那地方空了
他们不知跑哪里逍遥去了
我们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
我不会对着空气忏悔
倒是觉得应该忏悔的是神们
把我们抛到世上
他们转头不闻不问
自私冷酷
要人存在
就是为了让人
记得他们
供奉他们
我最隐秘的都敞开
给你看

2017.4.20

《夜色里》

她白天挑着挑子
走街串巷卖水果
晚上在玄武湖的夜色里
做另一种生意
靠在树上
一声“不许动”
结束了剧烈的颤动
进了审讯室
她说每次挣50
儿子要当兵
送礼需要花8000

2017.4.20

《今天是她的生日》

前面是k歌跳舞的地方
后面是一个房间
跳着跳着
掀开布帘
就搂着客人就进去了
今天是她21岁生日
对客人说很有感觉
身子瘫软
倒进沙发
她那渴望的眼神
淫荡的表情
还没干她
就湿了一片
客人三分钟不到就射了
她很失望
她说家里不知道她干这个
她喜欢干这个

2017.4.20

《某性工作者》

男友不可能天天陪她干那事,她受不了
不习惯和男友安分守己过日子

男友在上海工作,研究生学历,做金融
她干这个,挣钱交给他,炒股

她只是月经来了,不能干了,才去看男友
她乐此不疲,十分享受

不存在谁逼她干这行,纯属爱好

2017.4.20

《皮肤科》

我坐在走廊椅子上等药,读诗
一个穿警服的男人从我身边过
警衔三星

他走向一群人中
一个年轻的男人在中间
袖子有点长
我还是看见了手铐

年轻人脖子上有严重的皮肤病
那张脸是干净的
发现我看他,却露出微笑
一会儿就从诊室出来了
一共五个穿警服的跟着

两个是三星
一个是两星
两个是一星
这10颗星
照着垂在下面的日环和月环

2017.4.21

《餐厅的灯总是玩爆炸》

有时我按开关
它砰地一声
有时我在厨房做饭
它砰地一声
有时我只是从书房到厕所
途径餐厅
它砰地一声
有灯泡时
它砰地一声
没灯泡时
也砰地一声
一阵青烟从灯罩里下来
吓我一跳

这是儿子挑选的吊灯
红绿蓝三个灯罩
我发现是红色的爆炸
红色的
你是儿子远程遥控的
炸弹吗

2017.4.21

《手机语音》

卫大夫诊室
总是人满为患
且多为中老年
卫大夫有时忙得
连喝水的工夫都没有
他总是微笑着
和病人亲切交谈
今天卫大夫正给
一位大娘搭脉
另一位大娘
手机发出一个语音:
“医院要倒闭啦!”
大家都朝她看去
她不好意思极了
卫大夫笑了
这是他
笑的最开心的一次

2017.4.22

《发水》

大人们在水里忙着
我被叔叔背出来
送到杀猪场里堆得高高的草垛上
呆着

有些人家的孩子
在阁楼上
趴在小木窗上
看街上来来去去的人
快乐地蹦跳
这是我长大了知道的

而我在草堆上
不能动
也不知道呆了多久
洪水下去了
我听着各种稀奇古怪声音
睡去的

2017.4.22

《不吃肉》

张小云和我一桌
一人一块牛排
张小云不吃肉
我觉得味道不错
劝他吃
西餐量很少
怕不吃肉
下午会饿
张小云吃了这块肉
下午在趵突泉
告诉我肚子不好受
说他是受过戒的
并露出唐僧一样的
自责表情

2017.4.23

《懂》

今天外面五级风
家里越坐越冷
他说风大抛线太累
不能钓
他决定看人钓鱼去
我说今天还有人钓吗
他说有
风大鱼有口
波浪大
氧气足
鱼就出来

2017.4.23

《坑冠》

下午我从两点睡到四点
他四点十分到家
我随口问了一声
今天怎么样
他说一坑六十多人
他钓的最多
171斤
成为坑冠

调出手机照片给我看
一大网兜的鲤鱼啊
一条也不是吃的
我兴奋不起来

2017.4.23

《现在有处女吗》

他不相信爱情
不相信现在大学里
还有处女
她刚毕业
在银行工作
中午利用单位电话
跟他聊天
什么胡话都说
把下半身最隐秘的地方
拍照片发给他看
也让他把自己那地方
拍给她看
听完他说的
虽然我不能苟同
他的淫荡说
但想到一个90后女生
主动找50多岁
可以当她父亲的男人
意淫
内心不免有几分嫌恶
虽春风拂面
但阴云袭来

2017.4.24

《飞就飞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区的树都绿了
树上热闹的景象已经过去
从邮局取回80元稿费
正要穿过草地
去地下超市买一只鸡
给自己补身子

一只喜鹊在草地上
扑腾一下飞走了
我仍向前走
扑腾一下
吓我一跳
一只戴胜从草地飞走

唉,太大惊小怪了吧
我走我的
你们玩儿你们的
你们即使长得像鸡
我也不会抓的
何况我还病怏怏的

2017.4.24

《晨鸣》

六点被闹钟叫醒
远处的鸟声像穿过水雾
一声一声传来
突然另一个同样的声音
与之应和
声音就在我的窗口
翻身下床
掀开窗帘
果然
一只黄褐色的鸟
惊得从窗边飞走
水烟一样的鸣声就此而断
那远处的叫声也断
我怅然若失

2017.4.24

《生殖科》

女友怕被甩
整天想造人
常去生殖科
让40多年的老子宫
发嫩芽
医生说男的也要查
他挂了号
但没去查
他在想怎么取精子
是在一个工作间手淫吗
里面肯定挂满了裸照
淫荡的美女
浪声浪气的声音
即使视觉听觉被刺激了
飞机也打成了
但是他觉得没意思
女友急了
手淫就手淫呗
他不从

2017.4.25

《他是糙人,她就糙女》

第一个星期他文质彬彬
第二个星期还文质彬彬
第一个月还文质彬彬
第二个月还文质彬彬
第三个月有匪气
第四个月是糙老爷们
文质彬彬的时候她总是林黛玉
土匪的时侯她就是孙二娘
糙老爷们的时候她变得嬉笑怒骂无所不能

现在她觉得做糙女更好
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让他很放心

2017.4.28

《味道》

亲爱的
我刚才撒的尿都是一股中药味儿
上午十点她想告诉他

今天不是30度吗
穿着马甲咳嗽的她午饭后打开窗户
手臂伸向外面

噢,真的很暖和
她想多晒一会儿
下午就撒出阳光的味道

2017.4.28

《夜车》

过道上都睡着人
她不敢喝水
在去卫生间的路上
要迈过很多身子甚至人头
瞌睡一次次撞来

天大亮
旁边陌生的女生开始化妆
再过一个小时就到站
她也拿出化妆包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对自己进行修饰

先把残留的夜色修掉
再把一整夜的困厄
从眉宇间剔除

2017.4.29

图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