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走了
在地母的神经质痉挛之后
在天父的暴雨的涕泣之中
云层的上面是天堂
你们点亮星星的灯
从此悬挂在我们头上的夜空
自然面前何异于虫豸
人类难以挣脱宿命的囚笼
而左右手又何尝没有区别
文明的混凝土为什么
有选择的成为刽子手的帮凶
生前关于地震的谣言已经辟清
天国的父母官们如何圆梦
太突然的你们走了
带走了昔日的艰辛家园
常常准备着死去的我却活着
挣扎在惨淡的人间
谁在戏弄着你们和我
向地平线外的地震遇难者默哀
你们已安详,悲哀属于仍活着的人
2008-5-20

来源:槟榔书院

《槟郎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