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582592493_110012_1335

关于中国春节与西藏洛萨(新年)的话题,几年来,我们一直在讨论。

前些天,我在给自由亚洲藏语节目的文章中写到:鉴于在部分藏地如安多和康,属于藏文化系统的藏历新年被农历春节取代,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藏人呼吁扭转这一年节错位的现象,强调过藏历新年而不是农历春节,彰显的是一种民族的身份,坚守的是拒不同化的传统。不过,藏历与汉历有时候是会撞车的,比如去年和前年,春节和洛萨即为同一天,而2009年则相差一个月,正好可以放弃农历春节。

今天是中国春节的除夕,在此祝愿所有华人牛年吉祥如意!

与此同时,我要继续唠叨年节错位的话题,其实是把以前相关文章作一集合。

西藏的历算简称藏历,中国的历算通称农历。且不说藏历、农历与现今世界通用的公历并不相同,就藏历与农历相对照也不一样,所体现的是两种独特而完整的文化,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民俗。

对于习惯用公历来表示时间的现代人,在日常生活中,无论藏历还是农历,其作用远不如公历重要,因此藏历与农历的明显区别往往表现在年节上。藏历新年和农历春节在时间与仪式上,其实有着各自不同的推算方法和传统习俗,其中蕴含的是由此得以凝聚和延续的民族认同等意识。

然而,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藏族学者所调查到的:“藏民族传统的藏历年,已经在广大青海藏区渐渐衰落乃至废弃,藏族民众日益转向了、并开始注重起春节的庆贺。”他还说,“随着汉文化势力逐渐向更西部蔓延,作为国家统一文化思想标志的春节庆典……日益影响并取代了青海其它各族相当于年终庆典的民俗活动。由此,春节逐渐下渗进民众的日常生活而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化霸权’。”

我想起曾经,自己有很多个新年是在藏东康地的道孚和达折多(今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度过的。在我的记忆中,那些新年没有一个是藏历新年,都是农历春节。周围的藏人们似乎习以为常,从除夕到十五,放鞭炮、吃团圆饭、领压岁钱、相互拜年、轮流安排聚餐等等,但这样的新年不是藏历新年。直到回到拉萨,才开始过洛萨,才知道为了迎接洛萨,有种种独具特色,与春节全然不同的习俗……

2006年藏历新年期间,我曾在我的博客上讨论过有关年节错位的话题,一位安多学子的看法是,“其实藏族的民俗力量还是很伟大的,甘青的安多、康巴藏区的年节错位是历史环境、地理环境、气候环境造成的,但其中的年庆氛围是纯藏化的”。话虽这么说,然而毕竟在这些藏地,藏历新年被农历春节替代已是事实。既然明白这是错位,为何就不能逐渐复位呢?

一位汉人朋友发来mail说:“在中国,藏人和维吾尔的民族主义者大都是在民族学院学习过、在中国的政治体系里工作过的;离开他们的文化,土地很久的人”,这句话让我警觉并且反省自己。

对于如我这样一个其实基本上离开“文化,土地很久的人”,需要的是回到“文化,土地”之中,去切实地经历和体验每一个日子,当然如果能够像每一个靠天吃饭的农人和牧人那样去切实地经历和体验每一个日子,那才可以对“文化,土地”发言,但我深知这是非常困难的,毕竟我今生今世已经不可能化身为一个靠天吃饭的农人和牧人了,只能是、今后也必须时时注意的是,——换位思考的角度。这应该是起码的。

不过,之所以纠缠于“节日”这个话题,朋友信中的这句话可谓道出了我的用意:“现代人庆祝节日的象征意义大于实用意义”,确实是这样。换句话说,每个民族以及民族的文化之所以存在,都必然与自己所生存的土壤相适应,正如农历在东亚不限于中国,就安多和康而言,如果农历春节比藏历新年更适合自己的土壤,倒也不存在错位或者复位之说。就像如今在境外的藏人流亡社会,每年的雪顿节已不是传统藏历上的雪顿节,而有了重新的调整与安排,这表明新的雪顿节更适合自己所在的新土壤。

但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此。那么,问题在哪里呢?我想我应该把这句话说出来,——只要是自己决定的,只要是自己内部的民众决定的,就是无可非议的,就是合情合理的。换句话说,当包括卫藏(今西藏自治区的主要藏地)、安多和康(今四川、云南和西藏自治区的藏地或部分藏地)在内的西藏实现了高度自治,无论是过藏历新年也罢,还是过农历春节也罢,甚至以西方人过圣诞节的方式来迎接新年也罢,那都毫无任何不妥,反而呈现出多样化的丰富意义。可是,在如今这样一种并非真正自治的体制下,西藏民族的文化不断被侵袭、被污染、被改变,会体现在每一个具体的细节上,比如年节的错位就是十分明显的例证,而这样的细节随着年年月月的堆砌,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呢?

是像来自安多热贡的年轻藏人在朝拜大昭寺时,因为被拉萨人视为来自“卡切隆巴”(回族居住的地方)而“没有支配能力地哭了”?还是像达赖喇嘛给一个海外华人讲的寓言:“佛祖释迦牟尼诞生后,有一个婆罗门会看相。他看出释迦牟尼未来会成为拯救人类的导师。但他自己却哭了。他说:佛祖会完成他的伟大事业,但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我表达清楚了没有。

记得2006年的藏历新年和农历春节相差一个月,可是在拉萨的春节除夕之夜,满耳是全城的爆竹频传,满目是全城的火树银花,当时我心里只有这样的疑问:“有多少分布于城中各处的人们正在齐辞旧岁?他们是拉萨本地人,还是五湖四海人?”在这个农历春节的除夕之夜,难道,在拉萨,已经有这么多、这么多的,过春节的移民或短期移民吗?那天晚上,央视春节晚会上零点时分的钟声尚未敲响,拉萨全城的鞭炮声已经震天响。我奔上屋顶四周观望,啊,一道道飞腾的焰火照亮星月无多的拉萨夜空,使得宛如舞台布景的孜布达拉闪闪灭灭。

这着实令人惊诧!

而2008年,虽然藏历洛萨和农历春节是同一天,一个发自藏人的手机短信传遍安多、卫藏和康:“让我们行动起来,放弃农历春节,重温藏历新年。为了给雪域子孙有个交代,从你我做起,从小事做起!”

而今年,藏历洛萨和农历春节复又相差一个月,正好可以放弃农历春节。

并且,在经历了惊世骇俗的2008年之后,广大的藏地已不是过去的藏地了,所有的藏人也不是过去的藏人了,一切都已发生了真正的转折之变。就像一位康地藏人所言:洛萨快到了,但那么多藏人在去年失去了生命,所以不是欢欢喜喜过年的时候,而是我们哭的时候。手机短信也在传递“今年即全球藏胞无节无新年”。

显然,今年的洛萨,将不同于往年的洛萨了!

公历2009年1月25日,中国农历戊子鼠年12月30日,西藏藏历第十七绕迥2135年12月4日
于北京

文章来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2009年1月25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