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记忆大师》随想曲之一

Share on Google+

记忆大师当这个男人因情伤而删除了所有记忆的细节和残存的叹息,女人却依然活在爱与忧愁的缅怀中。男人是在否定的线性中前行,女人则相反。男人和女人的性别之差注定了在分手一刻的彼此内心的逆势走向。这一个瞬间男人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身心解放并衷心庆祝自己的二度自由,女人则当场传递一个忽明忽暗的毒咒:这辈子你再也找不到这么优秀的女人。

事实上女人的毒咒差不多都是真理并且我相信或许会在这男人的未来择偶中一一应验。然而但凡能应验的往往只是俗家表层,不能应验的软性形态比如形而上学的眼神或暗红色的期许,更多时候一个安安静静坐在你身边的女孩,这静静的穿透力远胜千种风情的红尘颠覆及烈焰当空的红颜呼救和紧急涅槃。

女人最大的成功来自不甘,最大的失败也是不甘,一个不允许自己失败的女人从一开始已经失败,一个总以为自己正确的女人压根就没正确过。因为她只接受正确,所以正确最终与她无缘,因为她不能接受失败,偏偏失败不离左右——这是上帝和女人开的一个玩笑,不大不小。

而男人貌似天下无敌本质上他们是认输的一族,所谓甘拜下风自古就是男人的专利。男人一遇到泡妞高手一定是五体投地七窍静仰余生狂拜。
女人若见个纤纤狐狸秀:不就声音嗲的发腻吗,不就眼神骚的能勾吗,不就这胸不知真假的起伏的看看你不恶心吗,不就不遮是非的让男人想入非非吗,哪天姐豁出去羞死这妖精决不偿命。

我说姐儿,当那双来自上帝的手抚遍妳每个细节的每段回忆每片香尘,妳依然心律不紊神情不丢的唱出“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迎着风儿随浪逐彩霞”,那么妳的绝色淡定将成绝唱,妳的余香千古不绝万世留芳。

若当此时本酒葫芦立马焚香十日叩拜百夜三呼万艳披星戴月以昭天庭:当世圣女非姐莫属,今生诗情肌肤非姐不娶,来世天台放牧,羌笛轻扫……

2017-05-23午夜美兰湖

阅读次数:3,6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