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questions of peaceful democracy

目录

序言

1、为何提出和平民主?

2、选择暴力革命还是和平民主?

3、从专-制社会走向民主社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4、维稳系统作为第二政府其成本不断攀升将吞噬掉整个专制政权吗?

5、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历史性对决的现状?

6、和平民主的根本任务?

7、和平民主的奋斗原则?

8、和平民主的救赎与历史使命?

9、和平民主何以能够实现?

10、和平民主的渊源?

11、和平民主运动的核心原则是什么?

12、和平民主必胜的原因?

13、具体权利与抽象利益、个体权利与集体利益的区别?

14、“阶级”在现实社会中扮演的角色?

15、唯物主义、斗争哲学、和平与爱的世界?

16、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意识形态?

17、财产权利在现代社会中的地位及政府的角色?

18、在现代社会中,人的基本经济状况应该如何?

19、私有制、公有制、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个人、集体、国家、人权与主权?

20、和平民主中的人性分析?

2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宣言的真相?

22、左派、右派与中国的左右之争是一个假问题?

23、公平与效率及和平民主的经济分析?

24、和平民主与国家恐怖主义?

25、和平民主的对手?

26、新文化运动开出的药方?

27、救亡压倒了革命的五四运动?

28、和平民主再问共和?

29、和平民主中的地方自治问题?

30、专-制社会下的民族的问题?

31、专-制与民主面对统一与分裂挑战的异同?

32、专-制技术得以升级的内生基因?

33、维-稳与和平民主?

34、法治的精神是什么?

35、枪与选票?

36、没有政府有那么可怕吗?

37、信息权利与言论自由的地位?

38、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39、长期专-制社会的国民状态描摹?

40、是否存在虚化的专-制泛道德主义教育?

41、为何说美国攻打伊拉克是一个假问题?

42、专-制社会与和平稳定的关系问题?

43、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44、专-制社会中的腐败与反腐败问题?

45、谁是国家的敌人?

46、如何作才能让国家生活趋于正常?

47、帕累托累进与人权天花板?

48、为何说香港、新加坡无民主有法治是一场骗局?

49、和平民主的历史观?

50、国家强大与公民自由?

51、赦免与社会和解,以善意回应善意?

52、什么是宪政?

53、宪政民主、法治漫谈?

54、宪政原则及权力架构之于中国?

55、为何要采用议会制?

56、和平民主政治路线图?

57、革命与反革命?

59、民主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共同构建新家园?

60、和平民主与人类独立个体的未来昭示?

61、和平民主所确认的几项滥用公权剥夺侵害人权犯罪行为的范围?

62、人权产生的历史逻辑?

63、和平民主事业发展壮大的策略方法?

64、为良心犯送饭的道义问题?

65、和平民主事业扩大同盟者的立场?

66、信仰自由对和平民主变革的意义?

67、信仰之路就是和平民主之路吗?

68、废除死刑是当前的人道使命吗?

69、和平演变、阴谋论是一种民族弱势心理吗?

70、和平民主与维-权运动?

71、和平民主文化研究的几个任务?

72、如何评价改革开放?

73、是否存在集权国家、社会主义体制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

74、如何看待国情论和素质论?

75、FLG反迫害和平抗争运动的当代意义?

76、为何中国没有在近现代建立起宪政民主?

77、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的主要异同?

78、中国后专制时代与世界各政治力量的分析?

79、为何说公正是最大的慈善?

80、为何说自由源自独立与诚实?

81、896-4的启示?

82、当代一些专制国家的高级表现形式是什么?

后记

序言

几乎每一次公共事件的发生都触发人权意识的普遍觉醒和进一步深化,这不仅是专-制统治者始料不及的,恐怕民间社会也没有充公重视它将对我们所产生影响的深刻程度。专-制独-裁从来都是建立在愚民之上的。民众的觉醒以各种形式进行的权利抗争、民权意识与专-制意识的对垒本身就是对一个社会的极大推助,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开始运用法律武器捍卫伸张民权妄图以合法的意志战胜违法的意志以改变命运,但是专制统治与民权之间的天然矛盾不可调和,这一矛盾发展到最后将不可避免的陷入死局。没有民主,法律最终只能沦为专制统治的手段,这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结果!因此要实现法治功夫在诗外就必得走向和平民主的道路!

当民权不断得以伸张到达一定阶段之后,由于其惯性的发展,此时需要责任意识的普遍建立以及人性内在向善的普适价值的信仰与之相呼应,和平民主这一历史意志就在这个时代彰显出来。人类的历史正是一种意志较量的历史,中国的变革无疑是一次意志的改变再聚合的过程。和平民主100问在总结历史政治常识的基础上,试图对后专制时期的社会建构以及新的政治伦理做一点考察,它必然是人道主义的。人的觉醒是一个必要条件,经济、历史、社会结构等多方面的因素,它们相伴而生,除了现实利益诉求,在政治变革中,人的认知能力起着重要作用,人的信仰及意志具有决定性作用,尽管它远远超越政治、超越世俗。从终极意义上说,人选择宗教信仰更根本的不单是宗教具有的功利导向,因信而得救,出于奖赏和惩罚的原因而做出的选择,信则进天堂彼岸光明不信则下地狱彼岸凄凉,更主要还是宗教内容本身让人感受到的道德感,一种真实的爱、至善、慈悲的召唤,它符合人的某种规定性,它是绝对的、无条件的,让人信服不因外力而改变,不是一种诱惑和恐惧,是以理服人,是内生于人的良知、人的本性、心生感动,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内核。不管出世的选择如何,向善的普适价值的情怀的普遍萌发生长,会对世俗的社会产生不可抵抗的作用。人遭受奴役还是得自由取决于人的信仰,假如人们相信世俗的权势、财富、物质决定着自身的命运,那么人必然遭到奴役,专制也就永远无法消除。如果人们普遍相信一个超越世俗的造物主主宰着世界,那么自然人也就不受种种假象的困扰不可能受制于世俗的权势,自由的灵魂从来无法被奴役,一个人性觉醒与神性复归的时代正在到来,它也必然与现世的人道使命产生某种联系。

从专制极权走向宪政民主的困境在于,宪政民主社会立基于个体主义本位,无论是作为积极追求者、构建者还是将来作为这一社会的一份子都不可能由一类没有个性的非自由主义、非个体本位者塑造与承担。一个一个独立的公民,谁也不会服从谁,谁也不买谁的帐,大家只是理性的合作者。多元化的社会没有统一性和一统性的关系,它们往往是相互独立、分隔的。而在实现现代社会转型建立宪政民主的过程中,一个个个体主义者它的对立面恰恰是一个由国家主义、集体主义、政治集团、强大组织、利益集团联系起来的主体,其在意识形态思想方面达到一定的统一、严密的组织上的统一还有利益上的某种联系与统一或兼而有之,是具有一定统一性的专制主义力量。这就势必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宪政民主的力量对专制强权的力量其实质就是个体对集体、个人对整个政权、国家机器或者一个武装到牙齿的组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并且毫无疑问这种局面将长期存续,那么个体如何能够对抗一个强大的政权、集体、组织、政治集团呢?

这个看似无解的挑战其真相却是,在世俗社会中,没有任何组织比个体更强大、更有力量。当然这一个体必须是觉醒了的有着坚定信仰的个体。无论一个国家还是政党、政治集团都不是个体的对手,都无法改变个体的信仰。一个暴虐的专制政权可以消灭一个个体却始终无法战胜他。只要个体足够坚定,他可以战胜一个时代、整个世界!如果一个社会中有足够多的这样的个体,这个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就会随之改变。少数人创造历史,一个社会当中只要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极少数这样的个体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人,其坚强的意志就足以带来这种改变,并带动更多的人站立起来。当一个社会中有一部分人意识到个体是不可战胜的,比如谭嗣同、甘地、曼德拉、金大中,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不可战胜个体时,那么这个社会就必然要发生改变。与此同时,专制政权由于自身不断腐败堕落,其溃败瓦解将不可避免。对于觉悟了的个体来说,这正是不可胜在我,可胜在敌。当有更多的个体生命愿意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克服人性的弱点,愿意面对异常艰苦的生命磨难,不甘平庸的活着,而这个时候,他们作为生命的强者和命运的主宰一定是内心充满光明的,在内具有向善的普适价值情怀,受到至善、爱与慈悲的感召,对外秉持对世界的和平、坚忍、宽容与爱的担负,宽宥那些作恶者、爱他的仇敌抵抗不义坚守正道乃至牺牲救世!那些真正的强者对专制统治者必然也内心充满了怜悯与同情将其作为弱者来对待,即便对于一些暴戾者也不轻易放弃某种救赎的人道使命。

谢燕益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xieyanyi

谢燕益博联社博客:http://xieyanyi.blshe.com/blog.php
Tel:8610—89036335;Mobil:13520232026;E-mail:[email protected];推特:okokyea;Skype:okokyea2008;QQ:6616910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