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林别卓先生给齐家贞的公开信《为中国的进步而写》,连读数遍,兴奋未名,忍不住提笔立题,林别卓,我真的爱您!

林大师、林先生、林别卓、林老,怎么称呼您都无法表达我对您老人家的敬意。首先祝您老人家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据说被喊三遍的人都无法善终,不得好死,所以我只呼了两遍。

你从齐家贞《自由神的眼泪中》了解了她坐了十年牢的经历,您字里行间显示了您非常羡慕齐家贞坐牢的日日月月,并在她坐牢的日日月月里看到了中国在进步。您真神了,就像蛆把粪坑作为天堂的时候,您老就得出了粪坑是天堂的结论。就这点而论,我们的党反而不如您老进步、前卫。党在十二届三中全会承认了过去许多重大的政治运动没有一个是正确的,由于党犯了错误,把社会搞到了崩溃的边缘,党只希望善良的人民立刻忘掉这一切,不再提及,转过身朝前看,而您老不是,却从这段全人类史上非正常死亡最高峰的时候认识到中国在进步?而制造非正常人口死亡的生产地-监狱,进步的步伐更加快的让人侧目。重庆市第二监狱几乎看不到对犯人的体罚和严刑拷打,也看不到任何对女犯人的性侮辱和性迫害。这是您老第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是重庆市第二监狱注意改善犯人生活,在狱外几千万人口饿死时没有一个犯人因饥饿而死亡。第三,重庆第二监狱注重犯人的学习改造,生活极有规律,比狱外安全幸福的多了;第四,重庆市第二监狱可以学到就业和生存的手艺,为今后的改革开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林老,我实在从心底里服你,顺便问句不该问的,您老当时在哪儿?在社会上还是在狱中?如果不在狱中,我真的为您可惜了,您这把年纪还能在暮年,不远万里找个落脚容身之地,您当初为啥没有发现监狱这个人间天堂呢?林老,您说的一点没错,从中国的监狱您看到了中国的进步,不过我告诉您,最近进步的更快了。据上海《新民晚报》上报导上海提篮桥监狱最早开设了狱中的超级市场,犯人们提着小蓝子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中,哼着小曲,带着无限满足的笑容在进行SHOPPING选着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和精美的甜品;《新京报》报导:为了使犯人更有尊严和自尊心,山东的监狱不给犯人剃光头,这一举措,创造监狱文明史的重要一页,犯人们可以留着小泽征尔那种艺术长发、也可以留着张艺谋般的寸板平头,不知山东监狱中是否有专业美发师?《合肥日报》报导,安徽的监狱为了使监狱更加人性化、和谐化,犯人只要表现好,每月有两个晚上可以安排夫妻在狱中一间特殊的房间,拉上窗帘,共唱花好月圆;这些都是小儿科,大连有个监狱,一个杀人犯还每个周未坐“宾士”去外就餐,酒足饭饱带着妓女回到监房。林老,怎么样,想必您活这把年纪也未必有这么好的福气。齐家贞算她倒楣,如果再多坐二十年,她就能赶上这个好时光了。如果我们现在来个假设您老今天下榻中国的监狱,当然您肯定说不会的,您这么爱党,整个澳大利亚可能无人与您相比,可也难保证您不进党的监狱!因为爱党而死在党监狱的爱党人士的名单可能会排几公里长。多您一个又何妨?林老,我可以保证比您生活在悉尼要来的幸福,安逸,并且美满。您不必担心拷打,您生活极有规律,您卡里路摄入准确,您决不会遭到性侵犯,您可以学到发财本事,您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学习和报答党对您的关怀,更重要的是您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理瓶刷子头,像一朵花一样,您在操场上绕圈散步时,我大老远的就能把您认出来,您的表现绝对有机会每月进一次夫妻房HAPPY一次。

《大洋时报》发表您的信的那天晚上,一个长的并不丑却又叫丑女的人给我打了电话,她说“世界上怎么有这样的人,”当然她指的是您老人家。“一个人怎么能活到这么无耻,把别人最痛苦,最难以忍受的监狱生活来引证中国的进步,他是不是人?中午看的报纸,一个下午气的我快发疯了,胃疼的要命。这不是明摆着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吗?!”林老,一般这种损你老人家的言语,我是不接话茬的。您知道我爱您有多深,有首歌可以证明,那是“月亮代表我的心”,撒盐?撒盐怎么啦!区区十年牢,放你出来,你齐家贞应该跪下来磕头才对,齐家贞你死你活该,有什么关系,能阻碍中国的进步吗?这个观点我想您林老一定赞成。至于撒盐,它有二种功能,对一块发臭发腐的肉撒点盐,有防腐的作用,另一个作用,撒点盐,可以使臭肉“保鲜。”

在一次聚会上,有人告诉我,这就是齐家贞,只见她精神焕发、思维敏捷,说话响亮,您老说对了,她能有今天,是当年在重庆市第二监狱打下了结实的基础,没有多年的营养,没有当年“肚子胀得连抬眼睛都要请人帮忙了”这样良好的基础,你齐家贞有今天?

还有两件事您听了一定高兴,再一次证明中国进步了。齐家贞出狱后的十年,张志新被 一根手电筒般粗的木棒,直接从嘴巴一直塞进她的气管、胃里,(凤凰卫视访问张志新的丈夫直录),她没上刑车之前已经死了,为的是不让呼反动口号。这算什么呢?和封建社会的五马分尸,上刀山,下油锅相比,真是进步了。齐家贞出狱后的二十年,孙志刚因为忘带身份证被活活打死,这又算什么,孙志刚能从乡下死到了城里,本身就代表着进步。中国的监狱在进步,外国的监狱也在进步,南非人权领袖曼德拉二十六年后走出监狱门就一路小跑,跑到总统府去上班了,TEA TIME时还一踹一跳去挪威领个什么和平奖,监狱的生活比哈佛毕业生还管用,林老,您觉得会不会中国的未来总统现在正在监狱里学习和培训,有一天,会和曼德拉一样?

林老,近来无恙?听说前段时间龙体欠佳,五脏六腑该修的修,该换的换,我真是心里焦急,直到看见您老给齐家贞的公开信,才敢肯定您的心还在,红心未变。向您推荐一本杨显惠写的《告别夹边沟》,说的也是中国的监狱,凭您老的德性一定能从书中挖到中国人民齐刷刷奔小康的雏形。你的马桶刷子礼赞写的很好,阿土肯定是咱们一伙的,出鼻血也是只从左鼻孔出的人。林老,听见良心在中间的人都在骂您,咒您。您别担心,千万顶住,世界上只有中国能搞社会主义,世界上只有您老才能救中国!

林别卓老先生,我真的爱您,我向您一鞠躬,二鞠躬、再鞠躬!

《阿森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