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葬-1

天葬-2

王力雄《天葬》2009年纪念版:与原版《天葬》有不同

近日,台湾大块文化连续出版王力雄两本著作。
一本《天葬》,乃达赖喇嘛出走50周年·2009年纪念版。
一本《黄祸》,乃新世纪版。

《天葬》主题:西藏在被撕裂,西藏正在死亡。
原版《天葬》于1998年,由明镜出版社出版,再版多次。
而新版《天葬》,即2009年纪念版,与原版有不同。

为此,王力雄在书中的“再版说明”中做了阐述。
特转载于此:

《天葬》2009年纪念版·再版说明

2008年3月的西藏事件发生之后,这本《天葬:西藏的命运》(一般简称《天葬》)几天内卖光了全部库存,市场脱销。在此之前,我已决定不再重印,因为我觉得出版了十年的书应该重新审视,有些观点需要修正。有人认为2008年3月后举世关注西藏,会使《天葬》热卖,但我没有同意借机重印和上市,因为既然认为需要修正,就不该让还未修正的版本继续扩散,哪怕丧失了卖书时机。

随后人们不时从各种渠道询问《天葬》何时可以重新上市,然而2008年的大部分时间,我都陷在对动荡西藏的观察和思考中。《天葬》的修正迟迟无暇进入。等我安排出时间,开始着手,却发现那并非是一个可以按照事先想象开展的工作。《天葬》原书的结构和逻辑环环相扣,即使是局部修正,也会牵一发动全身,最后结果很可能得把全书推倒重来。

这使我陷入踌躇。一方面,我担心会破坏原书的完整性,当年写作《天葬》是历时三年半的日夜推敲,不付出同样心血无法达到同样严谨;另一方面,很多人并不看好推倒重来的修正,宁愿《天葬》保留本来面貌。他们认为《天葬》作为不少中国人独立思考西藏问题的入门书,起到了当年出版推荐词所称的作用——“如果你希望只读一本书,就对全球关注的西藏问题有全貌认识和清晰理解,这本书就是最佳选择”。在这个意义上,《天葬》已是一个品牌,保留原书面貌既是尊重历史,也是对当年读者的负责。

然而,我放弃了趁热印刷,不就是想避免未修正的版本继续扩散吗?之所以宁可错过卖书时机,是出于我不把自己写的书当作商品,而是当作信念。只要是信念,就会有洁癖,因为信念必是坚定不移的,如果产生了怀疑,或是看到了瑕疵,哪怕只有一丝,也要重新思考,进行修正。

这二者到底该如何选择?反复权衡的结果,我最终采用了现在的方式——书的正文保持原貌,除了订正文字错误,内容全部不动。在我今天的看法与原书观点有变化之处,则以在页下加脚注的方式说明。脚注虽然无法充分展开讨论,但是足够让读者看到我的看法和当年有何不同。我希望以这种方式同时兼顾修正观点和尊重历史,对个别过期数据也用这种方式做了更新。

鉴于原书也有脚注,所以我在新加脚注后面标明“——2009年注”,原书的脚注则无这种字样。另外,原书还有注明引用材料出处的分章尾注。请在阅读时注意区分这几种不同的注。

考虑到版权的复杂性,这一版《天葬》没有收录图片。不过今天有了互联网,读者完全可以自己去查看。我实验的结果,这本书里的大部分场景都可以在网上找到相应图片,比书里能收的何止丰富百倍。

五十年前,达赖喇嘛率西藏政府和数万民众出走流亡;今天,西藏问题已经成为国际化程度最高的热点之一;而未来,西藏问题将是中国绕不过去的考验与挑战。这一轨迹最终通向哪里,有不少担忧也有若干希望。每个关注西藏或关注中国的人,都在拭目以待最终的结果。

对于我,这是一个充满不确定和紧张感的过程。

感谢大块出版社对本书的再版。

王力雄
2009年1月1日

附:《黄祸》·新世纪版(与原版也有不同,更为浓缩)照片

黄祸1

黄祸2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3月1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