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埋2第十四章

尾声

70. 有人选择忘记,有人选择记录

青林开始真正地轻松了。
父亲和母亲都成了墙上的照片。他们在青林房间的墙上微笑。时间长了,青林经常都不记得抬起头望他们一眼。但他们却在青林不察觉的时候,始终望着他。
秋天又一次深了。树叶都泛出黄色。武汉的项目已近尾声。刘小川对他也越来越倚重。青林明白,除了爹妈的这层关系,最重要的是,他本人也非常尽职。
又一个新的项目马上要启动。这是梁子湖边一大片土地。湖岸线被石头和小岛割裂成犬牙交错的形态。芦苇被风吹得倒伏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泛一层淡黄色光芒。风光可谓无限。
青林正在现场视察,他很兴奋。湖岸地形突然给了他灵感。好好利用这自然环境,他的项目独一无二。他想,一定要把龙忠勇抓来看看。
恰这时,他接到龙忠勇的电话。青林兴奋道:“我正在想要抓你来看我的项目哩。”
龙忠勇在青林母亲去世时,短信悼念后,就再也没与青林联系。他说他是来问青林现在心情如何的。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青林说:“挺好。把自己定位于庸常之辈,一切就都好办了。生老病死是常态,人都有这一天,何况母亲已经活到了七十多岁,也病了好几年,这样走,是意料中的事。”
龙忠勇说:“其实也不存在给自己定位的问题。人生有很多选择,有人选择好死,有人选择苟活。有人选择牢记一切,有人选择遗忘所有。没有哪一种选择是百分之百正确,只有哪一种更适合自己。所以你不必有太多的想法。你按你自己舒服的方式做就可以了。’
青林说:“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我所知的是,我只能这样。”
龙忠勇说:“这样就可以了。”然后他问青林,“你知道我现在在哪儿吗?”
青林笑道:“你成天神出鬼没的,我哪知道你在哪儿。你有空到武汉来一趟,我这个项目的位置相当不错,来帮我出出主意?”
龙忠勇说:“我在川东。我的书没写完,我哪有空帮你忙项目。”
青林的心咚了一下。
没等他开口,龙忠勇又说:“我在陆晓村。准确地说,我在三知堂。陆欢喜帮我找到了疯老头。疯老头叫富童。我磨了他一天,他只对我说了五个字:小茶。云中寺。”
青林忽觉一阵眩晕。小茶,这是他母亲曾经提过的名字。
龙忠勇继续说:“上次我们就听到过,说疯老头救出一个陆家丫头。这丫头后来出家了。我推测她或许就是叫小茶,她出家的地方可能是云中寺。陆欢喜告诉我,附近的确有个云中寺,那里的确有庵堂。他明天陪我一起过去。”
青林忽然觉得心口一阵刺疼。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些。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愿望跟陆家二少爷一样,永远不要让人知道三知堂,且让时间风化掉它。
龙忠勇见他没有说话,缓了一下口气说:“我知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如果与你家有关,或是涉及你家隐私,我一定会用隐笔。你不要担心。只是这本书,我一定会认真地写出来。因为,历史需要真相。”
青林依然没有说话。他不是不想说,而是被“小茶”两个字,堵住了心口。母亲说过,小茶是她从娘家带过去的。
龙忠勇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有人选择忘记,有人选择记录。我们都按自己的选择生活,这样就很好。”
青林关了手机,心下怅然。
眼前是开阔而苍茫的湖面,风起时,波浪一层层涌起。
他想,是呀,我选择了忘记,你选择了记录。但你既已记录在案,我又怎能忘得掉?而真相,青林心里冷笑了,真相又岂是你一本书所能描述出来的?这世上,没有一件事,会有它真正的真相。

2015年秋于武汉
(本文发表时略有删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