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喧闹话“论坛”

五月,朝核问题表面上似乎稍有缓和(其实未必不是大爆发前的最后一刻宁静),中旬的习氏“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也可算世界一景。在皇都北京,中共耗尽心血,欲再次打造百鸟朝凤四夷宾服的太虚幻境。这从北京街头花团锦簇、文艺晚会美仑美奂和论坛国宴金盃玉羹这些细微末节可见一斑。

“一带一路”是习近平分别在二○一三年九月和十月访问中亚哈萨克和东南亚印度尼西亚时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目标是将通过公路、铁路和海运航线的建设和其它基础建设,铺设通往欧洲、非洲和亚洲的网路,从而“引领世界经济走出衰退而走向复苏和繁荣,并且将实现互通互利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梦想”。听来,“一带一路”的目标不可谓不宏大,用心不可谓不公──习氏这次特别申明“六不”:不会另起炉灶,不会干涉他国内政,不会输出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不会强加于人,不会重复地缘博弈的老套路,不会形成破坏稳定的小集团。而出资也不可谓不慷慨,这次宣布向“丝路基金”新增一千亿元人民币资金,同时还鼓励和支援中国金融机构提供海外人民币基金和贷款共计近七千亿元人民币;未来三年还将向参与建设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六百亿元人民币援助,及向沿线发展中国家提供二十亿元人民币的粮食援助等。

喧闹之下的冷清

然而,在金玉其外、表面喧闹之下,内里却应者寥寥。试看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大国不是与会代表层级较低,就是态度低调。美国代表博明(Matt Pottinger)未在论坛开幕式或高级别全体会议上发言,也未出席圆桌峰会。其实他本来就是随美中贸易谈判“百日计划”而来。欧盟表示不支持峰会的闭幕声明,其中一份贸易声明更为欧洲多国拒绝签署。俄罗斯虽然来了普京,却是个正在寻求自己主导的经济项目“欧亚经济联盟(EAEU)”的尊神。印度乾脆拒绝出席,却来了个神憎鬼厌的北韩代表。岂料流氓成性的金三非但给脸不要脸,还于论坛开幕当天高调试射弹道导弹,真令习近平好不尴尬!

习氏“六不”此地无银三百??

为何如此?

首先,真金白银从哪里来?无可争辩的事实是:中共拒绝政改,现在已使其经济陷于不可逆转的衰退之中。国内经济问题成堆,诸如环境、教育、医疗、消除贫困等等,都需要大量资金还摆不平,哪里还拿得出这么多钱?中共统治下的民营企业,在国进民退政策之下正奄奄一息。英国《金融时报》引用中国商务部资料,二○一六年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已下滑了百分之二,二○一七年前三个月投资同比更迅速下降了百分之十八。作为“一带一路”重点项目、于二○一六年年初正式投入运作的“亚投行(亚洲投资银行,AIIB)”提供的贷款总额只有同年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的十分之一。“一带一路”所经过的诸多国家,不仅多是穷国以至极穷国,他们自身根本不可能投资。更为危险的是,这些国家政治上不稳定,动乱频繁,宗教偏执和恐怖活动猖獗,而且大多严重腐败,例如伊拉克、利比亚、巴基斯坦、委内瑞拉等国都是如此。在这些国家,外部投入的资金不仅几无回报或效益,极可能血本无归,“一带一路”随时有可能变成“一带一烂”。中共自己的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就发布报告,到二○一四年底,中国对列入“一带一路”的三十五个国家的海外投资规模占到所有“一带一路”国家的百分之九十七点四一,但其中低风险国家仅新加坡一个;中等风险国家有二十八个,占这三十五个国家的绝大多数;而高风险国家倒有六个。风险如此巨大,除了另有目的,谁肯做亏本买卖?

除了经济角度,更有政治考量。全世界共知,中共是声名狼藉的专制极权政权,并非民主国家。中共自己也承认“一带一路”不是如马歇尔计划那样的旨在普惠欧洲的欧洲复兴计划。该计划在韩战结束后还惠及亚洲第一岛链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美国经过二战也有足够的实力实施援助。现在中国自身经济难保,世界难免要怀疑,中国如此鼓吹“一带一路”,究竟用意何在?试看习氏在非洲那么大把撒币,非洲非但不感激,反而大骂中共“新殖民主义”。是否在“合作”、“共赢”的口号下大肆掠夺非洲矿产等资源?中共一面在论坛笑脸相迎,一面又在南海和东海钓鱼岛咄咄逼人,则是否可证“一带一路”是为对外扩张开路?中共大造航母战机,是否为与美国分庭抗礼乃至妄图争霸世界。试听邓小平的翻译、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语:“‘一带一路’正在改变过去四五百年所形成的海洋文明对大陆文明的主导”。习近平亲自推销“中国方案”即专制极权下的有限的市场经济模式,是否旨在颠覆全世界极大多数民主国家公认实行的普世价值?中共在毛时代曾以“援助”一度确实控制了北韩,现在又借贸易压迫韩国放弃萨德系统,是否有在“援助”的外衣下控制别国的阴谋?中国严重的产能过剩,是否有藉以转嫁危机的图谋?中共权贵集团是否还想藉以洗钱?还有,习氏本人面临中共十九大的难关,这次再次制造“万邦来朝”的奢华的表面风光,是否在往自己脸上贴金,以追求他本人更大的政治权力?而习氏的“六不”是否恰恰是此地无银三百?的自供状?如此等等,怎能不令世界疑虑重重?这就难怪论坛的与会国如此三心二意,首鼠两端(诚如欧盟多国拒绝贸易协议),也注定了特朗普一方面派员出席论坛,一方面却亲自首访“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国家沙特阿拉伯,给予大笔军售(包括“萨德”及多用途战舰)数百亿美元,用意显然是要拉住沙特,阻击“一带一路”的扩张。

这就注定了“一带一路”其实是此带迷糊,此路不通。

曲终人散路在何方

眼下,“一带一路”论坛已经曲终人散,然则“一带一路”路在何方?

唯有一途:在不断亏损、不断失败之后关门大吉!此话是否故作惊人之语?非!只要明瞭上述中共的本质、困境和资金的匮乏,只要想想世界对中共和对“一带一路”本身的疑虑,这一最终的关门结局就是明摆着的。

其实“一带一路”本来也并非一无可取,“丝绸之路”本是古代商人为着沟通商业自发走出来的,其基本走向定于两汉时期,经过几个世纪的不断努力,向西伸展到了地中海,成为亚洲和欧洲、非洲各国经济文化交流的友谊之路。到了当今世界,交通之便已远非当年之比,如果中共真的出于公心,脚踏实地,互惠互利,则世界自然跟而随之,昔日的“丝路”(因为当年主要是丝绸出口)重铸辉煌亦有可能。唯一的条件是倡导者必须出于公心,所谓诚实经商、重道践德。而这恰恰在当前的中共,是绝无可能实行。北韩于论坛开幕当日发射的弹道导弹,说不定就是一种终将成真的谶语。

但笔者也相信,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在中国实现之后,“一带一路”就会山花烂漫,前途无量。

争鸣2017.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