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被肝癌”去世并被迅速火化

刘晓波“被肝癌”去世并被迅速火化(网络图片)

习惯早睡,且现已退休,再不用上什么夜班,因此,7月13日晚间十点前满世界都知道的一件大事,自己到第二天即14日凌晨才看到:一点多醒来,打开手机,从微信中得知刘晓波走了——当时手机微信里几乎都在转发刘晓波去世的的噩耗。真是晓波一死动天下。

14日早上,中国大陆微信群中各种形式悼念的帖子不计其数,甚至有不少作者连夜在键盘上敲出悼念文章,发到手机微信公众号上,尽管他们在文字中说得十分含蓄,但凡关注社会者一读就知道作者在说什么,想说什么。2800年前这个国家因周厉王无道,“路人以目”;谁能想到,2800年后虽已进入智能时代,因又出一帝王,独裁专制,管控言论,作者们只好委婉曲折或叫拐弯抹角说些自己想说的意思。

可这种文章,公众号编辑未必看不明白,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直接敲出犯中共大忌的刘晓波三个字就行。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公道自在人心。

此时此刻,得知此噩耗不悲者,要么是根本不关心社会之人因而不知刘晓波是何许人,要么就是像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那种没心没肺,早已失了人伦底线者。

且看北京师范大学挽联:学为人师,论美论德论自由,保持沉默几过客;行为世范,获罪获奖获解脱,没有敌人一先生。

据说北京7月13日晚间,亦即刘晓波去世之际,雷雨交加,人们把此看作天地同悲。事后即14日,有北京朋友敲出的《我见过他三次》一文中开篇对当晚是这么描述的:

“昨天,天很闷热,热得人喘不过气来。晚上躲在家里空调下闲着翻看手机微信,突然看到他死亡的消息。不一会儿,微信上都是哀悼怀念的刷屏信息,又过了一会儿,天色忽然大变,狂风大作,骤雨突至,还夹带着电闪雷鸣。我不是所谓的唯物主义者,莫非这就是古人所讲的天人感应,是天在哭么?再一会儿,风停雨歇,闷热依旧,黑夜更黑……”

朋友文末挽联:誉满天下 谤满天下 追求理想宪政 践行〇八宪政;名起文章 祸起文章 几度身系囹圄 终至人死囹圄

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7月15日在网上回复别人时说的是:“有的人现在海葬了,若干年后追思立碑;有的人现在丰碑了,若干年后碑倒墓平!”

除了文,还有诗,这里不妨也抄录几段。有首短诗,题为《殇》,不知作者姓甚名谁:

热爱和平是你的心愿
你却被敌人害得如此凄惨
生为笼中囚奴
死为自由代言

愿你化作杜鹃
将沦陷的故士啼遍
愿你化作厉鬼
将毒(独)裁魔鬼生啖

另一首题为《空椅子》,作者阿涛:

空椅子
已不在挪威
此刻它在天堂等你

你的爱人
正两手空空
再也抓不住你的身影

寻找和等待你的人
只需要一颗蜡烛
用你的名字点燃

空洞的国土之上
山川遁形
空成一把巨大的椅子

等你有一天
带着整座天空和风景
缓缓地坐下

还有一首《你终于自由了》:

你终于自由了
不管是化作风
还是化作雨
他们对你
再也无能为力

是他们
把你送上天堂
同时把自己送进地狱

你自由了
你彻底地自由了
他们用迫害让你自由
束缚的却是他们自己

岂止是束缚
简直就是拿着钉子
把自己钉在历史
一千一万年
永生永世
永无解脱之期

这就是代价——
把你迫害至死的代价
中华民族一定
一定会永远铭记

不仅国内如此,很快通过互联网知道,美国,德国、法国等西方国家政要,还有欧盟委员会主席、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等都发出了声音。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刘晓波逝世深感难过。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刘晓波病逝致以深切哀悼。法国总统马克龙则形容刘晓波是“自由战士”。

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于7月13日(美国时间)就刘晓波的去世更是发表声明:“今天,我与那些在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一道哀悼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不幸去世,他是因为推动和平民主改革而在中国长期服刑期间去世的。刘先生把他的一生都贡献于改善他的国家与全人类以及对公正与自由的追求。”

此外,《华盛顿邮报》在报道刘晓波病逝时,称其为“一座道德的丰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则认为他是“烈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也评论称,中国政府对刘晓波的过早死亡担负着“沉重的责任”。

看到这些,只要不是死皮厚脸说瞎话,就不难看出,中共弄死一个异见人士,不论它如何掩饰,如何强调“司法公正”,又如何演戏,收获的只能是谴责,是国内国外的谴责,是整个世界的谴责。莫非他们早已预料到了,也早已不在乎谴责了么?

本人早就说过,人一不要脸或人一无耻,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一个政权如果要是也不要脸或也无耻,简直可以“无敌”了。但真的吗?好像不尽然。有网友就以“苏联历史”的演进为例,列了序单:“列宁斯大林:革命,斗争。赫鲁晓夫:改革开放。勃列日涅夫:维稳,和谐社会。安德罗波夫:反腐败。契尔年科:墨守成规。戈尔巴乔夫:完。”

这就是苏共所走的一条道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祸害本国,祸害人类。最终分崩离析,彻底垮台。

那么中共呢?苏共是中共的老大哥,毛泽东甚至称斯大林为“父亲”。可以说,谁都看得出,大半个世界来,中共所走是与苏共完全相同的一条道路。既如此,他们的结局会两样吗?如果真要说不可能完全相同的话,那么苏共是和平垮台,而中共就不好说了。因为他们已经把别人希望中共和平转型的路给堵死了,把宣传和平转型的人给弄死了。

现在估计连中共自己也不能不承认(即使脸皮再厚),尽管已是互联网时代,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连近一百年前鲁迅生活时期都不如。更让人鄙视的是,在推翻国民政府前,中共也不知说了多少有关实行自由民主宪政的好话,说了多少美国的好话,这些都有历史记录,白纸黑字,不论你脸皮多厚多么无耻,都是很难抵赖得了的。

这里仅举一例,1940年2月20日,毛泽东在延安各界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发表演说,题为《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毛泽东当时讲的是慷慨激昂:“他们口里的宪政,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是在挂宪政的羊头,卖一党专政的狗肉。我并不是随便骂他们,我的话是有根据的,这根据就在于他们一面谈宪政,一面却不给人民以丝毫的自由。”

今天把这段话拿出来送给中共,送给这个比当年国民政府更加独裁专制的政权,是不是再合适不过呢?在今天,非但中国大陆网民亲身感受着,全世界一切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也在看着——中共是如何做的,全世界都知道。不论他们如何欺世盗名,都再也欺骗不了会上网会“翻墙”的广大网民。

今天,只有被大陆众多网民称作《屎报》的环球时报,以及被无数网民视为“人渣”而经常以“单仁平”作化名发表“社评”的胡锡进,天良丧尽,胡说八道。就在刘晓波去世几小时后的14日凌晨两点零五分,环球时报先是一边发表微博:“今夜把场子让给你们,死者已去,演悲正隆,我们做一夜吃瓜群众”,且在文字后面放了几块西瓜表情包。

然而,第二天在互联网上我们就看到了胡锡进当晚以极其阴毒的用意炮制出一篇“社评”:《刘晓波是被西方带入歧途的牺牲品》。文章一上网,即引起网民责骂:“《屎报》,你已经成为完全没有伦理底线的蛆,你和你背后的主子,注定被历史的清道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不会太久。”还有网民说的是:“稍有人心者此时此刻如何能写得出这样的社评。”大概连胡锡进背后的主子也怕在刘晓波去世这件事上,再引起众怒,闹出什么乱子,因而胡锡进炮制的这篇“社评”很快就从网上消失了。

现在,追求自由民主宪政的刘晓波是死了,且骨灰也已撒进大海,但追求自由民主宪政的决心思想精神,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深入人心,于是我们从互联网上也就又看到胡适在1921年也就是近一个世纪前在《双十节的鬼歌》这首诗中的几个句子到处转发:

大家合起来,
赶掉这群狼,
推翻这鸟政府,
起一个新革命,
造一个好政府。

天意乎?民心乎?

2017年7月16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3/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