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联合赤军实录:通向浅间山庄之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共产主义左翼浪潮席卷全球的时候,无数热血青年的热情被鼓动到参与激进的共产主义宣传事业中,借用某个香港评论家的话,这个时代的人表现叛逆是吸食大麻,在那个时代的叛逆则是参加左翼游行。我们比较熟悉的两个国家,法国和日本的青年在这一连串的运动中表现尤为突出。

据说在当今不少日本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他们对毛的崇拜一点不逊色于国内的红卫兵,应该说,他们就是来自日本的红卫兵。乌有之乡网站不少人常抱持一种调调,表示毛主席年代日本人人会唱红歌,读毛语录。而今日之中国,则不令人待见。这种说法虽显得过于一腔情愿,却也不是没有根据。读日本一些描述六七十年年代社会风气的小说(如大江健三郎作品),不少反映那些反对日美安保条约的学生,成千上万人聚集在一块,手挽手肩并肩,神情激动地高呼革命口号,唱日语版的国际歌行走在东京、京都、大阪和冲绳的大街小巷。基于当时世界冷战格局的分化,美苏争霸使得以毛为领导的中国开辟的第三世界取得了众多国际反美反苏的人民群众的支持,包括日本一些热血青年。他们高举毛的画像,抱着粉碎美苏对红色中国围堵的美好理想,冲击和炸毁一些军国时代日本军政高层领导的住所。

在学潮被不断被日本政府压制而逐渐趋于冷淡的时候,学潮中激进的力量聚集在一起,效仿格瓦拉主义,走向极端的游击夺权路线。这就是和法国“直接行动”、联邦德国“红色军团”、意大利“红色族”同等特点的日本“赤军”。日本的赤军最初诞生是分为三派“赤军派”、“联合赤军”和“日本赤军”。

若松孝二拍摄的本片《联合赤军实录:通向浅间山庄之路》讲述的正是赤军一派“联合赤军”形成到瓦解崩溃的故事。“白雪谋杀案”和长达10天的“浅间山庄枪战”也是使得日本赤军从负面形象走向恐怖主义分子的重要转折点。虽说是三个小时的长电影,但整体电影故事的讲述还是显得比较仓促。特别是关于学潮到赤军诞生到浅见山庄惨案这样多人物多事件的故事还是适合拍成电视剧,比如像重新房子这类后来闻名世界的恐怖分子头目在本片中几乎是以打酱油的身份出现的几个片段。或许这么说显得笔者本人过于挑剔,这其实是一个重点放在浅见山庄事件的记实电影,其他也就可以大致忽略。如果是对日本学潮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只看本片的前30分钟,这其中穿插不少珍贵镜头,具有很大记实意义。

浅间山庄事件在整个日本左翼风潮中的影响非常之大,对赤军的发展更是接近毁灭性的打击。它使得日本国内民众对激进恐怖活动充满了恐惧和排斥,由此赤军只能向外发展,由重新房子领导的(国际)阿拉伯赤军发动了后来诸如特拉维夫机场爆炸案等一系列恐怖活动,此是后话。

仔细注意本片中一些人物的出场,你会发觉,这些斯大林主义者尽管组织并不庞大,但其深的历来共产主义组织“清洗”“肃反”的精髓。虽互为朋友“同志”,但是对建立理想“革命”团队抱持极端的忠诚度,以“叛徒”“叛变”的理由任意宣布对“同志”的处死,丝毫没有任何犹豫。而完成这一系列谋杀行动的这些人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学生,最小的还只不过15岁。来到山间进行游击训练的几十号人,他们当中有的则抱着对共产主义理论的纯真幻想,有的抱着好奇、新鲜的想法,有的则完全是跟着哥哥、男友没有目的的参加训练,参加他们半懂不懂的“共产主义夺权”。组织头目森恒夫对成员人近乎敏感的不信任,教唆成员人相互惩罚整肃的手段与黑道无异,使得悲剧无可避免的一个个接连发生。女首领永田洋子(2011年2月5日因脑萎缩引发的 器官衰竭 死亡)因为嫉妒心理发动成员团伙对远山美枝子的惩罚和折磨,无不显示了其最终发展愈发荒诞而悲剧。被殴打、扒光衣服、血迹斑斑的捆绑一具具尸体弃尸荒野在被警方发现后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带着同案犯身份逃亡的最后几位组织成员坂田弘、吉野雅邦、坂东国男、加藤伦教、加藤元久被警察追逐至浅间山庄,五人劫持山庄女主人与警方对峙,间断发生枪战。罐型催泪瓦斯,水龙头冲水不断拖垮五位赤军成员的耐性。日本NHK电视台做了全程跟踪直播,全国收视率达92.2%。这是电影的尾声,其实拍摄的也显得过于粗略。比如浅间山庄事件发展推向极端实质是另一件国际大事有着极大关系,即1972年2月21日(注:浅间山庄事件发生在1972年2月19日到2月28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访华,受到中国领导人的欢迎。这一事件透过媒体传播,让原本听命中国革命指示的五位成员心灰意冷到了极点。组织成员其中一位的母亲出面说了这句著名的话:“时代变了,美国总统同毛主席握手了,毛主席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了。孩子,回家吧!”结果孩子绝望的抹去眼泪,朝自己母亲开枪了。

随着国际共产主义阵营势力的削弱,日本左翼青年不少在这一时期相继自杀,日本赤军也逐渐分崩离析。东欧剧变,北京的枪声震惊了世界,而向外输出革命意志的重新房子仍不断够远残喘,誓死顽抗。终在2000年11月在日本国内潜伏时被捕。2001年4月重信房子在狱中宣布解散日本赤军。 至此,赤军的故事算是画上暂时的句号。乌有之乡的极左派认为赤军的失败是在于脱离人民群众基础,由此最终走向的不归路。窃以为,这是扯淡,赤军统领全国后就是红色高棉了。

来源:豆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