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到中联办示威要求释放刘晓波

Share on Google+

以下是苹果日报和明报的全版报导

今天中午香港多个团体(支联会,教协,维权律师关注组,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独立中文笔会,民主党国事小组)到中联办示威,要求释放刘晓波。德高望重的支联会主席华叔领头,除了这些团体的代表,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刘慧卿,李卓仁,梁耀忠,何秀兰都来了。此外还来了一些从网上获得消息的市民,有几个年轻人,是我们facebook网上的网友。维权律师关注组的干事潘嘉伟在facebook上设了一个有关零八宪章的小组,经常发表有关消息,这几个年轻人都是该小组的成员。

中联办后门对着西环一条大街,门前的人行道很狭窄,已有法轮功在门前长期打坐抗议,我们一行队伍呼着口号绕个弯转到背后的大门正式聚会请愿,但我看到现场后大吃一惊。

去年5月笔会和香港记协合办国际新闻自由日活动曾到中联办请愿要求释放中国狱中作家时,中联办正门前尚是一片空旷的广场,但现在竟被一个巨大的花坛占领了,花坛和铁闸紧闭的中联办之间只有一条极狭窄,可能只有约一公尺宽或多一点的人行通道,而且沿着花坛还设置了一排拒马,使这条通道更加狭窄。结果示威队伍被迫拉长成一条线型队伍,而大群记者也被迫面贴面地对着采放对象拍照,当然这只能拍到很局部的场面,远在队尾的示威者根本进不到镜头。更气人的是,不时还有警察护送过路人从示威者和记者中间挤过去,华叔讲话时因此两度被打断。后来听一个记者说,她上次在场因环境太挤迫还与警察发生过一场争执。

行人可以在这里过路,市民可以在这里示威,显然这块地是公共地,不是中联办的,但却建了这样一个巨大的花坛,将市民可利用的公共空间压缩到如此荒谬的地步,其用心明显是要限制刁难市民的表达自由和记者的采放自由,以让常被示威者针对的中联办乐得耳根清净。但不知这是香港政府收到太上政府(中联办)的命令这样做,还是向太上政府拍马屁擦鞋而自行决定的。

中联办门前情况可看照片。

今天示威时华叔讲得很好,他说因刘晓波签署零八宪章被控煽动颠覆国家罪,这是很荒谬的,在香港也有很多人签了,是不是也犯了罪?然后他问,在场的哪些人签过零八宪章,这条长长的队伍几乎全举起了手。华叔问:是不是也要全部拉走我们这些人?

我也代表笔会发了个言,主要是介绍刘晓波二十年如何在国内坚持自由写作,并为宗旨是推动自由表达的独立笔会奉献甚多,其中提到刘晓波十多年被当局拒绝发护照出国访问,因为刘晓波不接受当局开出的条件。

我曾多次与晓波通电话时问他办护照的事,记得他告诉我,当局希望他走了就不要回来,而他坚持要保留回国的权利。晓波告诉我,他不愿流亡海外。

总的来说,这次示威气氛很热烈,记者很多。刘晓波被捕,香港舆论反应很强烈,昨天香港泛民主派最激进的政党社民联已去中联办示威过一次。明报是头版全版报道,苹果也是一个整版。香港多家电视台连续两日报导,派记者访问刘晓波妻子刘霞。而且多家报纸社论都为此事批评中国政府。连带零八宪章也再次被炒热。据我所知,昨天晓波被捕消息传出后,立刻就有人去买开放杂志社出版的零八宪章,其中一个就是我的朋友。

来源:参与

《蔡咏梅文集》

阅读次数:2,4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