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十郎:掂一掂“习近平思想”

Share on Google+

缘起

最近惊闻,一本关于习近平执政理念的新书《习近平思想》在英国举行首发式。声言书中的内容将毛泽东、邓小平和习近平作了“理论断代”,意味着习上了一个台阶,正式跳出江、胡的历史框架。

这真是中国的一大幸事。恩格斯早就有言:“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P384)现在中国有了理论思维也就是“思想”,而且是崭新的“断代”思维。中国人正可以借此“站在”一个“最高峰”让世人瞩目,也可以搧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夫人曾放言:中国人只会生产洗衣机、电冰箱,不会生产“思想”,断言中国即使经济升到世界第一也不可怕。

现在中国有了“习近平思想”,你还怕不怕?

背景

怎么会在此时,中共十九大前几个月忽然冒出个“习近平思想”呢?这有点来头。据一些媒体猜测,十九大将修改“党章”,到时候或许会将“习核心”、“习思想”写进去,“习思想”入“宪法”也是可能的事。

因为中共正处在全面进入市场经济的痛苦转折时期,需要的首先是整理好国家的后院。这个后院必须“稳定”(我们有维稳工程)。然而我们的理论思想工作处于很被动的无效局面,改变了《炎黄春秋》的面貌(按:实则是对原《炎黄春秋》的一次袭击,一次政变,一次扼杀民主自由理念不光彩的行为),又怎么样?“文革”“两报一刊”统一舆论的时代已不复存在,在信息时代要得心应手地阻断传播也并非易事(按:简直是愚蠢!就算网警前一秒删除了敏感言论,后一秒又会在另一个地方冒出来。借钱锺书先生幽默的说法,你从前门把他推出去,他又会从窗口爬进来)。因此在中国,用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论到中国哲学时说过的一句话:“在中国,那个‘普遍意志’直接命令个人应该做些什么,个人敬谨服从,相应地放弃了他的反省和独立……。”(该书P127)中国目前需要的就正是这个“普遍意志”,这个“普遍意志”就是“习近平思想”。有了这个思想,人们就不再能“妄议”(只能“看齐”)。有了这个思想,媒体就不但“姓党”,而且“姓习”。常言道时势造英雄,今儿个是时势造思想。

习思想现状

习近平从政几年书倒是出了不少,略举一二。《习近平关于深化改革论述摘编》(中央文献出版社二○一四年五月第一版),《干在实处,走在前列》(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二○○六年十二月第一版,二○一四年三次印),《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有限公司二○一四年十月第一版),《之江新语》(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浙江人民出版社二○一四年三次印)等等。

但这些书都是应政务之需的举措、应酬之作,而且,其中还有沿袭对前代领导人的谀词和未加思考的套语。如对“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盲目吹捧,习以为“三个代表”是马列主义的新成果,是与时俱进的新体系,而且声言要用它来统一全党思想。(按:所谓“三个代表”纯然是反科学反常识的胡诌。想想看,政党有政党的骨干,政党有政党的职能,它怎么会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加入共产党并无文凭职称的要求,不识字的文盲也可入党。这样的党怎么会代表先进文化发展的方向?自己认为自己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更是笑话一桩。理一理建国至“文革”时中国一个接一个的运动,一波接一波的斗争就会作出明确而清晰的回答)。

“理论思维仅仅是一种天赋的能力,这种能力必须加以发展和锻炼,而为了进行这种锻炼,除了学习以往的哲学,直到现在还没有别的手段。”(恩格斯《自然辩证法·论文》、《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卷P382)。说到学习“以往”的什么,这正是习的短板。不然,在G20峰会上,习怎么会把《国语·晋语四》中的“通商宽农”“脱口秀”为“通商宽衣”呢?

习并不缺昇华的空间

当今中国处在一个千载难逢的塑造伟人,所谓“断代”式人才的大好时代。谁敢真正的断然地否定“文革”──像德国那样,谁宣传法西斯纳粹思想谁就会被起诉,在中国谁敢以法的形式禁绝文革式语言与文革式行为?谁敢面对历史,承认国民党才是抗日的中坚,摒弃中共是所谓“抗日的中流砥柱”自夸、自慰的自谀之词?谁敢坦诚地自省:“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是一个天大的谎言(按:中国抗的不是“美”而是十六个联合国军,“志愿军”就是正儿八经的国防军)。谁敢为“八九·六四”平反,承认“六四”屠杀是反人民反人类的罪行?谁敢像白俄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在《二手时间》中说的“他们不敢向人民说实话,说我们现在在建设资本主义”?(该书P25)谁敢决断地向人民说:中国现在正在建设资本主义,而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谁敢正视历史,把已没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中国共产党改一个名称比如社会民主党什么的,与前苏联──中国模式的历史失误作一个了断?谁有气魄把中国建成一个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国内几个少数民族自治州在内的联邦体民主共和国,开放党禁,终结极权政治等等,历史就会记住他,历史就会大书特书。这就是一次壮丽的日出。何必在于“思想”不“思想”?鲁迅当年就拒斥过加在他头上的“第三顶纸糊的假冠”──“思想先驱者”。以为给他加冠的人“别有所图,本人事前并不知情,事后亦未尝高兴,倘见者因此受愚,概与本人无涉。”(《鲁迅全集》〈3〉P319)

帮忙、帮闲与扯淡

《雾霾──俄罗斯百年忧思录》的作者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谈到戈尔巴乔夫时说:“那些‘领袖’讲的全是别人的话,他讲的是自己的话。”(该书P397)当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的帖也是他自己写的,白宫就有一个机构专门保存特朗普的推文。

但,习近平却不是这样。他有五大幕僚:栗战书、许其亮、刘鹤、王沪宁、丁薛祥。这些幕僚中不乏老笔杆子,中共提的政治思想口号都与他们有关,习的某些讲话稿也出自他们之手。

这些“帮忙”的文人,鲁迅先生多次着文指出其实质是一帮“帮闲文人”。“像六朝的南朝,开国的时候,这些人便做诏令,做敕,做宣言,做电报──做所谓皇皇大文。”(《鲁迅全集〈7〉》P382-383)先生还说这些帮闲们“必须有帮闲之志,又有帮闲之才,这才是真正的帮闲,如果有其志而无其才,乱点古书,重抄笑话,吹拍名士,拉扯趣闻,而且居然不顾脸皮,大摆架式,反以为得意,──自然也还有人以为有趣,──但这其实却不过是‘扯淡’而已。”(《鲁迅全集》〈6〉P345)

其实,这种帮闲式的“扯淡”倒还真正有过。例:中共中央党校二○○六年就曾推出过一本书《历史可以作证》。此书吹捧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吸收了中国历史上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世界上其它国家、民族历史上的优秀文化成果,以及当代国内外理论创新的最新成果”,而且是“我们时代的最高真理”云云。

拍马太过,其水准早已达到超级的“扯淡”级别。

但愿:《习近平思想》能给出足够的理论支撑,摆脱“扯淡”的宿命。

争鸣2017.6

阅读次数:2,6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