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舆论基本已经达成共识:不管中共反腐还是不反腐;是真反腐还是借反腐巩固一党专政,巩固某一派的势力,中共的一党专政的政权都难以为继,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中共的专制政治一旦垮台,转向民主的政体,中国会不会发生内战,会不会天下大乱?

  在一些情况下是会发生内乱的,但是,在另外的一些条件下,却是可以和平过度的,决定的因素是独裁者是不是一定要坚持独裁,如果是非常顽固的,像卡扎非、巴沙尔一样疯狂,就一定会发生内战,反之,像蒋经国、戈尔巴乔夫则不会发生内战;另一方面,如果在变革之前有了一个反对党或几个反对党,或者有一定的民主政治实践,或者整个社会已经有了一个实行民主政治的共识,民主的力量占有压倒的优势,就不会发生大的动乱。现在的中共领导层正在放风,说如果没有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中共的政权一下子垮台了,中国就一定会天下大乱,甚至还说,”如果中国实行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中国就会天下大乱”,并且毫不含糊地以此来绑架、威胁、讹诈中国人民:离开我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是不行的,不然就一定会天下大乱,所以你们必须老老实实接受我的统治。

  我们现在就来讨论这个问题,看看中国如果实施民主变革,在什么条件下会天下大乱,在什么条件下会平稳过度?

  这个要追溯历史,作文长了些,我也费了很多功夫,耐心点看吧。一次看不完分三次看。

一、 民主战胜专制,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

  世界上最早的民主政治国家希腊,毁于马其顿人的铁蹄,公元前146年,罗马帝国建立,屋大维当政之后,在公元前30年到公元后14年,屋大维被授予”奥古斯都”称号,成了实际的皇帝,相当于中国的西汉时期,从此之后,罗马也就恢复或成为了帝制。古希腊、古罗马的民主共和时代也就结束。整个世界,也就由专制政治代替了民主政治,陷入一千余年的黑暗统治时期。

  欧洲的专制与中国的专制不同,他们那里是”封建专制”,而中国则是”皇权专制”,欧洲的封建专制的特点是,在王权之外,还有贵族的庞大势力,那里的贵族先有自己的领地,然后才受皇封,具有”草根性”,势力强大,贵族组成贵族的”议会”、或称”院”,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同王权分庭抗礼,另外他们还有法院,不同于中国的大理院,法院一般不受王权的制约;中国在周朝是封建时期,其特点是诸侯从周王那里分到一块土地,自行回国治理,只有少数得到周王信任的诸侯,成为”王卿”,留存帝都帮助周王治理国事。不过,周朝的封建同欧洲的封建不处在同一个历史时期,周朝要早,欧洲的封建要晚。

  我斗胆请那些认为中国一直是封建国家的朋友注意:中国从秦始皇之后就不再是”封建”国家了,中国从那时起,就是完全的”皇权专制”的国家了,这一点区别很大。

  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是:中国不再有封建贵族,只有皇帝和臣民,没有什么力量能同皇帝分庭抗礼,极其专制。

  就算西汉和西晋曾经分封过一些诸侯,那些诸侯也都是”同姓王”,都是皇族,不是贵族。

  英法这些欧洲国家都很小,贵族领主们可以整天泡在伦敦或巴黎也不影响对自己属地的管理,而且,那些贵族是世袭的和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保障的,他们的封地是不可以随意变动或剥夺的,这种经济地位,决定他们在政治上有一定发言权,他们组成贵族团体,形成对王权或皇权的制衡力量,中国在秦始皇废除封建之后,就只有大臣而没有封建贵族了,这从中国的汉代开始,中国没有贵族,自然也就没有对皇权的制衡力量。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绅士:乡绅和士绅。

  恕我直言,不要总是鹦鹉学舌一样,跟着共产党的宣传机器瞎说:中国一直就是封建社会。如果对中国的社会性质从根本上认识错了,建立在这基础上的一切结论就必然都是错的。

1、英国的宪章运动

  在欧洲最早开始的民主运动是英国,(英国革命的特点是,只提立宪而不提民主), 1215年英国发生了大宪章运动,由贵族和市民订立了宪法,用来限制英国国王(主要是当时的约翰国王)的绝对权力。订立大宪章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教皇、英王约翰及封建贵族对皇室权力出现不同的意见,大宪章要求皇室放弃部分权力、尊重司法过程,王权受法律的限制。大宪章运动是英国在建立宪法政治这长远历史过程的开始。

  1215年的大宪章运动,为其后的英国民主进程打下了基础,到了1629年,英国属于斯图亚特王朝,英王查理政治败坏,与贵族和教皇发生矛盾,解散议会,1642年以查理为一方,以贵族与市民为另一方,发生了内战,1646年以英王查理失败而告终,1649年,法院判了查理斩首并且真的送上了断头台,英国宣布为共和国,接着,克伦威尔成为护国公,后来又成为护国王,1658年克伦威尔死了,1660年斯图亚特王朝复辟,查理二世回到伦敦继承王位,他将克伦威尔的尸体从埋葬的伦敦西敏寺掘出来,吊在绞刑架上示众,这是英国民主运动的反复,由于查理二世的腐败统治,1688年英国又发生了”光荣革命”,英国再次走向共和,经过反反复复的斗争,终于在世界上最早确立了君主立宪的政权体制,英国的政治革命是同工业革命一起发生的,互相推动。在这期间,他们”发明”了新的政权形式:代议制、君主立宪制、责任内阁制和两党制,这在今天,除了君主立宪制以外,其他三项已为世界多数民主国家所接受。

  英国的政治现代化动乱最少,死人最少,但是如果从1215年大宪章确立,到1969年的《人民代表选举法》的完成(选举法规定实行”一人一票、一票一价”的平等选举权制,凡年满18岁的公民,依法均享有选举权),历时大约700年,这是立宪派不断地斗争,王权慢慢退却和退让的结果,如果立宪派不斗争,王权不肯退却和退让,战争还是不可避免。700年,这时间太长了,就是300年也太长了,中国恐怕等不到这么久了。

  如果王室不肯退却和退让,那么今天的温莎王室就一定不会得到英国人的尊敬和爱戴,这是两方面博弈和妥协的结果,制宪派不斗争民主就不能前进,王室不退却,进程就不会是和平的。

  这就是英国民主进程给我们的启示。

2、法国大革命

  法国大革命是不和平的,而充满惊心动魄的大搏斗,极大地冲击了大半个世界的政治思想观念。

  所说大半个世界,是因为只有中国例外,当时的中国正陶醉在”康乾盛世”之中,正是处在乾隆(1711年9月25日-1799年2月7日)晚期,法国大革命对中国的清王朝没有影响。

  问

  法国大革命从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开始,1789年8月26日发表《人权宣言》,1792年9月法国宣布建立共和国(至1804.12.2),史称为法兰西第一共和国, 1793.1 处死路易十六,先是罗伯斯比尔处死丹东,然后罗伯斯比尔又被处死,共和国进入一个恐怖时期,1799年 11月9 日”雾月政变”,拿破仑任第一执政,颁新宪法,建立独裁统治,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称帝,建立拿破仑帝国,史称法兰西第一帝国(1804、12、2—-1814、1、3),然后又经过反反复复的斗争和政变,经历了波旁王朝第一次复辟、百日王朝、波旁王朝第二次复辟、七月王朝、1831和1834.里昂工人起义,1848.2.24-1852.11建立法兰西第二共和国,12月路易·波拿巴成为第一位普选产生的总统,接着,波拿巴发动军事政变,解散议会,开始独裁,1852.11(-1870.9.4),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称拿破仑三世,1870年,法国对德国战败于色当,法国投降,1870.9.4-1940.建立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第三共和被希特勒所灭,战后,法国重建,称为第四共和,由于第四共和的各项政策失当,内外矛盾重重,1958年,法国上下被廹重新选举戴高乐将军为共和国总统,重新定名为法兰西第五共和,直到今日。

  法国民主政体的建立可说是跌荡起伏, 大起大落,究其原因,一个是波旁王朝对专制统治顽固不化,坚持其独裁政权,引起人民的激烈反抗;一个是这样的民主政治在世界上是一个新事物,如何建立民主政权,是”前无古人”的,它与希腊的自发的民主不同,他所面对的是非常凶悍的波旁王朝的统治,而且其内部权力的划分又观点各异,究竟是共和政体好还是君主政体好,在共和派内部还有斗争,还要经过反复的较量,当然,最终选择了民主政体。

  民主得来不易。

3、美国民主,长期以来都是”多数人暴政”。

  美国在1776年赢得独立战争,宣布独立,并且设立宪法,虽然在”独立宣言”中说”人人生而平等”,但是,这只是对白人,黑人虽然也是人,可是并没有获得同白人同等的政治权利,就连第一任总统、国父华盛顿也在使用奴隶。

  1861年4月-1865年4月,美国南方与北方之间进行了长达4年的南北战争,1862年9月22日,林肯总统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战争以北方主张解放奴隶一方获胜,黑奴得到解放,但是,他们离开获得与白人同等的政治权利和社会平等的权利还差得很远,1868年虽然修改了宪法第十四条,1870年又修正了美国宪法第15条,规定所有公民均有选举权,但是这在很大程度上也还只是在口头上,实际上,虽然也有个别黑人当选为议员,但是,黑人并没有获得与白人同等的权利。一直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黑人仍然遭受歧视,1955年12月1日,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在公共汽车上因为拒绝给一名白人乘客让坐而遭逮捕,引发了黑人抵制乘坐公交车的运动。长达10多年的黑人民权运动就此肇端。

  1963年,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于华盛顿发表”我有一个梦”的演说,吸引20万人到场,将黑人民权运动推向高潮。

  直到此时,在民权运动的巨大压力下,美国国会于1964年通过《公民权利法案》,1965年通过《选举权利法》,正式以立法形式结束美国黑人受到的在选举权方面的限制和各种公共设施方面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制度。

  1989年乔治·布什总统任命移民黑人科林·卢瑟·鲍威尔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晋升四星上将。2001年1月至2005年1月任国务卿,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国务卿。2008年,伊利诺伊州参议员黑人奥巴马成为美国建国232年以来首位黑人总统。

  但是,事情并没有至此为止,前在1992年4月29日,美国洛杉矶一地方法院宣判1991年3月3日毒打黑人青年罗德尼·金的4名白人警察无罪。这一不公正的判决引起美国公众特别是广大黑人的强烈不满,引起大骚乱,造成至少59人丧生,2000多人受伤,10000余人被捕,5000多座房屋被毁,经济损失估计达10亿美元。

  就在今年,也就是2014年8月9日下午,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一名为迈克尔· 布朗(Michael Brown)的18岁黑人青年遭警察枪杀,原因不明。据悉,当地居民闻讯纷纷走上街头表示抗议,甚至大呼”杀了那个警察”,而位于圣路易斯市的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分会也要求联邦调查局(FBI)彻查此事。周日,上千愤怒的民众在警局前聚集引发混乱,部分人冲入事发现场附近的商店,疯狂掠夺货物,一些车辆被打砸。而这一事件仍在发酵,骚乱出现升级态势。

  种族歧视,可能是美国这个民主机体上永远的伤痛。

  民主不能包治百病,它最主要的功能是防止政府利用权势迫害居民,道德、经济等等社会问题要由各自的方面解决,只是,在民主的体制下,所有问题的解决,比起专制政体之下的解决都能更好和更快,而且它本身并不必然产生各种弊端,专制则与其俱来的就是腐败,就是专横,就是压制人们的自由。

  美国黑人受到歧视原因可能很多,他们的经济地位低下,因而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或者反过来说,他们普遍的文化程度低,(只有少数例外),因而经济地位低,素质差,于是就受到歧视,犯罪率居高不下;肤色也可能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三、中国第二次民主革命也没有引起天下大乱。

  我所说的中国第二次民主革命是指1996年前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的直接民主选举。这次革命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和平完成。

  国民党在大陆实行的是专制统治,虽然也在1946年进行了一次选举,但是其选举是被操纵和垄断的,1949年败退台湾之后,竟然实行了38年的戒严,蒋介石使用了众多的政治手腕,假造民意,维持其独裁统治。不过,蒋的统治还有些缝隙,比如,台湾的”民意代表”(先前是叫”国大代表”吧),还是要民选的,而且,国民党外的人士也可以参选,他们还可以成立”台湾党外人士助选团”参加助选,这种民主的缝隙,是大陆所没有的,而且,党外人士还可以办杂志,1979年11月30日,发生了《美丽岛》杂志事件,民主运动由此而日益发展,1986年9月28日,由132人与会的党外人士,借中央选举后援会在台北市圆山大饭店开会之机,突然成立了中国民主进步党(即民进党),后来蒋经国以”时代在变,潮流在变,环境也在变”而默许民进党的成立。他还说: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不仅允许反对党的存在,还允许反对党同国民党竞争执政的地位。

  1988年李登辉就任总统,1996年进行了第一次全民的自由选举,这次选举虽然也有反对党参加,由于国民党一党独大,并没有彰显出自由选举的优越性,但是到了2000年的大选,由于国民党内的分裂,宋楚瑜与连战对抗,(宋楚瑜对国民党是罪人,但是对中国的民主进程,却是一个有贡献的人,)使得民进党的陈水扁仅以39%多一点的选票,就当选为中华民国的总统,实现了政党更替和轮流执政的政治现实。

  在这次民主变革中,国民党退让是一个因素,而民间的民主的发展,则是另一个重要因素,没有民进党的成立和抗争,民主的政体决不会自动降落到台湾,降落到中华民国,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说:推动台湾社会进步的,不是蒋经国一个人,还包括无数反抗国民党独裁统治的勇士,他们前赴后继,有的坐牢,有的被枪毙。施明德再被采访时,露出洁白整齐的假牙──他22岁因受刑牙齿便全部脱落。那天,他说了一句话,听过后再不会忘记:”自由是抗争者的战利品,绝不是统治者的恩赐。”

  我对台湾的民主变革另有兴趣的是军队的态度。在国、共内战时,”国军”的意义不明确:这个”国”字,是国民党的”国”,还是国民政府的”国”?当时由于国、共相争,这个国字似乎是国民党的国。但是,国民党、包括蒋介石本人,对由政党控制军队好像远远没有共产党那样重视,而且,”国军”中还派系林立,同是国民党,还有桂系了什么的,还与蒋不是一条心。到了台湾之后,特别是蒋经国实行民主政治,对军队的控制进一步放松,1996年选举之后,军队已经不干预政治,所以陈水扁当选总统,军队没有实现”党指挥枪”,真正成了国家的军队,而不是一个政党的”私有财产”,没有”绝对服从党的领导”,他们没有保卫国民党一党专政。

  我为此感到庆幸。

  国民党没有遭到清算。

  国民党没有遭到清算,有很多原因,大致是:罪过不多,早年有”2、28事件”,已经过去多年,而且也做了些善后的工作;美丽岛事件,虽然也抓捕了一些人,可是没有杀人,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沈君山说:血流到地上,再也收不回来了,所以就没有构成血债;”江南命案”是很严重的事件,当时也做了若干处理,而且国民党还是主动放弃一党专政的,在陈水扁主政期间,只对国民党的党产问题进行追究,可是也不了了之。

  国民党很幸运。

四、苏联的民主变革也没有引起天下大乱。

  苏联的瓦解,同样没有引起天下大乱,因为在此之前,苏联的民主变革,已经为此铺平了道路,不是一夕之间完成的。

  苏联的解体,发生在1991年,而东欧的巨变则发生在1989年一年当中,因而,东欧巨变在前,苏联的解体在后。东欧巨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上台,上台不久,他就实行”辛纳屈主义”,减少了对东欧国家的控制,任由他们自行其事。

  在东欧巨变中,只有罗马尼亚发生了严重流血事件,据说有六万人遭到屠杀(这是在”事变之前”),因而,齐奥塞斯库夫妇被临时法庭判处死刑,并立即被处决,而其他东欧国家则相对平和。波兰、捷克、匈牙利、保加利亚分别改换党的名称,或实行多元化政治,实行多党议会制,完成了政权体制的改变。东德,即”民主德国”,也在1989年推倒了柏林墙,并于第二年十月,完成了东西德的合并,大批东德的人进入西德。

  苏联的解体,已经是在东欧巨变之后两年了。

  1985年戈尔巴乔夫当政(到1991年止 ),他提出了”新思维”,要求民主化和公开化,,一批揭露斯大林体制给苏联人民造成灾难的影视作品、文学作品、历史著作、以及一大批遭到迫害流亡国外的思想家的著作得到开禁。他提出”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 在”民主化”、”公开性”的浪潮中,1986年苏联开始出现各种”非正式组织”。这些组织是以各种”辩论会”、”俱乐部”、”知识分子小组”和”青年小组”等面目出现,时而隐蔽,时而公开。1987年蔓延到全苏很多大中城市,当年底就发展到3万余个,1989年增至9万多个。这些”非正式组织”中的绝大多数是有政治目标的组织。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是”苏共纲领派”,而叶利钦所代表的是「民主纲领派」,两者大同小异,但是,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尖锐对立。

  戈尔巴乔夫回忆说:”从1988年春到1990年初”,”我们在创记录的短时间内进行了自由选举,建立了议会,实行了多党制,使组织反对派成为可能–一句话,使社会有了政治自由”。

  1990年7月,苏共举行了第二十八次代表大会,叶利钦突然宣布退出苏共。就在他宣布退出苏共之后,他以高票当选为俄罗斯联邦总统,1991年7月10日,叶利钦宣誓就任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

  这些都是苏共和平变革的重要因素。

  1991年苏共一部分领导人发动政变,派了军队进入莫斯科,叶利钦能够站在坦克上振臂一呼,云应影从,四方响应,决非偶然,因为他是刚刚当选的俄罗斯的总统,这一个决定因素不应该被忘记。

  苏联军人誓死不向民众开枪,也是和平演变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不知道,有朝一日,中国的军人,会不会再向他们的同胞开枪,他们已经在1989年有了一个可耻的记录。

  ”四十万人齐解甲,并无一人是男儿,”苏联和平解体,符合人民的愿望,只有心怀不轨和心理阴暗的人,才希望在那里有流血。

  其实苏联解体前一个月(1991年7月),苏联已有420万人公开退党;前东德本来有党员240万,在柏林围墙垮下前则有20万人退党; 匈牙利与捷克斯洛伐克在共党解体前,分别有约七至十分之一的党员退党;罗马尼亚在东欧剧变后,党员几乎全部退党。

  必须说的是,在和平演变之后,苏共也没有被清算,对苏联的历史,好像还有争议,俄共还是俄罗斯第二大党,斯大林主义能不能复活,还要看历史的发展,苏共没有被清算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政变后的俄国领导人还都是共产党人,普京不仅是共产党人,而且他还是个”克格勃”,他们不愿意清算他们曾经效忠过的组织,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今天普京的向西扩张,还很令世人忧虑。

五、茉莉花革命的民主变革更加艰难。

  自从2010年12月非洲小国突尼斯发生茉莉花革命以来,已经有了五个阿拉伯国家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但是,民主的进程却是越来越艰难,最早的突尼斯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阿里便逃亡;埃及是第二个国家,用时更短,只有18天,但是共死亡846人,伤6467人,穆巴拉克宣布下台,他受到了清算,到现在审判还没有最后完成,主要是追究他是否下令向示威者开枪;第三站是利比亚,卡扎非顽固拒绝民主进程,拼死反抗,打了半年,死亡人数在25000到30000人之间,最后卡扎非自己被打死在一个涵洞之中,尸体受到侮辱,为天下笑。第四站是也门,经过一年多的斗争,即使死了人,也门人也坚持和平的方式斗争,最后是以赦免原总统萨利赫,不追究他和他的集团、亲属非法所得为交换条件,萨利赫流亡美国,也门进行民主选举。这是双方妥协的结果。

  叙利亚从2011年1月26日开始,到现在已经打了三年多,还没有结果,死人无数,而且,在所谓的民主武装内部,还出现了恐怖组织,良莠不齐,现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又来搅局,形势颇不明朗。

  问题是,起义的武装是不是真是民主派?

六、中国前途,未可乐观。

  我们从上面的历史考察中,得到如下的结论。

1、在民主力量具有压倒优势的情况下,民主变革不会天下大乱。

  这种情况以中国的辛亥革命为代表,从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到1912年2 月12日清帝宣布”逊位”,不过125天,没有发生大的战斗,也没有大的流血事件。茉莉花革命中突尼斯也是这种情形。

2、在统治者与民众都有改革的意向的时候,也不会发生天下大乱。

  台湾与苏联就是这种情形,仅仅是统治者单方面有改革意向还不行,必须是民间的民主力量有相当的发展才行,民主不是统治者的恩赐,而是民众争取自由的”战利品”,这话是完全正确的。

3、统治者顽固抗拒民主化进程,坚持其独裁统治,而民主力量还不足以立时战胜它,就必然会天下大乱和流血牺牲。

  这种情形以利比亚和叙利亚为代表,利比亚打了半年,还有来自法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民主派才取得了胜利;而叙利亚已经打了三年,在”民主派”内部还产生和培育了”伊斯兰国”的极端组织,为祸中东,为祸世界,世界真是极其复杂的。

4、在统治者具有妥协倾向时,时间可以换来和平的民主进程,比如英国,但是,它的前提条件一定是统治者具有妥协倾向,如果统治者不仅没有妥协倾向,反而变本加厉,时间也换不来和平的民主进程。

5、香港人民的抗争,预示中国未来的道路。

  目前香港人民争取真普选的斗争,理所当然地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它不仅会决定香港的未来,而且还预示中国今后的政治走向。

  今日香港争执的,不是要不要一人一票的普选,而是在什么条件下的普选,同样是一人一票的选举,就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英美法式的选举,候选人由选民自主提名,任何有资格的选民,都可以提出自己认可的候选人;另一种则是萨达姆式、伊朗式(哈梅内伊式)的选举,它的特点是,虽然是一人一票,可是候选人却是由一个人指定,或一个组织指定,一人一票,萨达姆可以获得100%的选票;在伊朗,虽然有几个候选人,可是,这几个候选人却已经事前被哈梅内伊认可的人,选和尚还是选秃子,后果都是一样的,这种选举,是对一人一票选举制度的侮辱。现在,香港就面临同样的选择:是不是接受只有中共认可的候选人,然后再”一人一票”?为什么香港选民就没有权力自己决定什么人可以成为候选人?提名候选人的权力为什么一定要掌握在”提名委员会”的手上?这同等额选举有什么区别?

  香港的”占中”,如火如荼地进行,它决定的不仅仅是香港的未来,而且还预示着未来整个中国的走向。

  香港占中,会有三种结果:

  ⑴、中共坚持到底,占中完全失败,这对香港选民是不能忍受的;

  ⑵、占中取得完全的胜利,中共收回成命,这对中共也同样是不能忍受的;

  ⑶、达成某种妥协,妥协的方案可以有多个,我想现在双方都正在寻求解决方案。

  在事件中,中共走了两步臭棋:一步是投掷催泪弹、喷胡椒水;再一步是派了一些流氓、混混,还可能有便衣,殴打占中的学生,它把香港市民都推到了”占中”学生一边去了,这是典型的为丛驱雀、为渊驱鱼,如此政治智慧还想独裁?

  还可能有第三步,那就是武力清场,只要一个营的兵力就够了,但是,后果谁能逆料?国内国际会有什么反应?也许失去的就不仅仅是香港,还会是整个政权。时间不是1989年,地点不是北京,当事人也不是邓小平。

  占中不会持久,他们的资源有限,他们需要正常的学习和生活,可能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结束占中,但是,如果到了2017年选举的时候,很多选民采取”罢选”来抵制,也是一件煞风景的事。香港已经被撕裂了。

  毁灭香港对任何方面都绝对不是好事,谁都难以承受这个事实,所以必须妥协。

  对于中共来说还有一层困难,就是香港后面还有台湾,投鼠忌器,如果中共方面像1989年对北京的示威者一样大打出手,台湾不管马英九如何亲共,台独的呼声势必高涨,国际上也同样会严厉谴责共军的暴行,那时的局面就不是中共所愿意看到的了。

  总之,这是一场所谓的”零和游戏”,也就是双输的局面:港民不会完全得到他们想要的真普选,而中共也不会得到完全的提名的权力,而占中对香港经济的打击会使港民付出不小的代价,只有从长远的利益出发,香港选民的抗争,才是值得的。

  对于中共,同样也是一柄双刃剑。靠武力不能赢得民心和选票,不论你的枪杆子有多强大。

  不论香港占中的结果如何,它都是整个中国民主变革的预演。

6、中国是不是会发生天下大乱,完全取决于中共是不是顽固的坚持其一党专政。

  中国的民主力量不是很强大,相反,中共的力量却很强大,至少表面看来就是这样,他还丝毫没有放弃一党专政的迹象,总的来讲,中国的民主前途,不敢说是乐观。

  得出这样结论当然是令人不愉快的,但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我们必须对时局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2014/10/6

来源 :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