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 知名评论员

09月17日(三)

bkncn-20140917000318273-0917_05411_001_01p

年近八旬的铁流近日也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北京警方刑拘。

尽管“寻衅滋事罪”已经成为当局打压异见者的常用手段,但还是让人讶异并震惊的是,年近八旬的铁流近日也因涉嫌此罪名被北京警方刑拘。

鉴于警方未批露刑拘的具体原因,坊间于是揣测可能与铁流8月底在网上公开批评政治局常委、意识形态大总管刘云山的文章有关。

假设揣测为真,那么这又是一件“因言治罪”的野蛮案例。宪法规定中国公民享有言论自由权,中共党首习近平也强调“共产党要容得下尖锐批评”。言之凿凿,岂能说一套做一套?

假设揣测为假,那么让我们来检视一下铁流的经历,看他这么多年来干了哪些事情以至于涉嫌“寻衅滋事”,况且不是在盛年,而是在年暮的八旬。

铁流的厄运始于1957年的反右。在毛泽东的诱引下,民主党派头面人物、大批著名作家相继纷纷中箭落马。当时,供职成都日报22岁的年轻记者铁流并未意识到自己也会被打成右派,更没想到会因此付出入狱23年的沉重代价。

受苏共二十大后所谓“解冻文学思潮”影响与中共“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方针的鼓励,年轻而富有才华的铁流跳出当时用小说图解政策的俗套,连续发表三篇反映个人内心世界、揭露肃反扩大化的作品。后来这些小说被指为射向共产党的三支毒箭。他为诗人流沙河抒情诗“草木篇”所撰写的评论被诬指影射中共,也成了他本人反党的证据。更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半年前与几位作家朋友的一次家庭聚会也遭人检举,被定性为“七君子反党集团”。

1957年9月,铁流与四川报界的其他右派被集中起来批斗,随后被送往劳改农场强行改造。在劳改中又被牵连进子虚乌有的中国马列主义联盟,罪加一等,被戴上现行反革命帽子。后越狱逃到大西北流浪,不久后又被抓回监狱,劳改长达二十三年。

上天护佑,铁流幸存了下来。 1980年获得平反后,他来到北京创办文化产业,并将余生定位于揭露反右,主办了为右派发声的期刊《往事微痕》。在他看来,反右是导致大跃进、大饥饿、文革、六四等一系列事件的罪恶之源。反右最可怕的,是毁灭了一代精英,摧残了做人最基本的人格和自由思想。为此,铁流与其他老右派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于2007年3月5日发起组织全国老右联名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上书,要求彻底否定所谓“反右是正确的、必要的,缺点是扩大化”这一自欺欺人的结论,以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2010年,铁流出资一百万人民币成立“铁流新闻基金”,协助受害的记者和作家。当年10月,包括铁流在内的一群中国新闻工作者联名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取消媒体管制,实现新闻自由。

2014年3月,在经济学家茅于轼因发表批评毛泽东错误和罪行的言论遭遇左愤疯狂攻击时,铁流挺身而出撰文称“坚决与茅于轼站在一起,抗击任何拥毛崇毛的邪恶势力”。

纵观铁流的一生,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浓郁的“家国情怀”,历尽灵肉双重折磨也不改初衷。有人说“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铁流的爱国表现就是坚持对当政者错误行为的批评,而且这种批评权利是在宪法的保护之下,而且他始终坚持在体制内解决问题,希冀当局自己改正错误。也就是说,铁流从未在言论和行动上谋求推翻当局,他从未煽动暴力革命。因此,铁流何罪? !

我几年前曾经写过一篇《勇敢的老人》,说:这些年来,每遇重大公共事件时,我们发现,往往站出来的都是老人。李锐、戴煌、杜导正、李普、谢韬、杨继绳等人,按理说都是过气人物了,并且七老八十行将凋零(有的已经离世),但在中国还有不可替代的“用武之地”。

接棒的依然是“准老年”,如徐友渔、崔卫平等人。至于中青年知识分子,除了少数一些人还坚守“不逢迎、不说假话”的底线外,大多数早就跪地拜“权”了,其中极少数者如孔庆东等沦落到了不穿底裤的地步。

“勇敢”的老人,成了当下中国一道醒目的风景线,他(她)们白发苍苍,步履踉跄,甚至还需他人搀扶,却是这个社会的“主心骨”,指引着这个时代的方向。

说实话,我从未料到当局会拘捕这些老人,这是超过正常人伦理底线的。然而今年以来对徐友渔、郝建、高瑜、姚监复和铁流等六旬以上老人的拘捕,使得一切皆有可能。下一波会否轮到江平和茅于轼两位老人呢?

这实在是一个疯狂而荒唐的时代。在一个宣称要“依法治国”的国度里,八旬老人臧否一下政府和政客,都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那么我只能说“依法治国”其实是“依法治民”,“依法治各种不服”。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