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江泽民个人决定对法轮功实行镇压以来,已经过去两年了。这镇压是越来越厉害,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22天里,就有22个法轮功弟子被整死了,总共现在已经接近四百人了。这件事应该说是我们整个中国的一个耻辱。但是两年多以来,也没有看见国内任何一位知识分子公开表示抗议和谴责,到是外国人对法轮功受害者给与了更大的同情和支持。

去年11月就有12个国家的36名外国法轮功弟子到天安门和平请愿,不久前又有50多位的外国人采取了同样的行动。法轮功弟子在国内受到的迫害和杀害,以及外国人在中国北京的支援行动,全世界媒体都作了报道。这既是对中国的揭露和抗议,也等于是间接的批评了中国人的冷漠和无情。其实只要是中国人,不论是法轮功或者不是法轮功,照样可以受到官方同样的对待。当然,就是警察关押了几万人、几十万人,把很多无辜者定为罪人,这些人加在一起在十二亿中国人中间仍然是少数。

去年11月第一批外国人到天安门向中共挑战的时候,我在这个电台的评论里就说过,等著吧!中国同胞,热闹还在后头呢!你不是开放了吗?你不是要靠旅游赚外汇吗?你就不能拒绝外国人入境,还要欢迎是不是?好了!他们来了,在中国玩上一圈,最后一站来到首都北京,再把北京逛上一遍,可以回国了,就在上飞机的前一天,他们就可以按计划几十、几百人一起到天安门去了,你们能拦著他们不许进去吗?不能,好!一到广场中心,就团团坐下,就练起功来。你怎么办?当著外国记者的面对他们总要比对中国人客气一点吧!再说呢,你一不能把他们送去劳改,二不能送去劳教,结果无非就是个遣送出境,那正好是人家的计划,连飞机座位都订好了。再说来几十个人还好办,来几百个人警察恐怕就怕忙不过来了,到开奥运会的时候谁敢说不会有几千人上天安门,想到这,我真有点替北京的警察发愁。

1999年在美国西雅图开过一次世界银行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的会,十几万人参加游行,他们都是从全世界来的。从那以后,不论在那个国家,只要是讨论国际经济问题的会,都有几万人不辞辛苦,从世界各地远到而来进行抗议。你可以说他们是好事之徒,也对,就是有那么多人好事,好象是唯恐天下不乱。

你有什么办法来对付国际法轮功人士呢?看来只能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加强海外特务的力量,布置几千个特务在全世界各个地方悄悄调查,当然这些特务得懂外语,这可能比较困难,找不到这么多人。那么在当地所谓的爱国华侨的协助之下,去暗暗地弄清楚来中国签证的人有没有法轮功的背景,有的话就让领事馆拒发签证。这么做当然是可以的,麻烦的是,你这样做就违反了那个国家的法。你派出的特务和爱国华侨很可能被抓起来,不判刑也要押解出境。另一办法,恐怕就是唯一的办法了,那就是改变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政策,一概按宪法办事,承认错误,赔偿损失,对一切正当的宗教或者是非宗教的集会结社,不再干扰,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这个方案头一个反对的肯定就是江泽民,因而,那怕就是为了给法轮功平反,江泽民也必须下台。(自由亚洲电台)

3/11/2002

《刘宾雁作品选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