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和左翼的根本区别之一在于:右翼人士的主张,都是他们自己也很希望得到的,比如自由、私有产权、法治。而左翼人士的主张,则是专为他人预备的,他们自己并不打算实行或者接受。

未来时代的人可能会很难理解我们这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许多自诩为农民利益代言人的人,却时时在主张损害农民、剥夺农民的法律和政策。李昌平就是其中一位。

李昌平多年来致力于反对土地私有制,主张在中国重建类似于人民公社那样的所谓“集体所有制”,并认为土地私有必将使中国农民陷入万劫不复,可分明正是他的主张在把农民引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所谓“集体所有制”。

在一次私人谈话中,李昌平再一次表达了对土地私有制的坚决反对,同时表示,如果中国实行土地私有制,必天下大乱,他是一定要移民的,以逃避乱世。

此言一出,真笑煞天下人了!我很好奇,倒想问问,如果为了逃避土地私有制而移民的话,那么,要移到哪里去呢?是要移到另一个土地国有的国家呢?还是移到土地私有的国家去?

这个世界上,没有实行土地私有制的国家屈指可数。我敢打赌,李昌平是肯定不会移民到这些国家的。李昌平要移民的国家,一定是实行土地私有制的国家。

如果我猜对了,那就很奇怪。土地私有制是火坑,要通过移民逃避这个火坑,怎么却要跳进另一个火坑呢?

当然,李昌平可以退一步说,私有制固然好,适合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国情,但就是不适合中国国情。

就算他说的是对的,那么请问,李昌平在北京购房,付款以后,是不是要向开发商索要房产证呢?如果李昌平真正相信自己所说的“土地集体所有制”那一套歪理邪说,他就没有理由要求得到房产证。

不能给农民土地所有权的理由是:农民会糊里糊涂地把土地贱价出售,或者无力对抗地方黑恶势力,不得不贱价出售土地。总之,农民一定会失去土地,土地会集中到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手里。然后,这些人就通过集中的大量土地来剥削他人。比如把粮价抬到天上去。

我看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李昌平和他购买的房屋。

如果把房产证给了他。他就会拿房子去换酒喝,直到喝得人事不省、家道败落。即使他想好好过日子,也会有地方黑恶势力逼迫他出售房屋。这些黑恶势力就通过大量收购房屋来垄断北京的房屋租赁市场。

居住属于“刚性需求”,不受市场价格波动影响——人总是要住在房子里的,不能睡在街上,于是,这些黑恶势力就可以漫天要价,所有想在北京居住的善良人就都会受到他们的剥削。而政府拿他们毫无办法,谁让房屋和土地是私有的?人家在私有产业上做事,政府无权干涉。

万恶的私有制!

所以,不能允许李昌平拥有房产证。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和社会的利益,为了避免房屋的集中,必须把房产证交给街道办事处或者居民委员会这样的大集体。

如果李昌平们想要出租或者出售自己的房屋,必须由街道办事处或居委会的官员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进行集体商议,要把所有的“外部性”都考虑进去,包括国家的最新产业政策、房屋的集中度、房价的高低、售价对于物价指数的影响、市场对房屋的客观需求量、租房买房者的承受能力、房主是否会得到暴利,等等,等等。

李昌平们缺乏维护自身权益的能力,不能任由他们去决定自己的事务,必须由更具大局观的官员们代替他们考虑。

我相信,李昌平一定不能忍受这种集体制的房屋所有制度,但他却在天天高唱让农民接受这种集体制的土地制度,并认为这样才符合农民的利益。

他的逻辑很奇怪,这种逻辑认为,对于农民来说,越是重要的东西,越要交给别人去处理。那些不重要的东西,锅碗瓢盆之类的,他们不反对农民私有,但对农民至关重要的土地,他们却坚持排斥农民的自主权。

他们自己绝不实行这套逻辑。房屋是他们最重要的资产,他们绝不会因为这种资产太重要,而把房屋的处置权、受益权、转让权交给他人或者某个“集体”处理。相反,他们一定要自己牢牢把握这个权力——房产证是一定要拿到手的,否则不惜和开发商打官司。

右翼和左翼的根本区别之一在于:右翼人士的主张,都是他们自己也很希望得到的,比如自由、私有产权、法治。而左翼人士的主张,则是专为他人预备的,他们自己并不打算实行或者接受,比如集体所有制、把钱给别人以实现社会平等、即使自己吃亏也坚持从事对社会重要的职业,等等。

土地问题也是如此。主张土地私有的右翼人士当然愿意拥有自己的土地,也乐于看到别人同样拥有自己的土地。但反对土地私有的左翼人士,则在力争自己土地所有权的同时,反对他人拥有这个权利。

可能,左翼人士的内心深处,都认为自己是精英,比群众高出一等。确实,也只有这种精英,才敢于宣称:尽可以剥夺人们的自由,他们可以为社会指引发展的道路。可惜,到目前为止,他们指引的道路都无一例外地通往奴役和灾难。

来源:网易云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