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中国异议份子、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一生在中国大陆推动民主、人权与平等,多次被拘捕入狱,奋战到最后一刻,但终被迫害致死,二○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因肝癌病逝,诚然是壮志未酬身先死,含恨而终。

为民运与维权运动奋斗

二○○一年美国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审委员会经过严格的评审后,一致决定颁予刘晓波“杰出民主人士奖”,肯定刘对民运与维权运动的贡献,但中共百般刁难,不允许他前来美国领奖。

其实,刘晓波为一非常理性、温和、务实的学者、作家,反对暴力与革命,只要求政治改革,无意从事任何推翻中共政权的活动;他坚持推动和平的民运与维权运动。

二○○九年三月十七日,《零八宪章》联署人之一、北京著名维权律师莫少平代表在狱中的刘晓波及其他《零八宪章》联署人从捷克前总统哈维尔手中接受国际人权电影节的人权奖。人权奖颁奖词高度肯定刘晓波和《零八宪章》,认为与捷克的《七七宪章》有着同样的诉求。如同《七七宪章》,《零八宪章》呼吁中国政府遵守中国宪法及其他有关法律,以确保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和自由。

中共逮捕刘晓波的主因

刘晓波温和理性、一介书生,手无寸铁,为一温和改革派,但中共却一再予以逮捕,原因何在?颇多人士认为中共担忧《零八宪章》可能演变为一势不可挡、类似天安门学生民运的民主运动,影响中国的稳定甚至威胁中共政权──这是中共逮捕刘晓波的主因。

中共应知镇压不可能解决民运及维权运动的诉求,而顺应民主化的历史洪流,才能巩固中共政权。

刘晓波主力起草的《零八宪章》要求北京推动政改,遵守中国宪法及其他各种法律规定,以保障人民的基本人权与自由,获得海内外人士的热烈回应,一万多名学者、教授及其他专业人士签名响应,但中共当局却在《零八宪章》发表后不久即逮捕刘晓波,一年后以颠覆国家罪重判刘十一年徒刑。

《零八宪章》温和理性

《零八宪章》对政改及宪改的要求均相当温和、理性,并无任何偏激主张,也无意推翻北京政权。中国政府本应遵守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及有关法律,保障现行宪法中所列出的基本自由与人权。其实,根据中国宪法及有关法律的规定,人民有权提出各种不同的政治主张,只要不采取暴力或革命的手段。中共以言论及政治主张重判刘晓波,令西方人士震惊;逮捕刘晓波实是严重的违法事件,重创中国的国际形象。

刘晓波热爱祖国,希望中国迈向富强、民主的大道,似有“恨铁不成钢”之感。他曾接获多项来自海外的讲学、交流、访问的邀请,但他并未接受,因他惟恐出国后中共不允许他返国;他因而坚拒流亡海外,坚持留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为中国的民运与维权运动奉献与贡献。他的雄心壮志即是推动大陆的宪政民主。

刘霞投书华盛顿邮报

自一九八九年天安门事件以来,刘晓波曾多次被捕,但刘仍然热爱中国大陆这块土地,拒绝流亡海外。

在百般无奈中,刘妻刘霞投书美国主流媒体《华盛顿邮报》(华邮与美国第一大报《纽约时报》具有同等的影响力)。华邮迅速刊出刘霞的投书。

在投书中,作者介绍《零八宪章》是为了纪念二○○八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以捷克的《七七宪章》为蓝本,呼吁中共推动全面政改,并保障中国人民的自由与人权。

刘霞也诚恳地敦请美国奥巴马总统出面干预,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奥巴马为了与中国全面合作,对中国的人权及镇压民运问题非常低调。奥巴马为非裔少数民族,其家族及他本人过去也曾遭受歧视,他因而非常同情被迫害、入狱的各国民主人士,但奥巴马对释放刘晓波始终未向中国发出任何呼吁。

国际社会的重视

二○○八年三月十七日晚,在捷克斯洛伐克(其共产政权于八○年代末崩溃)的布拉格市一家剧院的颁奖典礼中,甚多远道而来的欧盟代表及其他人士坐满了所有席位。在台上投射出刘晓波的巨大头像。刘的律师莫少平代表刘晓波及宪章联署人从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在捷克共产政权统治下,他也曾因要求自由与民主而遭受迫害)手中接受“天下一家”国际人权电影节的人权奖,人权奖高度肯定《零八宪章》。颁奖词指出:“每年我们都会将人权奖颁给那些为人权、民主事业和非暴力解决政治冲突作出重要贡献的人士。二○○八年度的人权奖因而颁给刘晓波先生(及其他联署人)。刘是一位系狱的中国知识份子、政治抵抗者,也是《零八宪章》起草人及首批签署人之一。”颁奖词也指出:“一群中国政治抗议者发布了《零八宪章》,它与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宪章》有着同样的精神诉求。如同《七七宪章》,《零八宪章》呼吁中国政府遵守法律,要求将现行政治制度和中国宪法作出改革,以确保基本人权和民主。”

颁奖后第二天哈维尔会见三位宪章签署人,高度关怀刘晓波及其他签署人的处境,并指出:“民主道路艰难而漫长”,鼓励他们要有决心、耐心及毅力。

刘晓波获自由写作奖

《零八宪章》荣获捷克人权奖后,刘晓波又获得美国笔会芭芭拉哥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刘晓波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前任会长和理事,美国笔会是国际笔会中最大的分会,该分会的自由写作奖亦是国际笔会中最大的奖项)。虽然刘晓波系狱,但美国笔会仍然致函刘,通知他获奖。通知函指出,这是美国笔会第三十三次将自由写作奖颁发给因捍卫人权而遭受迫害或监禁的国际作家。此一信函赞扬刘晓波永不屈服地为言论自由而奋斗,对独立笔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美国笔会与国际笔会的会友正在争取刘晓波的释放,颁发此奖也是为了表示美国笔会决心更强烈、更公开地为刘晓波呼吁,直到刘晓波能获得自由为止,但中共并无任何回应。

中共迷信镇压

中共迷信镇压,但却不知镇压不可能解决民运及维权运动的诉求,顺应民主化的历史性洪流,才可能巩固中共政权。一九八六年,笔者曾与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长谈,发现他确有如此的眼光与智慧,因而同情及支持学生民运,但却被邓小平罢黜,两年后含恨而终。胡耀邦其实是非常同情刘晓波这样的知识份子,胡生前曾为大量冤假错案(包括颇多学人)平反。

刘晓波获得广泛的同情与肯定

二○一七年七月初,刘晓波罹患肝癌的消息传出后,获得全球无数有关人士的同情与支持,并要求中共允许刘赴海外就医治疗,但中共并未批准。

七月十三日刘逝世后,颇多西方国家领袖(包括美国及欧盟国家领袖)纷纷发表悼念。一向听命中共中央的新任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发表谈话,对刘晓波的过世表达沉重的哀悼之词。纽约、旧金山、香港及其他各地纷纷举办追悼会,纪念刘晓波。

西方主流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及《华盛顿邮报》)于刘晓波辞世后均曾发表报道与评析,高度肯定刘晓波的成就与贡献。

某些国际人士(如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拟赴华参加刘晓波的葬礼,但中共拒绝发给签证,并迅速将刘的遗体火化,予以海葬。

刘晓波遗孀刘霞因过份悲痛,罹患严重的忧郁症,至今下落不明。颇多海内外人士希望北京允许她出国疗伤,但中共并未批准。

中文媒体的评析

甚多海内外中文报刊在刘晓波离世后发表沉痛的评析。在此,笔者特选两篇评论作为代表。

美国《世界日报》于七月十四日发表社论指出:“一九八九年从美国回北京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二○○八年参与草拟《零八宪章》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逝。无论赞同或反对他的主张,刘晓波之死,必然成为崛起中国的痛。即使拥护中共体制的人说,新闻再热闹几天,刘晓波就会被人们渐渐遗忘,但刘晓波为崛起的中国烙下深深的伤痕,也反映‘中国梦’的重大缺陷;寄望当局从此放松管制言论可能不切实际,走了这个刘晓波后,可能还会有更多刘晓波,中国何时才能克服、走出这种循环?北京当局认为,是西方世界刻意塑造刘晓波,用以干预中国内政;二○一○年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将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就是刻意羞辱中国。其实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前,刘晓波早已系狱,是谁制造出这种‘敌人’和象征,被举世关注,答案其实不辨自明。从《零八宪章》内容看,倡议中国民主改革,采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军队须效忠国家,不再党指挥枪;人民有言论、出版等自由,都是非暴力的修宪倡议。如与早年中共党媒的主张相较,差异不大,却无法见容于中共当局。他被逮捕下狱,受审时揭示‘我没有敌人’的最后陈述,因为和平推动民主、笃信自由权利,他甚至同情和尊重代表当局‘加害’他的两位检察官,其大爱、善意和胸襟,令闻者动容。刘晓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十一年,禁锢至死,配偶刘霞都形同被软禁,丧失行动和对外联络的自由。这样的和平改革倡议者,最后下场竟如此悲凉。刘晓波之死实是崛起中国之痛。”

台湾《联合报》于七月十五日发表社论指出:“作为一个民主斗士,对刘晓波而言,那个他无法出席领取的诺贝尔和平奖其实不是他的最大遗憾,反而像是一项加持。他的遗憾,应该是系狱十年,但中国的民主之路依然遥远。对北京的当权者而言,让刘晓波在保外就医时死于肝癌,或许不比拒绝让他赴挪威领奖来得煎熬或难堪,反而像一次解脱。但是,刘晓波如果是中共眼中的一根刺,这根刺已变成中国良心的永远伤痕;刘晓波未遂的追求,将恆久铭刻在人们的记忆中。”

此外,著名海外华裔政论家邱鸿安最近发表专文指出:“刘晓波没有罪,因《零八宪章》基本上只是论政,只是知识份子向政府提出建议──刘晓波的癌实是中国的悲哀。”

民主洪流 浩浩荡荡

中共并不暸解民主洪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摧毁了中东及前苏联和所有东欧的共产专制政权。

根据最近的海外有关报道,中国的维稳镇压经费总数已超越国防总预算,但镇压却不可能为大陆带来稳定,只有民主法治才可能为大陆带来长治久安。然而,中共却没有这样的认知,坚持镇压政策,令人困惑。

争鸣2017.8

By editor

《杨力宇:壮志未酬身先死——刘晓波对宪政民主的主张与奉献》有2条评论
  1. 刘晓波的“壮志”是:推翻中国的一党专的制度,改成多党轮流执政制度。而这样的
    壮志,中共法庭却说,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法庭这个说法,当然是:多党轮
    流执政=颠覆国家政权。姑且命名此罪为甲。也即,法庭从没说刘晓波犯的是『推
    翻中共政府』罪。且命名此罪为乙。法庭控告刘晓波犯了甲罪,你们却辩护说,刘
    晓波没犯乙罪。这是甚么辩护?

  2. 杨力宇先生,你的话:『刘晓波无意从事任何推翻中共政权的活动』,显然说的是:
    『刘晓波无意从事任何推翻中共政府的活动』。权府二字混而为一,正是民运人士
    坐牢的主因。如果不混此二字,再根据你的全文,我们应该说:『刘晓波有意抢夺
    中共的政权』。刘晓波犯的罪,乃『抢夺政权』罪。而不是『推翻政府』罪。推翻
    政府罪,写在刑法104条中。刑法105条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乃是『抢夺中共政
    权』罪。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