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去年中共当局追查政治谣言的时候开始,我就会想起1975年的一些事来。那一年邓小平重新上台主持朝政,那些关心政治的人就活跃起来了,以为毛泽东也许会甩掉江青和四人帮,那么中国就有救了。所以都想了解政局的动向。这时候小道消息就四处流转,我当时还没有工作,因为属于所谓的残渣余孽,分配不出去,当局叫我们自谋出路,所以有了一点自由。

我在北京一天到晚不干别的,就骑著一辆破自行车四处跑,去打听,去转播小道。但是到了秋后,开始了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邓小平又不灵了,这时候大家大失所望,而四人帮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追查所谓政治谣言,人人都要交代。追查一直追到第二年四人帮跨台为止。这一点跟现在就很相象,另一点和现在相同的就是1975年那时候大家开会,大家非说话不可,而且只能顺著四人帮那一套话去说,私下里面说的又完全相反,没有不骂街的。当然骂街也不象现在胆子那么大就是了。现在开起会都说三个代表好,咱们政策伟大,私下就在嘲笑就在骂街。1975年时,大家都盼著文化大革命赶快结束,四人帮最好明天就跨台。这一点现在不一样了,虽然也说三五年之内恐怕会发生动乱,但是很多人并不希望,至少是害怕动乱。所以觉得现在的这个状况最好还能维持下去。

那么为什么人们对现状又觉得还可以、还行啦?我想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中国人有一个毛病,就是对很多事,常常停留在感觉上,并不往深处去想。比方腐败,骂来骂去,骂了一切,任其发泄一通,也就完了。好象今天的腐败跟五前,跟十年前没有太大的不同,其实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个腐败它虽然没有直接威胁到每个人的安全,但是正在一天一天向每一家逼近,不是腐败本身,而是通过腐败造成的各种危机不断加重。比方说农民外流,也是多年来有的事,可今天的外流跟过去不一样了。现在常常是整个整个村庄的人都走了,而城市里提供的就业机会也没有过去那么多了。再比如我们传统的观念是把黑社会看成犯罪集团,那么它在历史上从来都是少数或极少数人的犯罪组织。但是现在在民工和四处流动的农民、工人中间的黑社会多起来了。这也很自然,因为民工到处受欺负,他们最需要受保护,政府又不能允许他们成立自己正当的组织,那么黑社会当然会成了他们的第一选择。但是请你想一想看,这样一来的黑社会不就成了群众性的组织吗?就象当年打土豪分田地时代的农会吗?那么,当今警察和武警能对付得了吗?何况有些武警和警察本身就加入黑社会。

还有很多很多的其他问题,比方说:眼看中国就没水喝了,吸毒、卖淫和爱滋病、血的污染继续发展,那么经济上虽然日子过得还可以,但是这种繁荣是靠中国政府借外债、借内债、靠政府投资在那制造的。总之,看问题应该从它的发展,从它的相互的联系中来看。这样的话,我们的认识才能接近现实。综合上述,我们要问,1975年的中国和今天究竟有哪些不同,我们是不是能满足今天的现状?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9/25/2001

《刘宾雁作品选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