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看那红色的火焰,
你一生受尽煎熬的火焰。
将你的青丝烧做霜雪,
将你的娇媚烧做枯槁,
将你的痴情烧做哀怨,
将你怀中的孩儿烧做异乡客。

妈妈,让我去绝食吧!
我的兄弟在远方受难。
我的兄弟啊!
怎堪在你面前睁开眼,
怎堪那红色的火焰?

妈妈呀!亲爱的妈妈!
饿一两天肚子不会死人。
你不是常向我们诉说
你自己少时忍饥挨饿的情景?
我那兄弟,
他的肉身早已遍体鳞伤。
有何忍
使他心灵也伤痕累累?

妈妈,
黄河虽被严寒封冻,
又怎能说她未曾流淌过眼泪?
当原野被皑皑白雪覆盖,
大雁正在异乡等待春回。
怎能离她而去?
怎能离她而去?

妈妈,让我去吧!
那兄弟,
也是你的儿子。
连饿一天也不能去做,
还能做什么?
这个冬天没有蔷薇花,
请用你颤抖的手和
昏花的眼再织一朵吧。
我将它插在衣襟上,
去见我的兄弟。
它不会在北风中凋谢,
它会把细雪舞姿
衬得分外婆娑。

我去了,
亲爱的妈妈,
饿一天不会死人。
我没有剑与火,
我有一朵细雪中的蔷薇花。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2-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