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
薄冰来依偎你的时候,
黑土静静睡去了。
又是一年。
那歌儿一直在唱:
大豆、高梁 ……
脉脉地期待,
暖风中黑土醒来。
美人睁开眼,
万物在她眼波中投入生活。

天渐渐近了,
对面南国,
长江奔涌不息之时,
你的薄冰已悄然入怀。
薄冰在黑色泡沫中哭泣:
谁玷污了你?松花江。
这一年所有的鸟儿都在哀泣,
这一年远去的故人再难重逢。
可是你,松花江啊?
那些烽火和风暴的年代里,
你在孕育着生生不息。
如今冰冷的城市,
却因你而逃亡。

爱过你的人走了,
一个接一个。
哪怕漫江的黑污化作眼泪,
也无可挽回。
只剩下,
和你一样肮脏,
因你而肮脏的
薄冰。
苦苦挣扎着向你怀中,
饮泣,饮泣。

《自由圣火》

《欧阳小戎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