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0日的国际人权日,正值严冬时刻,但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典礼为挪威首都奥斯陆带来热烈的气氛,似乎融化了严冬的冰雪。成千上万当地居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权活动家、政治家、外交官和记者等,沉浸在欢呼、喜悦、激情和期望之中。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民主斗士刘晓波,颁奖典礼在奥斯陆市政厅隆重举行。刘晓波为了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行了长期不懈的非暴力抗争。2008年他和同仁起草了《零八宪章》,呼吁中国政府进行政治改革。2009年,中共专制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他判刑11年。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全球民主国家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空前关注,并成为刘晓波获得全世界最高人权奖的催化剂。

12月9日,奥斯陆已经举行了颁奖典礼的“热身活动”。当日下午,大赦国际、香港支联会等组织在中共驻奥斯陆大使馆前冒着严寒举行抗议活动,要求释放刘晓波和一切政治犯。晚上,以刘晓波夫人刘霞的名义举办了嘉宾招待会。我原计划9日中午赶到奥斯陆,但因柏林大雪,飞机晚点,错过了参加9日活动的机会。

10上午9点至11点,大赦国际及国际笔会挪威分会在奥斯陆举行了“刘晓波和中国人权问题研讨会”。国际笔会主席约翰·劳斯顿·索尔(John Ralston Saul)先生、大赦国际秘书长萨里尔·谢地先生、香港立法会议员李卓人先生、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先生等在研讨会上做了报告。与会人士就中共当局打压异议人士、封杀自由言论进行了讨论,并强烈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和其他良心犯。研讨会后,笔者同国际笔会主席索尔先生进行了短暂交谈。

之后,我同郭坚、李峥等几位友人来到市政厅后边的海滩上,看到了数百名挪威青少年载歌载舞,热烈庆祝刘晓波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在诺贝尔和平中心(Nobel Peace Center)楼前,人们摆起了信息摊,介绍刘晓波为中国的民主化奋斗而遭受中共判重刑11年的情况,周围挂着刘晓波的头像。

12点,警察乐队在市政厅入口迎接嘉宾。笔者在此见到了八九民运的启蒙者方励之教授,民运理论家胡平、八九学运领袖封从德、柴玲、王龙蒙、张健、吾尔开希等许多民运人士。六四大屠杀21周年后,大家重逢,万分感慨。

由于市政厅容量有限,许多没有获得诺委会邀请的人士,只能到市政厅附近的诺贝尔和平中心,在大屏幕室观看颁奖典礼。

12点半左右,出席者对号入座。大约一千名嘉宾出席了大会。还有数百名从世界各地赶来采访的记者。大量鲜花将市政厅装扮得非常漂亮,其中包括中国人赞美为四君子的兰花、竹子和菊花。颁奖大厅的前方,有数幅历史画面。刘晓波的巨幅画像挂在右前方。中间的讲台上有诺贝尔的雕像。

因为刘晓波被关押在中国东北监狱,他的妻子刘霞被软禁在北京家中,甚至他的亲朋好友都受株连被禁止出国,所以,主席台上专门设置了一个为获奖人保留的空席位。 “这一事实本身,就显示了这个奖的必要性和恰当性。”诺委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德(Thorbjorn Jagland)先生在其后的颁奖词中这样说。这个获奖人缺席的全球世纪大奖的颁奖典礼,气氛既肃穆悲壮、又热烈奔放,既凸显了人权和平事业的艰难曲折,也充满了人权民主和平事业必胜的激情、活力、信心与决心。

13点,四位仪仗兵在右边的台阶上吹响了军乐。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成员入场。挪威国王和王后接着入场,并且就座。挪威议会的议长、挪威首相、外交大臣先生、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数位内阁成员,80名国会议员,还有地方议会的主席和许多官方机构负责人都出席了颁奖典礼。

中共当局声称多数国家会抵制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但实际上有46个驻奥斯陆的各国受邀使节出席了大会。美国民主党领袖、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女士也光临会场。只有19个国家没有派代表参加典礼,包括中国、俄罗斯、阿富汗、巴基斯坦、古巴、伊拉克、伊朗、尼泊尔、埃及、阿尔及利亚、哥伦比亚和越南等专制、半专制和流氓国家。中共再次公开面对全世界撒谎,自曝其丑。更为糟糕的是,中共为了收买这些流氓国家的专制统治者和赖皮政客,不知出卖了多少中国人的利益。

挪威女歌唱家Marita Kvarving Sølberg在钢琴家Håvard Gimse的伴奏下演唱索尔维格之歌(Solveig’s song),拉开了颁奖典礼的序幕。这是一首表白永恒忠贞爱情的歌曲,由挪威戏剧家易卜生(Henrik Ibsen)作词,由挪威作曲家格里格(Edvard Grieg)谱曲。优美的歌声饱含了真挚、亲切、凄凉和幻想,把与会者带入了浮想联翩的深思之中:“冬去春来,周而复始,终有一天,你会回来······”女高音独唱完毕,现场爆发出异常热烈的掌声。

接着,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德宣讲了颁奖词。大会备有挪威语、英语和汉语同声翻译。

亚格兰德先生首先说明,授予刘晓波2010 年诺贝尔和平奖旨在表彰他为争取和维护中国基本人权所进行的长期的、非暴力的努力。人权与和平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人权是各国间友爱的先决条件。曾经发生过多位和平奖得主无法亲自出席颁奖仪式,或者遭到本国政府强烈谴责的情况。例如,1935年卡尔•冯•奥西茨基获奖,希特勒暴跳如雷。

他表示,颁发和平奖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侮辱任何人或任何国家,而是为了凸显人权、民主与和平之间的关系。当今世界大部分地区民众所享有的权利,是有人不畏个人得失而奋斗努力的成果。

亚格兰德先生还指出,民主政权会向独裁政权宣战,并且的确发动过殖民战争,但历史上恐怕找不出一个民主政权向另一个民主政权发起战争的实例。在不同程度上实施独裁体制的国家,可以在较长阶段保持高速的经济增长,但世界上几乎所有最富庶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这一事实并非偶然。民主能够调动更多的人力和技术资源。

他特别强调,刘晓波践行了他的公民权利。他的所做所为无错、无罪,因此他必须获得释放!中国的人权活动家们所捍卫的是国际秩序和国际社会的主流。他们不是什么异见分子,他们所代表的是今日世界的主要潮流。

亚格兰德的发言数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甚至所有嘉宾,包括挪威国王和王后等都几次起立久久鼓掌。

紧接着,美籍华人小提琴家张万钧(Lynn Chang)演奏了中国传统乐曲《茉莉花》和《彩云追月》,以及艾尔加(Elgar)的《爱的礼赞(Salut d’Amour)》。

随后,挪威女演员Liv Ullmann出场向刘晓波像鞠躬,然后上台,朗读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刘晓波充满激情、正义、宽容和理性的辩护词,赢得了人们一阵又一阵掌声。许多人感动得留下了泪水。

此后,挪威国家歌剧院和芭蕾舞剧院儿童合唱团表演了挪威民歌童声合唱。合唱的歌曲名有婚礼进行曲(Bridal march from Valsoyfjord),呼唤动物(Calling in the animals),挪威群山(The Norwegian mountains)。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德把将奖章和奖状放在了刘晓波的座位上。人们又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颁奖典礼结束时,四位仪仗兵再次奏起军乐,挪威国王和王后首先离席,接着贵宾们根据排号和座号非常有序地逐一离席。前台先走,后台后走,中间先走,两边后走,从大厅中间的通道退场。散会后,颁奖大厅还开放了一段时间,让与会者拍照留影。

下午3点钟,我们进入诺贝尔和平中心,参观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奖人主题展览“我没有敌人” 。在这儿,我和几位友人很荣幸地遇见了中国民主事业长期的支持者——美国众议院院长佩罗西女士,她高兴地同我们交谈合影。我还在这里接受了几位记者的采访。

下午5点,我们回到奥斯陆市政厅,观看刘晓波纪录片。美国CNN电视台对一些重要人士进行了采访和直播。

6点多钟,上千人冒着严寒举行了火炬游行。人们高呼“释放刘晓波”的口号,游行到诺贝尔宴会会场“大饭店”(Grand Hotel)前面的广场上,并举行火炬集会。在饭店的墙上,人们用灯光映出了刘晓波的巨大头像。数位挪威人士进行演讲,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一位挪威老太太很兴奋地指着当时正在演讲的一位女士对我说:“那就是我的女儿”,言语和表情都充满了骄傲自豪。

一个400万人口的小国,竟然主持颁发了对世界人权民主进程影响最大的和平奖,而且培养出一大批关注他国人权进步的国民,令人万分感叹。有先进的社会制度,才能保障政府的效率、公正和廉洁,才能培育出高尚的公民。落后的专制制度,必然导致政府腐败无能,将国民分化为流氓和奴才。反过来,素质低劣的国民,才会忍受专制统治者的欺凌压榨,甚至由奴才变为帮凶,自觉自愿地维护专制统治。

晚上,我同一帮中国朋友和日本友人在一个中餐馆聚餐。我谈到上述想法,大家都有同感。我们还讨论了中国和日本民主化道路的异同。

诺贝尔和平奖是世界上最高的荣誉奖。所有与会者都为刘晓波感到骄傲,也分享到刘晓波获奖的喜悦和荣誉,同时进一步感受到人权民主事业是值得仁人志士为之奋斗的伟大事业。不同肤色、不同语言和不同信仰的人们,都应当在人权民主的大旗下团结起来,维护人权,推进民主,废除专制,避免战争,赢得和平。

12月11晚上,奥斯陆还有诺贝尔音乐会。 我因有急事要处理,12月11日凌晨就乘飞机赶回了柏林,同两位友人会晤后,又乘火车500公里赶回了纽伦堡。归途有感于这一伟大历史事件写了下面的诗文:

开创民主新纪元

铁窗困住勇士身,
锁不住志士心。
千重铁幕终难禁,
零八宪章精神。
依言定罪,
政权野蛮象征。
共产党作孽,
诺委会施仁。
民主大旗高高飘扬,
人权斗士众志成城。
愿英雄早获自由,
团结同仁扭转乾坤。

中共执政者将刘晓波获奖看成一种挑衅,口头上说这是对中国司法系统的蔑视,实际上他们认为这损伤了自己的威严,危及一党专制制度。他们声称刘晓波是罪犯,强调挪威要为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决定负责──即使该委员会是个独立团体。如果刘晓波不是罪犯,那么关押他的当局就犯了罪。刘晓波获奖,中共当局的面子过不去,自然恼羞成怒。中共曾千方百计阻挠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阻挠不成,中共就唆使御用文人全力诋毁刘晓波、并且百般丑化诺贝尔和平奖、甚至妖魔化诺贝尔。受中共操控、资助、收买和影响的许多华文报刊都随中共指挥帮起舞,为维护专制统治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同时,中共竭尽全力阻止各国外交官和政治家出席颁奖仪式。在颁奖的前一天,中共还导演了颁发“孔子和平奖”的闹剧,妄图籍此抗衡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历史丑闻。在颁奖的当天,中共还在奥斯陆组织了几十个华人抗议颁奖给刘晓波,弄巧成拙。华人可以在奥斯陆自由抗议,但能够在北京抗议中共非法关押刘晓波和民主人士吗?反对挪威政府和诺贝尔奖委员会的华人可以自由进出挪威,但反对中共当局的异议人士能够自由进出中国吗?

人权与和平密切相关。在和平奖得主中,有众多的人权斗士。诺奖曾数次在世界上掀起巨大波浪,最终推动了世界人权和平进步事业,例如,颁奖给美国黑人律师马丁·路德金,促成了美国黑人同白人的人权平等;颁奖给南非图图大主教,促成了南非种族隔离政策的废除;颁奖给沙哈罗夫,促进了前苏联人民的觉醒;颁奖给昂山素姬,促进了缅甸的人权民主事业;颁奖给瓦伦萨,推动了波兰的民主化。如今颁奖给刘晓波,必然会推动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笔者曾一再强调,中国的民主化是全球民主化的关键。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全球第二大经济实体,是最顽固的专制堡垒。中国民主化以后,全球至今还受专制奴役人民的一半就获得了自由。北朝鲜、越南、古巴、缅甸等40多个小的专制国家将土崩瓦解,全球将快速实现民主化。所以,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有可能在中国和世界史上都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2010年12月15日 写于 纽伦堡

首发于《欧华导报》2011年1月期

大会主席台

大会主席台

大会会场

大会会场

同佩洛西女士合影

同佩罗西女士合影

挪威人士要求释放刘晓波

挪威人士要求释放刘晓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