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2

王全璋、谢阳

谢阳

律师谢阳入围国际律师协会2017年度“人权奖”候选人名单。谢阳于5月庭审后获取保,但一直处于国保的严密控制中。(2017年5月 吴亦桐)

王全璋

律师王全璋入围荷兰“郁金香人权奖”候选人名单,漫画家“巴丢草”为王全璋创作投票招贴。(2017年8月20日 巴丢草提供)

709案两名涉案律师谢阳和王全璋,分别入围国际律师协会及荷兰“郁金香”两个人权奖的候选人名单。评论人士认为,709案的国际影响还将持续发酵,西方国家也籍709案重新评价中国。(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国际律师协会公布2017年度“人权奖”三人候选名单中,709律师谢阳入围并将与另外两位来自土耳其和缅甸的人权律师一起竞逐该奖项。

国际律师协会介绍了谢阳在数年间代理数十起人权案件、积极营救被拘押在山东老家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以及在709案中勇敢披露酷刑等经历,谢阳对酷刑的披露成为此案的转折点,引发国际社会对709案和酷刑的广泛关注。

今年初,谢阳还被多名人权活动家和机构提名竞逐韩国光州人权奖。

谢阳因代理人权案件遭当局报复,于2015年7月10日被抓捕,在其被指定监居的6个月及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遭受数十名国保、看守和检察院人员的酷刑逼供;2017年5月8日谢阳案庭审后获取保后,一直处于国保的严密控制中;不久前谢阳终获准返家,国保在其家门外安装一道便于控制谢阳的防盗门。谢阳依然为获得完整的自由而抗争。

江天勇律师周二在长沙开庭,谢阳再被国保带离长沙市内,本台记者透过特殊渠道将其入选国际律师协会人权奖消息告知谢阳时,他表示希望获得这份殊荣,亦会将此献给所有的同道律师。

另一位709律师王全璋继今年4月获多家国家机构提名竞逐荷兰“郁金香人权奖”,日前主办机构确定其进入候选名单,该奖的下一个程序为公众投票,将于8月28日正式启动,至9月6日公众投票截止,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前夕,荷兰外长将宣布最终的获奖者。

荷兰郁金香奖由荷兰政府于2008年设立,2011年的获奖者为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

现年41岁的王全璋于2000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因长期代理敏感案件多次遭当局恐吓和威胁;2015年7月王全璋与外界失联,被秘密羁押半年后,2016年2月王全璋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正式批捕。目前被羁押在天津第二看守所,期间传出遭受严重的电击酷刑消息,其家人为其聘请的律师40馀次要求会见未果。7月官派律师正式介入案件。王全璋案也是目前唯一没有进入到庭审程序的709案例。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向本台表示,当一群坚守职责的律师被自己的政府视为“国家敌人”时,国际社会却肯定709律师的精神。

李文足:王全璋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律师,只不过是他坚守了律师的职责,坚守了一个人的良知。其实像全璋这样的人在中国还有很多;这群人为了每个人的权益充分有保障,他们在踏踏实实的做一些事情,但这些人在中国是经常遭受打压的。很感谢大家对王全璋的认可,我觉得对整个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都是一个鼓励。

国际特赦中国研究员潘嘉伟表示,中共当局炮制的709案成为世所罕见的人权侵权案例;国际社会藉以这个案例,了解到中国维权律师群体在困境中的坚持。

潘嘉伟:其实过了两年,国际社会对这些被抓捕的维权律师情况没有减少对他们的关注,而是越来越多,以及对于维权律师和中国法治状况更多的了解。在国际层面来讲,很多律师界的朋友以前对于中国律师的状况可能只是很片面的了解,透过这些事情越来越明白到中国打压维权律师违反了国际法,引起更加多的人对维权律师的状况长期关注。

欧洲自由民主党联盟主席范巴伦也对本台表示,709律师在艰难的法治环境中体现出了巨大的勇气。近年西方政治家关注更多的是中国的经济以及中国经济在世界上的影响,但是709案让世界重新认知中国。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