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3)

原创 2017-08-30 老虎庙 知无知

1

地铁一号线列车从眼前驶过的时候,她是站在那里的,这是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的……
隔了铁甲车厢的窗口,一屏一屏闪过着车内耀眼的灯光。光在她的身体一侧,衬出着她的轮廓。细高佻的身材在这个城市的女孩儿里不是多见,他便觉得眼前亮了。
她在抬头的瞬间,与他双目互视。她重又低下头去,迅速地……她不知道他也是在那时刻,把头扭到了一旁,眼睛尽可能朝着远处的隧道深处。他们就都以为自己在难为情了。
这是她们第一次正面互视,仿佛相识。
她在心里尽量说服着自己,这是人生历程中反复遭遇的异性的心灵感召,仅此,那总是要稍纵即逝的吧。她想让自己不去多想。
他的眼光逗留在向深处隧道延伸而去的壁上灯箱……
——Naturino从零岁开始!——三十年的成功,源自“沙滩效应”
标称沙滩效应的那则广告连缀成一串,仿佛幻灯,
他每天惊奇地凝视那些,那画面上的西方大男孩儿脸上缀满褐色雀斑,长脸。他疑惑那鞋是可以在中国销售么?不好看的男孩儿穿了那世界著名的品牌童鞋……
他再回头,她消失了。他略感惆怅。散漫地从站台上走去。
她走上出口台阶。她有点疲倦。她这时想起了她已经工作了一天……

2

一个白天和一个黄昏过去的时候,他回到地铁;她也回来到地铁,他们从这里通过地铁去各自的归宿。
通往梦乡的是温馨摇篮,地铁在那时刻是摇晃着的,在通过道岔的时候,他们共同随车的晃动晃动了身子。他们就都在抬头瞬间看到了对方。
他看了她,只是一眼;她也看了他,也只一眼……
故事说:汤姆看到的亚莎总是那么耀眼,使他脑羞……汤姆问了祖母,祖母说你是爱上了她;她在他看到自己的那时刻,害羞呢,就低下头,但是她想知道他为什么那样看她。她也去问祖母,祖母说:不要穿得太过光鲜,把光收敛。她就收起了女孩儿们都曾有过的青春,把光关闭在心底……他们又去看对方。她希冀他那眼光,他仍然怔怔地那样望着她——她竟然比光更加美丽……六十年后,汤姆和亚莎两位老人把那个故事讲给他们的孙子和孙女。因为孙子们遇到了异性不寻常的目光,令他们困惑又期待……
他们那天离开地铁的时候,已经很晚很晚,他向西,她向南。
那是夜23点。

3

无数个23点过去的时候,他们都是在这里地下五十米的深处,在被叫做城市土拨鼠的地铁隧洞里的车厢上会面。
他一直认为她是医院里的护士,尽管没有任何理由;她则一直认为他是在IT业工作,其实也是没有任何理由的直觉。
23点的地铁车厢里没有人群拥挤,他们便时常以对角的距离默默地坐。
他几乎自始至终在心底里猜度她的不被公开的身后秘密。她其实只是专注地想着眼下——这个男人。
从天安门过来的一号地铁经过东单、建国门、永安里、四惠路、到达大望路。
他们走了一个春天,一个夏天,一个秋天……他和她天天看见到他和她,并且永远是在夜里23点。
春天她脱去冬装时,露出了掩藏于冬天里的身体,她那轮廓出现得清晰了,便拿一条巨大的披巾遮掩,好象不习惯地铁里的一些眼睛。他会意一笑。她并不响应,表情显露紧张。夏天她把提包挪到身前,进入地铁便双手掩盖着包,发绺被风扇吹佛起,扰乱了白净额头,是唯一显示她心境的脉动。她感觉他的眼神始终追随身后,她没有去证实,因为她已经相信,因为她有女孩儿的心思。秋天的时候,他们都显示着疲倦,她已穿起了秋装,一件红色休闲布衣。他则永远穿着兰色,他是男孩儿。
23点在地铁出现的这两个男女都和天象一样似乎要完成一年里的收获,也该是收获的时节了,收获前有了短暂的疲倦。

地铁大望路站。
23点。
冬天,飘起今年第一场雪。他和她乘滚梯升至地面。
她于回头一瞥时,正对他面。
他不失时机地对她笑了。
她也笑了。她小声说:“我要开车了,明天起,我领了驾照……”
辅路路牙子那里有个男人正向这边招手。
“……再见,他来接我……”她走了。
他想——我该回去了。他从地面走向公交汽车站,去乘车。他要走过天安门,往西去,他住在这个城市的西边。每天却总是向东多走出了这么几站,为了她。
那是夜23点。

打赏区

老虎庙-打赏

老虎庙短篇小说系列

连载更新频率:
老虎庙短篇小说在每周周一、周三、周五更新;
此栏目在微信公号自定义菜单中即可查询
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