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的十二周年刚刚过去,共产党的八十大寿就快到了,在这个时候我想说一说中囯共产党的一个特点,正因爲有这样一个特点,所以才会在他掌握全国政权之后的四十年的时候。在一九八九年对人民发动了一起大屠杀。这个特点就是共産的党“所谓的左”,爲什么叫“所谓的左”啦,因爲全世界共产党和这进步力量都自称爲“左派”,别人也叫他们爲“左派”,那个“左派”是进步、革命,对社会进步采取激进的态度,正好跟右边的保守和倒退的势力相对立,只有主张保守和倒退的才是“右派。”中共现在这个“左派”是以邓力群爲代表的,已经没有八十年代那么吃香了,那么他们现在要打起一个新的旗帜,就是反腐败,替工人,农民说话,工人农民是在改革中吃了亏,腐败是改革的産物,因而以这个理由来反对改革。

实际上中国的腐败以及工人农民今天这种困境并不是改革的必然的结果,正好是因爲“六四”才造成今天的这个局面。因爲“六四”之后,中国改革走上邪路的趋势已经没法扭转了,而“六四”之事的发生,又是因爲中国的“左派”,共产党里面的“左派”一贯反对改革而最后抓住“天安们运动”的机会下了毒手。现在他反腐败这是很可笑的,因爲共产党的腐败完全是中国极左势力,长期包庇的结果。我现在只谈一个具体的地方,就是辽宁省特别是它的沈阳市,现在成了中国最腐败的一个城市,除了整个市领导班子已经烂掉以外,开始大城市里面妓女最多,红灯区最发达的地方,也是盗匪横行凶杀案最多,而且杀死了很多三陪女郎,另一方面啦,沈阳市又是失业工人最多,因而也是穷人最多的城市,这不是很奇怪吗?那么穷的一个地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妓女啦,答案很简单的,因爲妓女的顾客不是工人,而是官僚和商人,官僚越腐败收的钱就越多,胆子就越大,而黑社会就必定会和这种官僚互爲靠山,黑老大就是职业的老板,那么妓女即是他们发财的工具,又是收卖和控制官僚手段,那么辽宁的腐败和“极左派”又有什么关系?有一件事大家不一定知道,就是辽宁省在文革期间,是“四人帮”势力的一个大本营,在他们即将跨台的前夕,辽宁省里面,县委书记以上的干部都已经安扎好了,是绝对可靠的“四人帮”份子,只要江青一上台,那么辽宁省的干部一个都不必再更换了。张志新烈士就住在辽宁,这不是奇怪的,因爲她在省委宣传部工作,“反右派运动”以后,全国的宣传部门都落入了“左派”之手,张志新纯碎是被工作的同事们出卖和陷害的,而当一九七九年春天爲张志新评反,把她定爲烈士的时候,就遭到了全省各个部门各级干部中间“左派”的极力反对。那个时候我正在沈阳采访,我感到很吃惊。第二年我又去沈阳,就亲自看到并体验到“左派”势力的强大。但是全国正在搞“清查运动”,就是要清查跟“四人帮”有关的人和事,那么,那些左派份子一方面极力阻扰清查“四人帮”的运动,同时又极力地保护腐败份子,打击改革力量,那年夏天我在辽宁采写的五篇报道,几乎每一篇都遭到省委的功击,那个状一直告到胡耀帮那个地方,就因爲我的报道揭露了腐败和保守势力。整个八十年代“左派”就是因此一直是反对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他们作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官面堂皇,义正词严,好象他们是最正经,最纯碎的革命家,他们在那里捍卫马克思主义真理,其实中国党内的“左派”历来都是一支手残酷地打击人民,另外一支手拼命地死死地抓住特权,他们历来是中国官僚特权阶层的代表。

──自由亚洲电台6/18/2001

《刘宾雁作品选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