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提说“沈浩波”会惹许多人嘲笑。因为,据说沈浩波“只要有人提他、骂他,他就兴奋”。

由沈浩波的“一把好乳”,我想到了多年前一篇新闻报道,说是一名死刑犯临刑前,要求再吃一回他妈妈的奶,被允许后,只见他竟然恶狠狠地一口咬掉了他妈妈的奶头!他解释说,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自小他妈妈对他太骄惯了,事事让着他,由着他使性子去做,结果他就胆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最终犯下必死之罪。他说,如果当初他的妈妈对他管教得严厉一点,他肯定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再看看我们的沈浩波,自“一把好乳”之后,多么得意啊!诗坛上大哥、大姐、叔叔、阿姨对他宠爱有加。叔叔辈的老伊沙说,“从技术上讲,他(沈浩波)的名字能够成为我这篇文字的一个词条,是因为他同时也是该年度的‘最佳批评家’,但我更看重他作为‘人物’的价值并试图为‘人物’正名……”;兄长辈的朵渔评价说,“其后期的作品如《她叫左慧》、《做爱失语症》、《卫慧来了》等,以及他近期的一系列‘涉性’短诗,都是极为出色的作品,语言状态更加从容,力度与节奏保持了很好的平衡,少了些莽撞,已经很成熟了”。

“一把好乳”已经远远满足不了沈浩波那贪玩好胜的野心了。自从朵渔用类似“皇帝的新装”那样的“诗歌裤衩”——“下半身”来包装出一批诗人后,这些诗人们就开始在诗坛内外上窜下跳,其中以沈浩波风头最健。批评声、叫骂声越激烈,他就表现得越“二”。他所声称“艺术的本质是唯一的——先锋”,让人怀疑他究竟懂不懂什么叫“先锋”?他叫骂“哪里还有什么大师,哪里还有什么经典?这两个词都土成什么样子了”。试问,如果没有萨尔瓦多、达利这等大师,能使伊沙在气质上、处理素材上“更接近超现实主义”?没有杜尚、没有波依斯这等大师,中国能有那么多烂如棉絮的所谓行为艺术家?如果没有左拉、马奈这等大师,“下半身”始作俑者朵渔,干嘛一口一个“革命者左拉”,一口一个“马奈”?——顺便提一下,朵渔他自己都已经“与西方接轨”了,却又要站在“民间立场”上大骂“知识份子写作”,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上半身有问题、还是下半身不对劲?

就在写这篇小文章时,忽然听见窗外有一个4、5岁的小男孩,对两个10几岁大的小姑娘喊了声“小妹妹,过来呀!”——那声音,浪腔怪调,真象个诗人!真象是“下半身”的口气!问题是,那两个小姑娘竟然毫不生气,还回过头来亲热地和“小X浩波”打声招呼。联想到前面所说的那个死刑犯的故事,我就想着“坏了”,没准20年后,中国又出一个“Y浩波”,而且还可能是个——“人物”!

《师涛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